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诱敌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诱敌

        根据黑胡子的‘交待’,纪氏一行很快来到一片连绵山脉。

        人数颇多,除了三十余位先天生灵,还有一百赤甲卫。可以说,纪府高端力量尽汇此地。

        “竟然在这!难怪怎么都找不到。”纪红花恍然大悟。

        这地方,位于纪氏和铁木氏的交界处。

        虽说纪氏和铁木氏,因着雪龙山的缘故敌对;但燕山大地危险极多,平日大部分力量都得用来镇压区域内的妖兽。很少会前往交界处,主动挑起摩擦。

        这次,先天生灵失踪,也都各人自扫门前雪!只在领地内翻找线索,没想着去‘帮’其他人一把。

        “上吧!”纪烈叫道。其左耳朵上的赤色小蛇亦是嘶叫不止。

        “冷静点,先观察一番。”纪酉阳还是比较稳重。纪氏西府全部力量都在这,一旦折损,西府基本就散了。没了先天生灵镇压,是护不住大片领地的。

        不远处,一大群稀稀拉拉的身影走了过来。

        一个个男女双手高举,绑缚在树木上,排成一队举着树木。这样一来,想逃势必拉动其他人,押送队伍也就能轻易看到。

        至于偏小的孩童,则是被绑缚在坐骑上,一头坐骑上绑十个八个。

        “快,快点。”押送者不时抽打鞭子催促。

        奴隶们神色悲戚,眼中满是绝望之色。

        不久前他们还在部落中,和家人过着幸福日子,可现在就成为奴隶,被押送至未知地方。

        “果然不简单,押送队伍的几乎个个是后天圆满,有三个还是神魔炼体的后天圆满。”纪一川面色凝重。

        这一支押送队伍,拼命的话,有能力拼死一位先天初期生灵的。

        而这,只是外出狩猎的一部分力量;阵法内的实力多么强大,可以猜测一二!

        “大兄!”纪烈催促,他真的一息都不愿多等。

        “队伍前端平白消失,明显是进了阵法。我们实力本就不占优势,不能盲动,更不能硬拼,得先想办法把他们引出来。”纪一川道。

        “等你想到办法,那幡都炼成了!到时,我西府之人皆得惨死。”纪烈不耐道。

        “不若派两人把那队伍截下!到时,弄出动静,里面之人自会出来查看。”叶诚道。

        “阿诚这提议好。”纪酉阳赞赏地看了叶诚一眼,蒙鱼这眼光还挺不错,若能把叶诚拉入西府,也算好事,能填补纪氏西府高端力量的空缺。

        作为府主,他是很清醒的。对方既然是要魂魄修炼邪法,捕获先天生灵后,第一步,必定是催毁丹田,破除修为。所以即便救回,那些先天生灵也废了,难以替纪府镇压八方。

        纪一川也点头。

        纪烈直接蹿了出去:“贼子,安敢犯我纪氏虎须!”

        “这家伙……”纪酉阳无奈,环视一圈,打算派其他人支援。

        “府主,我去吧,不然全是西府熟人,他们怕是得怀疑有陷进。”叶诚主动请缨。

        纪酉阳沉吟片刻,点头:“小心点。”

        这般说着,他从储物空间取出一柄剑:“你才刚突破,想来没趁手武器。此番带人报信,也算立下功劳,这赤阳剑便赐予你。”

        “谢府主。”

        叶诚接剑,注入真元,转瞬便炼化。

        这赤阳剑虽然炼制粗糙,不入阶,但再怎么样也是法宝。

        之前化名龙傲天纵横燕山,敲了那么多闷棍,都只夺了条鞭子,还没焐热乎,就卖给纪宁了。

        获得法宝后,燕山之地的练气先天实力至少暴增五成。

        “父亲,这阿诚……”纪一川凝视叶诚背影。

        “你觉得他有问题?”纪酉阳问。

        “也说不上,不过父亲还是得留心注意,毕竟阿诚并非我纪府中人。”纪一川许久方才回道。

        “这倒没必要太过担心,我已经派人查清,他所在铁石部落的确在纪府领地,并且一向以耿直闻名。”纪酉阳回道。

        部落出身的强者,往往对部落有很深感情。

        叶诚不过一先天生灵,真敢坑害纪氏,宗府是不会放过他的!他所在铁石部落也会遭到血洗!

        ……

        纪氏西府第一高手是滴水剑纪一川,剑法抵达天人合一境。

        排第二的,便是虎魔纪烈。

        也正因为实力强,所以纪烈平日是看不起纪酉阳的。当年若非他太过桀骜,这府主之位就该是他的!

        “死来!”

        纪烈体表火焰涨裂。

        靠近他的押送队伍纷纷惨叫,哪怕后天圆满也是支撑不住。

        再一挥手,被绑缚在一起的男女顿时被烧解开。

        “多谢大人!”男女们道谢。尽管他们不知道面前这人是谁,可能力量外放,明显就是先天生灵。

        “快滚!别碍事!”纪烈暴躁呵斥。

        他乃纪氏不多的神魔炼体强者,修行《烈火歌》。

        在燃烧的篝火旁修炼,被烈火焚烧,最终进入火山岩浆中都无碍,和烈火宛如一体,可操控无尽烈火,这才算跨入先天!

        男女们忙不迭逃跑。

        “挡住他!”

        “主人马上就会派援军!”

        “奴隶跑了,我们都得惨!”

        三位后天神魔炼体圆满强者蹿起,联手扑向纪烈。

        其余押送者则去抓逃跑的男女。

        可惜,主人要活的,他们不便下死手,一时间竟抓不过来。

        咻咻咻!

        这时,金皮少年从天而降,挥洒火红剑气。

        数十押送者额头中剑,扑通倒下,没了声息。

        “啊……去死!”

        纪烈挥动法宝烈虎爪,大叫着一爪一个,抓碎三位后天圆满神魔炼体的脑袋。

        刷!

        一道黑色影子从地底蹿出,直扑纪烈后背,挠下一大块血肉,隐约可见心脏砰砰跳动。

        “滚!”纪烈满不在乎地回身一拳轰向黑影。

        黑影瞬间化为雾气,往后飘飞凝聚出一头异兽。

        这是一头宛如豹子的异兽,纪烈一时间辨认不出这是什么异兽。

        众多异兽血脉混合,经常出现异种!眼前异兽和犴兽相似,身体却更为修长。异兽盯着纪烈,尾巴也晃动着。它尾巴上有一圈圈黑色骨刺,看着极为渗人。

        “杂种,速速放了我儿纪巫玉,不然你们一个个都得死!”纪烈咆哮着,背后伤势迅速复原,不一会,伤口就不见了。

        “先天神魔的血肉果然甜美。”

        异兽舔噬着爪子,狰狞笑道:“虎魔纪烈?先天神魔后期,纪氏西府第二强者……你这等人物,我是不愿得罪的。这样吧,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你儿子。”

        这般说着,异兽摇着尾巴,转身向后走。

        “真当我傻么?前方就是阵法!”

        纪烈跃起,抓向异兽:“哪里走!”

        咻咻咻!

        异兽尾部黑刺爆射而出,纪烈不得不偏转脑袋。

        先天神魔炼体强者,能断肢重生,唯独脑袋乃魂魄所在,算是要害。

        噗噗!纪烈胸口中刺,心脏被刺穿,但也没什么影响,继续抓向异兽。

        “该死,神魔炼体生命力太强了!”异兽暗啐,换作练气先天,被它这般偷袭,早死的不能更死了。

        这般想着,它化作黑雾,想逃回阵法。

        “留下吧!”

        叶诚高高跃起,赤阳剑大亮,无数剑气爆发,阻在前方。

        异兽不得不调转方向,这时纪烈追了上来:“死!”

        ……

        山腹内。

        咒骂、哀求、哭泣不绝于耳,山腹中立着一根根柱子,柱子上捆着人,足有上百名满身伤痕的男女。

        殴打、侮辱、折磨……各种手段施加在这些人身上。

        “先天生灵?还以为自己是先天生灵呢?哈哈,渴了吧,喝点美味尿水解解渴!”仆人们疯狂折磨。

        山腹中央,六名衣着华美的男女平静看着这一切。

        “燕山一地购买了过百万普通奴隶,先天生灵也抓了近百位,不过离师尊的要求还差些。”肩膀上趴着蓝蝎子的黑衣女子缓缓道。

        “大师兄正在外抓先天生灵,相信很快就能凑够了。”

        俊俏少年余醉挥舞拂尘,微微一笑:“不过外面似乎有两个先天在叫阵,其中一个乃虎魔纪烈,颇为棘手。师尊麾下灵兽黑针正和他们纠缠,诸位师兄师姐,你们看该如何是好?”

        “师弟天赋了得,能者多劳,这事就劳烦师弟出手了。”黑衣女子瞄了眼拂尘。

        自家这小师弟为讨师尊欢心,是真的够狠。

        仗着雪龙山背景,相貌俊俏,各种勾搭燕山女先天、并引诱女先天的爱慕者一起去他洞府品酒……然后……柱子上小半先天就是这样抓来的!

        因此颇得师尊喜爱,赐下法宝玉拂尘还有保命道符,甚至还有提升修为的丹药。短短几个月,修为就进了两小层。

        “是啊,师弟这事就看你的了。”

        “师弟有玉拂尘在手,必能马到功成,擒拿虎魔。”

        旁边男女一个个看向俊俏少年。

        俊俏少年脸一黑,这些师兄师姐个个不是省油灯。阵外毕竟是纪氏第二强者,而且还是神魔炼体,难杀,风险颇大,就一个个不肯出阵应战。

        咔咔咔……

        忽然山腹地面中央处开始旋转,一块块铁板转动挪开,露出通道入口,黑幽幽的通道中隐现绿光,散发出无比阴冷的气息。

        “师尊。”六名男女齐齐恭敬喊道。

        洞内传出尖细声音:“小七,你最聪明,这事就由你和蓝蝎子去一趟,把人抓回来。”

        “是,师尊。”余醉和黑衣女子没有丝毫犹豫,恭敬应道。

        “去吧。”

        话音刚落,地面铁板又旋转将通道给关闭。

        六名男女这才松了口气。师尊孛子善喜怒无常,即便他们是最亲近的弟子,一个不慎,也可能被折磨致死。之前二师兄因为走神,回话慢了两息,就被废除修为,疯狂折磨,变成厉鬼,永世不得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