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邪王与道心种魔(六频加更)

第一百二十一章 邪王与道心种魔(六频加更)

        出人意料的是,天门门主横扫南方群雄,顺带收编飞马牧场后,一连数月竟不再有其他动作。

        时间久了,北地群雄的心也就渐渐落回肚子,再次为争夺天下,打出狗脑子。

        东平郡,因着宗师王通过寿,近来十分热闹。

        王通可是隋朝大拿,武艺高强不说,学识亦十分渊博,被尊称为大儒,在民间非常有声望。

        古人寿命不长,即便到了宗师之境,也难安享百年。年老后,往往会因仇家,或者不愈暗伤发作之类的猝死。

        所以对寿宴很看重,办得十分热闹。

        吉时已至,王通一身儒装上台答谢。

        众人连忙起身,站在人群最前方的二人:一位身材有些发福,胖乎乎满脸笑意,正是洛阳之主王世充。

        另一位须发皓白,衣衫褴褛,但气势极为威猛,乃“黄山逸民”欧阳希夷。

        此人成名已久,和散人宁道奇同辈,武功虽不及宁道奇,但也是宗师。擅长交友,朋友极多,故而老了,也还能潇洒度日。

        砰砰!

        外间忽然传来惊叫,接着便见人影倒飞!

        一男一女走进院子。

        男的皮肤白皙,脸孔狭长,轮廓分明,透着一股难言的霸气,正是跋锋寒。

        女的容貌亮丽,面若冰霜,乃傅君婥的师妹傅君瑜。此番入隋,是为师姐报仇而来。嗯,不得不说一句,高丽自古就有股迷之自信,无论敌人多么强大,都是我行我可以。

        “小子,大胆!”

        “小子,好胆!”

        人群中不停有人呵斥。

        王通寿宴,对方这般无礼,简直是在挑衅在座群雄。

        眼见着,有人耐不住要动手。

        欧阳希夷忽然高喝:“好小子,你与毕玄是何关系?!”

        人群一下安静。

        毕玄,草原武尊,三大宗师之一。若对方是毕玄弟子、子侄,那还真不便动手。不然就是给自家招灾。

        跋锋寒笑道:“在下与毕玄并无关系,反而有仇怨,是他欲杀之后快之人。”

        “今日,听闻王老大寿,特来舞剑助兴,谁知门子不长眼,竟是不让我进!”

        跋锋寒右手搭在剑柄上:“一人舞剑无聊,谁与我共同助兴?”

        “小子狂妄!”蓝衣汉子拔剑刺出。剑法阴柔刁钻,速度极快。

        “青霜派大当家陈元致!”

        “陈大当家青霜剑法远近闻名!他出手,那小子必是死了。”

        众人议论着。

        跋锋寒腰间银芒一亮,陈元致便吐血倒飞。

        “还有谁!”跋锋寒意气风发地吼道。

        他入中原,为的是约战各方高手,激发潜力,晋级宗师,再返回草原逆斩毕玄!

        故而行事颇为嚣张。

        人群一时息声。

        青霜派乃八帮十会之一,大当家陈元致更是先天巅峰高手,他都接不了一招,众人自忖上前也是讨辱。

        “寿宴舞剑助兴倒也无妨,可见血,未免就过了些。”

        声音飘忽不定。

        众人左右看着,却是没能发现是谁?!

        “用不着装神弄鬼!有本事,就上来杀了我!”跋锋寒发出战约。

        “啧啧,本座游走人间千年,这等要求,着实罕见,便成全你!”

        房梁忽地垂下一个人来,他双腿还倒勾房梁。

        一身灰袍,脸上戴着冰雕面具。

        这打扮这动作有些可笑,可众人见了,却只觉数不尽的寒气自脚底上涌:“天门门……主!”

        “你便是龙傲天?!中原第一强者?!”

        跋锋寒竟未示弱求饶,反而战意熊熊的盯着灰袍老者。

        “小子,有些意思。现在跪下,本座尚能饶你一命。”灰袍老者道。

        跋锋寒还没回话,旁边的傅君瑜就猛地拔剑刺向老者。

        咔咔咔!

        她距离老者约十步,按说,以她的轻功,十步转瞬即至。

        可事实上,这十步前进的比上刀山还难,一步发间生霜,两步足底透凉,三步浑身幽蓝,四步摔倒在地,第五步,就化成万千冰屑洒落。

        “小子,寿宴不能见血,撒冰花才是正确的助兴方式。”

        灰袍老者笑着瞧向跋锋寒。

        明明对方并未散发什么恐怖精神压力,但跋锋寒心跳还是忍不住微微加速。

        众人更是纷纷垂下脑袋数起冰屑。

        场面安静的针落可闻。

        “门主,今日乃王某寿宴,吉时已至,可以入席,助兴之事不若延后。”王通叹息着上前打圆场。寿宴死人可不是什么好事。

        灰袍老者转头盯向他。

        正要说话。

        悠扬的箫声响起,箫音非常美妙,与世间流传的任何曲谱都不同,调子有些缺憾,似是信手之作,但就是十分动听。

        一股平和、宁静的安详之意弥漫。

        曲子足足响了一刻钟才停下,原本紧张的跋锋寒也冷静下来。

        他远非毕玄敌手,这才南下,如今面前之人远甚毕玄,再待下去,难逃一死。

        这般想着,合身一撞,闯出人群。

        “今日得闻妙曲,便饶你一命。”

        灰袍老者循着萧声,身形闪动。

        “石侄女小心!”王通高喝。

        吹箫之人正是石青璇,其母碧秀心当年乃慈航静斋人间行走,不知牵动多少年青俊杰之心。王通也是为之倾服。

        此番,石青璇乃为他祝寿而来,若是出事,他真不知该如何面对悠悠众口。

        “王老弟无忧,门主不是嗜杀之辈,石侄女应当无事。”欧阳希夷劝解着,心中亦止不住一叹。

        自己虽是宗师,可加上王通,上前也是送菜。

        只能祈祷龙傲天宽宏大量,能放石青璇一马。

        这时,一直看戏的王世充忽然高叫起来:“门主,明日慈航静斋在洛阳代天选帝,颇为热闹,希望门主能够莅临指导一二。”

        ……

        绿衣女子气质清纯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美得不可方物。

        手执着碧箫,盈盈一拜:“青璇见过龙前辈。”

        “不错,真不错。”

        灰袍老者上下打量石青璇:“天门土母一职尚且空缺,你可愿任此职。”

        这些日子,金木水火都凑齐了,再加上这土,长生诀的奥秘便算彻底解开。

        寇仲、徐子陵修行,让他领悟了阴阳流转。

        这五女在一起修行,说不得能激发五行真意,对修行极有帮助。

        欲成道域,最快捷径便是多多体悟各种真意,最终量变引发质变!

        “前辈厚爱,但青璇只愿游走山林……”石青璇正说着。

        灰袍老者挥手打断:“你若愿入天门,本座可满足你一个心愿。比如你一直仇视的便宜父亲石之轩,若是你愿意,本座可出手擒下他,任凭你处置。”

        “前辈……”石青璇对石之轩的感情甚是复杂。虽然仇视,但也绝不愿他受辱!

        “不忙!待本座处理两只小虫子!”

        灰袍老者一步踏出。

        前方街角立刻蹿出一胖子,满面和煦之色半拜道:“安隆见过门主。”

        “你倒是个知趣的。”

        灰袍老者说着,幽蓝光芒闪动,地面结了层厚厚寒霜。

        安隆小眼睛微微闪动,暗自庆幸。

        旁的人或许不明老者何意,但他和影子刺客杨虚彦结伴刺杀石青璇,又怎会不知地下藏的是谁。

        杨虚彦得补天阁传承,已入宗师,一身武功不下于他,结果声响都没发出,就消散人间。

        龙傲天当真恐怖如斯!

        “石青璇已入我天门,你当知道该如何处理。”灰袍老者看向安隆。

        “这……”

        安隆迟疑三息,很快点头:“明白,明白!门主放心,事情小人一定办得妥妥当当。”

        “最好如此。”

        灰袍老者身形闪动,回到石青璇身旁,“走吧。”

        石青璇叹息一声,转头望了眼安隆,最后还是跟在灰袍老者身后。

        她美貌无双,名满天下,靠着碧秀心残存人脉和自身萧艺,结交了许多前辈高人,这才能在竹林小筑安然度日。

        可惜,这一切,面对龙傲天并无半点用处。

        王通、欧阳希夷也算武林大豪,面对龙傲天,连上前一探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为她出头了。

        “或许,这也算件好事。”安隆小声嘀咕。

        石之轩身居补天阁和花间派传承,补天阁走刺杀之道,花间派则是优雅贵公子。

        两道极为排斥对立,石之轩遁入佛门,方才化解冲突,融合归一。结果没多久,听闻碧秀心死去,道心彻底崩溃,变得疯疯癫癫。

        石青璇乃邪王石之轩唯一破绽,只要她活着,石之轩就不可能绝情绝性,恢复魔道第一人的威势。

        ……

        灰袍老者带着石青璇没走多远,便看向路旁。

        那站着个气度斐然的长须儒生。

        “邪王的不死印法当真绝世无双。”灰袍老者赞道。

        安隆、杨虚彦伏杀石青璇一事,他还算能揣摩一二。

        可石之轩就躲在一旁看着,这心思……只能说句,精神病人思路广。

        “见过门主。”

        石之轩面色复杂的看着石青璇。

        说实话,他潜伏在旁,到底是想保护石青璇不受伤害,还是想眼睁睁看着石青璇身死,从此彻底抹去最后破绽,绝情绝性恢复‘正常’。

        这点,不到最后一刻,他自己也说不清。

        “邪王此番前来所谓何事?”灰袍老者问道。

        “小女能入天门乃是她的福分。”

        这般说着,他取出一册子:“此乃晚辈所创不死印法,尚可一观,还请门主转交给小女。”

        “有意思!”灰袍老者赞赏地看了石之轩一眼。

        转交二字说得极好!

        翻了翻册子,点点头:“邪王的诚意本座感受到了,礼尚往来,这份道心种魔邪王便收下吧,说不得能解决邪王癔症。”

        石之轩精神分裂,一个邪气凛然,一个道貌岸然。

        情况倒与魔种,道种的相互冲突有些类似。

        又同出一源,频率波动一样,若能成功融合……此法或能参考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