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终战

第一百二十四章 终战

        天门这边自不必说,为首的便是灰袍老者。

        背负双手站在最前方,明明比后面骑马的将士矮一截,但不知为何,看着就感觉对方无比高大,宛如苍天般浩瀚无垠,不可直视。

        “门主此番得胜,我等趁机挥军,定可一举踏平草原、李阀,真正一统天下。”寇仲意气风发。

        “仲少。”徐子陵欲言又止。

        “陵少,有事?”寇仲转头。

        “没什么,就想提醒一句,战场刀枪无眼,你切记要小心!”徐子陵道。

        “井中月在手,只要我不自陷死地,便出不了事!”寇仲自信的道。

        五年过去,他已晋级睥睨天下的大宗师,不再是当年扬州城内那个任人欺凌的小混混了。

        “少主所言极是。”

        石龙打马上前,笑着奉承。

        徐子陵闭嘴不言。

        “龙傲天,出来一见!”

        毕玄大步踏出,于阵前高吼。

        他的炎阳奇功的确非凡,一经催动,滚滚声浪竟是压过百万军队的喧闹。

        “你这炎阳奇功有些意思,交出秘籍,本座饶你一命。”

        旁的人看不出,但灰袍老者催动原力,却是能发现毕玄的奥秘。

        在沙漠,毕玄整个人的气息似乎和地面无尽黄沙融为一体,天地元气自发相随,功力无穷无尽。

        须知,天人合一之境,也只是心神能调动元气。

        这种自发相随,被元气当成‘亲儿子’,非领悟真意不可得!

        毕玄此时,已然一只脚迈入破碎境门槛,只要身体元气跟得上,一场大战,说不得就能破碎虚空而去。

        “狂妄!”

        毕玄喝道。

        “世人愚昧,为欲障目,难以领悟本座的伟大仁慈。”灰袍老者叹息着扬起右手:“既这般,便送你一程吧。”

        “狂妄的疯子!”

        这般说着,毕玄双手一展,身形如雁般后退入军阵:“动手!”

        草原三十万控弦之士在各个将领指挥下,弯弓齐射。

        与此同时,李阀三十万大军也向前进发

        “就知道这帮狼崽子不讲信用。”寇仲大笑,并不慌。

        天门虽只出动了四十万大军,可这四十万军士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扬州石龙道场的弟子深入军队教授武艺,军士们至少也是炼出了内劲的存在。

        放入江湖,都能当个小头目!

        军中将领,基本都是先天高手,宗师也不在少数。

        “上!”寇仲挥手下令。

        后方大军纹丝不动,仿佛没听到命令。

        “嗯?”寇仲运起真力,调动天地元气大吼:“上!”

        后方大军依旧纹丝不动,仿佛是聋了。

        寇仲终于察觉不对,瞪向石龙:“石道长?!你这是何意?!莫非想背叛天门?!”

        “寇帅,龙傲天为祸世间,滥杀无辜,贫道这也是为了天下苍生,方才奋起反戈一击。”石龙抚着长须,笑盈盈道。

        “叛门者——死!”

        寇仲怒喝,最后一字落下,井中月骤然出鞘,古井残月降临人间。

        “推山!”

        石龙双手缓缓平推,明明没什么气势,但空气却泛着肉眼可见的波澜。犹如无止尽的海浪,一下吞没残月。

        寇仲不得不倒飞数丈,连劈三刀,这才劈开残存真力波动。

        “道心种魔?!!”寇仲瞪大眼,不敢信地看着石龙。

        石龙资质不行,年过半百都只是先天;道心种魔是何等深奥神功,他至今都没能彻底参悟,这石龙何德何能竟先迈出关键一步,而且还已臻半步破碎之境。

        “子陵,动手!”寇仲转头吼道。

        到了此刻,他还没放弃。徐子陵也早已晋级大宗师,两人联手,阴阳相济,战力倍增,并不会弱于石龙。

        “仲少。”徐子陵并未动手。

        “子陵,难道你也背叛了天门?!”寇仲真的懵了:“若非门主,你我现在还是扬州城内的小混混,这等大恩大德,你……”

        “仲少,为了天下苍生,个人荣辱也只能暂且放开。”

        徐子陵目光飘忽:“这些年,死在龙傲天手中之人不下十万,此等魔头,若留世间,必成大祸!”

        “你当知道,那些都是我天门敌人!”寇仲试图劝服发小。

        “敌人也是人,他们也有妻子儿女。”徐子陵回道。

        “打仗本就要死人的,门主这般干净利落解决,所杀之人,比旷日持久大战死的人要少的多!”寇仲摆事实。

        正常情况,天下大乱,军队得死七八十万人,再加上无辜百姓,说不得要死上千万。

        门主杀了十万人,便平定整个天下,怎么看,都是有功社稷的。

        “好徒儿,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你是劝不动装睡之人的。你且推开,看本座神威!”

        灰袍老者手提长刀横扫,劈出百丈刀芒,数千人马被拦腰斩断。

        “散开,布阵!”李元吉下令。

        李阀军士布成数道一字长蛇阵,轮流射箭,消耗灰袍老者真力。

        “该死!”

        寇仲欲上前相助。

        “仲少,别犯傻!”徐子陵挥掌拦下他。

        寇仲劈出的刀芒被波动吞噬。

        “你,你……竟也修成了道心种魔!”寇仲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一刻钟前,他觉着自己成为大宗师,天下除了门主之外,再无敌手。

        现在……

        “我宁可没修成。”徐子陵神色落寞。

        每多一人修成道心种魔,就意味着一条无辜的生命枉死。

        “静斋的师太们为了除魔大业献身,死得其所!”

        石龙嘴上这般宽慰,心中则暗叹。

        梵清慧这娘们当真够狠,为了对付龙傲天,不惜‘劝服’门下弟子献身大业。当然了,也幸亏梵清慧够狠,不然以他的资质,鼎炉反抗稍微强烈点,他怕已精神失常,甚至吐血而亡。

        ……

        “一字长蛇阵?真以为散开就有用么?!”

        灰袍老者大笑着提刀冲向李元吉处。

        周身寒芒闪动,万箭不伤其分毫,只是三息,便接近李元吉百丈。

        “元霸给我拦住他!”李元吉道。

        “杀我二哥,死来!”

        李元霸挥锤大吼。

        “蚍蜉撼树。”

        灰袍老者一刀斩下。

        李元霸挥动双锤,牢牢挡在前方。

        下一刻,便见耀眼刀芒划过,力破,锤裂。

        “二哥……”李元霸念叨着,额前多了一道血线。

        噗,残存真力爆发,整个人炸成血雾。

        “不!!!”李元吉大吼,声音戛然而止,头颅腾空。

        “此僚不死,天下难安!”东突厥的颉利可汗露出后怕之色,悄悄打马靠近毕玄。

        “必除此僚!”西突厥大汗统叶护亦颤声回道。

        西突厥和天门之间相隔着东突厥,之所以过来帮帮场子,是因为唇亡齿寒。

        自古,中原和草原就是对立的。不是东风压过西风,就是西风压过东风。

        天门,不,应该说龙傲天势大,天下共讨之!

        “后退,散开,轮流射击!”颉利可汗指挥着。

        草原男儿擅射,亦擅游击战,一时间箭雨满天。

        人数分散,龙傲天能斩杀的有限。

        不过两时辰过去,还是死了足足四万余人。

        “石龙,还不动手,莫非你想趁机吞并我等?”颉利可汗怒吼。

        “动手!”

        石龙暗暗心惊,腾起一丝不妙预感。

        以前,龙傲天都是空手,用寒冰真力冻杀群敌。看着神威赫赫,实则……傻叉……消耗非常大!把一个人冻成冰雕所耗费真气,至少可以斩杀五人,甚至十人。

        再加上打斗间隙恢复,这人数可能还得往上涨点。

        今日怕是一场泼天血战。

        只是,事到领头,容不得他后退!

        龙傲天睚眦必报,他不死,众人都得惨!

        “务须担心,往日龙傲天无法无天。今日会这般收敛,显然是察觉到了压力,甚至生死危机。不然,以其性格,但凡有一丝可能,就该以无敌威势冻杀众敌,震慑群雄。”宁道奇从天而降。

        此刻的他比五年前更加超凡出尘,举手投足间有一种巨鲲化鹏,展翅飞升之势。

        落地时,他衣袍披散,散发微微波动,整个人竟是飘在半空中。

        “散人所言极是。”石龙钦服。

        不愧是享誉数十年的大宗师,这份眼力、心智的确过人。

        自个虽侥幸通过秘法,抵达半步破碎之境,可和靠自身毅力修成大宗师的天骄比,还是有所差距的。

        “事不可为,我等亦可破碎而去,想那龙傲天也无力阻拦。”散人宁道奇淡淡道。

        “再不济,也得带着龙傲天,一起破碎!红尘成仙?呵……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黑袍人浮现,声音苍老而嘶哑。

        “邪帝。”徐子陵面现警觉。

        此人便是一手操控天下围剿龙傲天的幕后黑手。

        讲真,邪帝向雨田比龙傲天更让他反感、厌恶。只不过向雨田战力有限,不像龙傲天,拥有杀绝世间之威,不除不行。

        南海派,魔门,佛门等众多门人被打散,进入军队压阵。

        一批批军士上前围剿龙傲天,不给其片刻喘息。

        十万,二十万,三十万,四十万。

        死伤惨烈至极,若非退无可退,官兵们早就哗变。即便如此,两天两夜后,也只剩麻木的上前送人头。

        六十万,七十万!

        龙傲天没了之前挥洒自如的神威,气息渐渐不稳。

        八十万,能明显感觉龙傲天手脚迟钝。

        九十万,军汉们的箭已经射穿他灰袍。

        一百万,当当当,乱刀落下,若非其修炼护体神功,怕是已经变成一团肉酱。

        到了这一刻,灰袍老者……不,灰袍已经被劈成粉碎,露出其下金色兽皮。

        金皮老者明显真元不足,只靠蛮力与士兵搏杀,间歇回气。

        噗!

        最后一个士兵被一刀封喉,金皮老者拄刀喘息:“怎么,被老夫的……神威……吓到了?不敢……上了……吧。没……用……的,今天……都得死!”

        场面很安静,除了几个首脑,如东西可汗,便是宗师,大宗师,破碎武者,人数大约两百。

        一战灭杀百万军士,若非这是在沙漠,早该血流成河。

        “魔鬼,魔鬼!!”颉利可汗颤抖大叫。

        铮!

        刀芒横空,他再也叫不下去了。

        “莫要凭空污人清白,本座明明是自卫!”

        金皮老者喘息片刻,瞧向毕玄:“你不草原保护神么,方才怎么不动手护着他?”

        “颉利死了,自然会有其他人继承汗位。”毕玄淡漠道。

        无论是谁继承汗位,想坐稳位置,都少不得他的支持!这些年,草原可汗换了仨,他草原保护神的位置却越发稳固。

        “有意思!之前还真小瞧你了。以为你和高丽那傻小子一样迂腐!”金皮老者笑道。

        “门主何必背后伤人?”

        傅采林一身青袍,提剑上前。

        他有一张窄长得异乎常人的脸孔,上面的五官无一不是任何人不希望拥有的缺点,像全挤往一堆似的,令他额头显得特别高。

        这是一位丑男人,细看又极为特别!

        丑,丑得自然!

        看久了,可能还觉着挺顺眼,挺有魅力。

        “高丽与大隋混战,起因你当知道!”金皮老者讥笑。

        若非高丽先侵占隋朝国土,杨广也不至于劳师动众,远征高丽。

        傅采林若是能果决些,当时就砍下高丽王脑袋送上赔罪,高丽根本不会死伤那么多无辜百姓。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占了隋朝的地,得好处的是高丽那帮王公贵族,普通百姓生活还一样困苦贫穷。大战起,死的,又多是普通百姓。王公贵族躲在后方,安逸得很,实在不行,投降还能得到优待。

        傅采林说是高丽保护神,其实,全称应该是高丽贵族保护神!

        傅采林沉默。

        “龙傲天,你无须虚张声势!今日,你必死!”邪帝向雨田阴测测道。

        “必死?好大口气,邪帝既然这般想要本座性命,不若上前称量一二?”金皮老者约战。

        “龙傲天!”

        又有人高叫,是阴后祝玉妍。

        瞧其气息,似是心境圆满,晋级天魔大法十八重。

        婠婠巧笑嫣然地站在祝玉妍身旁。

        “阴后不用这般大声感谢本座帮你破除心魔。毕竟本座一向都是这般助人为乐!做好事不留名!”

        金皮老者笑着目光一扫,落婠婠身上:“你也要与本座为敌?”

        “师尊有命,婠婠不得不从。”婠婠回道。

        “天魔大法十八重有些威力,可想杀本座,还远远不够。本座劝你动手前,再想想清楚。”金皮老者淡淡道。

        婠婠望了眼徐子陵,最后咬牙:“门主,多有得罪,还请手下留情。”

        “本座自认对你够留情了!”

        金皮老者声音一冷:“最后警告,刀剑无眼,不想死的,赶紧滚!”

        这话一出,众人真散开了。

        远远分散,四面八方将龙傲天围困在正中心。

        “门主真力浑厚,世间无人可比,肉身亦强悍无匹。换作其他地方,本帝说不得真的掉头而返,可现在……”

        邪帝向雨田的话音刚落。

        轰隆隆!

        血红沙漠忽然震颤起来。

        沙漠下方爆射出无数炽热红光,四方沙粒纷纷散落,一座三十三丈大小的赤色铜殿拔地而起。表面通红,好似焚烧火炉,弥漫无尽热能。

        明明只有三十三丈,给人的观感却无穷高大,顶天立地,仿如亘古长存!

        “沙漠神殿!”大汗统叶护失声。

        随着沙漠神殿的出现,其下,无尽元气爆涌而出,周围元气浓度瞬间提升两倍……并且还在继续增加。

        “血祭百万生灵,召唤沙漠神殿,邪帝好大手笔!”金皮老者感叹。

        “为了对付门主,不得不谨慎些。”

        邪帝向雨田道:“旁人或许以为门主境界高深,早已达破碎之境,可实际上……门主不过仗着液化真力纵横。真正境界,只是天人交感!”

        满场哗然!

        天人交感乃宗师之境!宗师能一战灭杀百万军队?!

        若非说出此话的是邪帝向雨田,众人怕是已经开始嗤笑其痴人说梦

        邪帝向雨田往前探了探头,似乎想把金皮老者看个透彻:“门主当不是此界中人!而是从仙界破碎误入此界!身上这金色兽皮想来也是异兽仙珍,故刀剑难伤!”

        “仙界误入?!”

        “仙界中人?”

        “神仙!”

        消息太过劲爆,众人止不住惊叫。

        毕玄,傅采林,宁道奇尽皆眸光闪动,显然,他们也是第一次知道此消息。

        “交出破碎之秘!不然,休怪我等手辣!”

        邪帝向雨田眯起眼睛。

        他谋划了这么久,岂会只为复仇?!

        “手辣?呵,你们真以为能奈何得了本座?”金皮老者依旧淡定。

        “宗师借助天地之力,方能远甚先天。天地元气越浓厚,境界越高,发挥出的战力越强。此刻此地,本帝战力是平常三倍。门主不过宗师,顶多提升一倍。在场其他人至少宗师起步,我实在想不通门主还有何底牌能逆转局面!”邪帝向雨田道。

        “你上前一试不就知道。”灰袍老者笑了。

        向雨田眸光闪动,最后却是看向天刀宋缺:“宋阀主,宋公子之死本帝甚憾!”

        “为了一高丽女子,兴师动众!死了也是活该!”

        这般说着,宋缺还是提刀上前。

        他毕竟是个武者!

        “宋某闭关十五年,自创天刀八诀,还请门主品鉴。”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刀光漫天,直叩人心。

        天刀八诀,既论武,也问心!

        金皮老者反手一刀,劈出十丈刀芒,以力破之。

        “阴阳三合,何本化无?地方九则,何以坟之?增城九重,其高几里?焉有蛅龙,负熊以游?一蛇吞象,厥大何如?天式纵横,阳离爰死?”

        宋缺连出八刀,刀法精妙。刀气肆虐方圆百丈。

        众人见之,纷纷色变,自忖决计无法接下七刀。

        然而没用,任你千般诡计,万般变化,我自一刀劈之!灰袍老者将以力压人四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宋缺亦未气馁,人刀合一,劈出第九刀:“女娲有体,孰制匠之?”

        这是创生之刀,有开天辟地之势,足以逆斩大宗师。

        傅采林微微色变。

        这一刀,毫无破绽!他的奕剑术再高,也是惘然,只能硬接!可有前面八刀积累的浑厚气势,硬接,必定剑碎人亡。

        想破这招,唯一的路,就是宋缺初演刀法,便强行破之,不让其展开连招!

        “没用的。”

        金皮老者叹息横斩。

        咻!幽蓝匹练横空,吞没无尽刀芒。

        宋缺垂下头,看着胸前血痕,低吟一声:“好刀。”

        下一刻,一代天刀化作血雾,消散人间。

        “本就是好刀。”金皮老者微微喘气。

        “一起上!”

        向雨田咬牙吼道。

        到了这刻,已然没有其他路。大战起,大不了元神和龙傲天一起破碎仙界。想来龙傲天也不会自寻死路。所以跟着龙傲天一起破碎,可比傻乎乎破碎离开安全的多!

        他率先跃起,一掌印出,天地震荡,无尽元气相随,五指如山,轰然落下。

        石龙见状,也急忙运起道心种魔,散发同频波动,相助向雨田。

        “神游天地,玄之又玄!”

        宁道奇双臂展开,宛如大鹏般腾空而起,扑向金皮老者。

        其身后,出现三百丈的鲲鹏幻影,仰天长啼。

        “大日如来!”

        徐子陵使出从霸刀岳山处习得的换日大法,自身化作佛陀,身后升起一轮两百丈烈日虚影。

        “炎阳焚天!”

        毕玄挥矛,四周空气变得灼热沸腾,仿佛烈日,照耀八方。

        “天魔大法!”

        祝玉妍、婠婠同时运转天魔大法十八重。

        两个巨大的黑色气罩相互交融,竟隐隐衍生出新的变化,死极而生!四方空间出现一丝丝裂痕。

        天魔大法十八重,古来唯有阴癸祖师修成,生不逢时,未能看见前路。

        此刻,前路已现!

        二人不及欣喜,全力缠向龙傲天。

        “不死七幻!”邪王石之轩分出七道人影,一道道冲出,袭击金皮老者。

        其余众人亦纷纷出手,全力一搏。

        足以毁天灭地的攻势排山倒海落下。

        金皮老者却是闭上眼,张开双手,催动太阳之力、太阴之力。身后炽热的火气,和冰冷的水气浮现,犹如两条太极鱼般追逐不休。

        霎时间,天光色变。

        东方,烈日灼灼;西方,明月高升。

        两颗巨大的至尊星辰——太阳星和太阴星,分别降下一丝太阳真火、太阴真水,直接出现在龙傲天的两侧,引动了大量天地间的水火力量。

        “轰!”“轰!”

        周围凭空凝聚成巨大火焰,火焰深处浮现三足金乌的虚影;又形成滔滔冰水,波浪深处隐隐浮现月兔的虚影。

        这月兔和金乌中央,便是龙傲天!

        水过处,一切冻成冰雕;火过处,一切碎裂焚毁。

        太阳真火,太阴真水就算莽荒纪世界的紫府修士碰触,都会瞬间冻得粉碎,或者烧成灰烬!连魂魄都不剩。

        更别说此方世界的削弱版紫府——破碎武者。

        “不……不!”向雨田惊叫,转瞬便被火焰吞没。

        宁道奇化鹏展翅欲飞,但翅膀没来得及挥便被冻成粉碎。

        邪王石之轩分化残影想逃,可短短一瞬如何逃出千丈?

        其余众人更是不堪,一部分化作灰烬,一部分冻成冰屑。

        咔咔咔!

        亘古长存的赤色铜殿,受到太阳真水和太阴真水的交击。硬撑十息,再也支撑不住,轰然破碎。

        殿内正中央处,摆放着一枚三尺三寸的火红巨蛋。

        叶诚全身每一个细胞都瞬间炸裂,尔后赤明神力为引,太阴真水、太阳真火为根本开始凝聚出新的一个个细胞。

        凡胎褪去!

        神魔之体成就!

        哗……太阳真火和太阴真水被吸收殆尽,凝聚来的无尽水火也开始消散,露出穿着金皮的叶诚。

        他皮肤散发着迷人光泽,就仿佛天地结晶。

        叶诚摘下冰雕面具,冲着寇仲一笑。

        “门主……”寇仲远离战场,侥幸存活,见到叶诚,不由失声。

        天门门主竟是一少年!

        这事说出去,怕是无人敢信!

        “好徒儿努力修行,日后或有再见一日!”叶诚笑着,护臂光芒闪动。

        破碎赤铜大殿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