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波动真意和甲子寿元

第一百二十章 波动真意和甲子寿元

        扬州大战,四大圣僧圆寂,李阀李神通惨死,三大宗师之一宁道奇竟暗中成为天门走狗,于战场对佛门反戈一击。

        这些消息传出,无一不震惊天下。

        当然,最让天下人震惊的还是,天门门主龙傲天硬顶万军和三位巅峰宗师的牵制强破军阵。

        这就意味着,门阀大军无法对龙傲天构成威胁。他一个不高兴,便可摧敌首脑!

        为了争夺天下,狗脑子都快打出来的各方势力瞬间偃旗息鼓,坐看风向。

        ……

        终南山,帝踏峰,慈航静斋。

        梵清慧本以修成剑心通明之境,可此刻,却再难保持平静。

        四大圣僧乃佛门对抗道门、魔门的支柱,这一死,佛门心气都可能散了。

        思忖良久,她才吩咐道:“妃暄,随为师前往净念禅院,拜访了空师兄。”

        阴癸派秘地。

        祝玉妍拿着情报,久久无言。

        李阀。

        “裴矩误我,裴矩误我!”李渊面色发白,吐血倒地。

        中原腹地。

        魔帅赵德言转身北逃。

        ……

        四卷道心种魔平摊在亭内石桌。

        灰衣老者坐着,其余诸人站在亭外,眼巴巴瞧着。哪怕宁道奇这位大宗师也是伸长脖子,恨不得把眼珠子掏出来贴上去。

        这可是直指破碎的无上秘法。

        “有些意思。”灰衣老者参悟一番,点点头。

        这道心种魔,首篇竟是入道:修玄门正宗心法,以建立本身的道体道心。让修练者打下道心基础,为驾驭魔种与将来的魔变作好准备。

        接着是种魔:凝聚精气神,点燃道功的阴中之阳,结成魔种,为获得至阳无极打下基础。

        再后面是立魔:须将全身功法散去,以让秘不可测的魔种不受道功压制肆意生长。

        简单点说,魔种是死气培植出来的阳神,道心则为生机勃发的阴神,只有阴神虚弱,阳神才能趁机壮大。

        之后结魔、魔劫、种他、养魔、催魔、成魔、魔极、魔变、魔仙。

        总计十二步。

        有些复杂,而且危险。

        道心种魔核心在于:天地万物都是一种波动。掌控了这种波动,就等同于参悟波动真意。

        真意凝练虚空之种,然后调频波动,使得自己和对方处于同一频率,共振融合为一,强壮己身,为虚空种子演化壮大打下坚实基础。

        “波动真意,共振……”灰衣老者眸光闪动。

        波动真意算是非常实用的真意,神魔炼体强者,修成波动真意后,以己心控他心,身体薄弱练气士不说吐血而亡,至少战力爆减八成。

        唯一可惜的是,这法门必须有鼎炉,不是光堆原力就行的。

        找鼎炉倒不难,唯一可虑的是,波动是相互的。若是鼎炉意志坚定,剧烈反抗,很容易反噬己身,成种魔者精神动荡,精神分裂,甚至被反客为主,取而代之!

        ……

        三日后。

        天门寇仲整合扬州及靠山王军力,共计十万大军,返回江都。

        龙傲天现身,冻杀宇文阀主宇文伤和独孤阀尤楚红,并顺势破了李子通和杜伏威联军,斩敌数万,血染运河。

        此战后,南方各地义军望风而降!

        ……

        飞马牧场,位于南地,乃晋末武将所建。

        本是生意场,卖点骏马给南方的王公子弟赚取利润,但天下大乱,马匹可组建骑兵。这飞马牧场作为南方唯一的产马地,就再难保持单纯。

        除了被南方各方势力拉拢外,还有声名狼藉的四大寇藏于暗中虎视眈眈。

        牧场场主商秀珣,漂亮,大气,被称作美人场主。

        牧场内,人手约莫一千。

        四大寇‘寸草不生’向霸天,‘鸡犬不留’房见鼎,‘焦土千里’毛燥,以及四寇之首曹应龙,足有数万大军。

        若非牧场占据地利,怕是早就被四大寇攻破。

        清净小院。

        商秀珣鼓嘴咯吱咯吱地啃起糕点。

        她很烦恼,烦恼伤身,所以化烦恼为食欲,一边吃,一边思考对策。

        “小姐,小姐,好消息,天门门主现身竟陵城郊,冻杀四大寇三万人。”丫鬟急匆匆闯进来禀告道。

        “天门门主?”

        商秀珣微微皱眉,并不如丫鬟那般高兴。

        四大寇虽让她烦恼,可与天门门主龙傲天比,那就真是小儿科了。

        天门门主不会无缘无故出手,更兼喜怒无常,飞马牧场怕是……

        沉吟间。

        桌对面忽地多了个戴着冰雕面具的灰袍老者,端起糕点,一块块往嘴里扔:“唔……这糕点还真不错。”

        “天门门主?”商秀珣探寻问道。

        灰袍老者一边吃着糕点,一边含糊道:“帮你牧场解了决四大寇,吃你点东西,不过分吧?”

        “……”

        果然和传闻一样,不按常理出牌。

        商秀珣沉吟片刻:“绿儿,再让厨房做两盘送上。”

        “不必,本座此番前来是有正事的。”灰袍老者拒绝。

        “不知门主有何吩咐?”商秀珣问道。

        “天门初立,神判一职空悬。听闻鲁妙子善阴阳五行,故此前来相请。”

        “门主,鲁妙子旧伤未愈,怕是……”商秀珣皱眉。

        鲁妙子是商秀珣的父亲,但两人关系并不和睦。当年鲁妙子痴迷祝玉妍,即便和老场主生下商秀珣,依旧对祝玉妍念念不忘,导致商秀珣之母郁郁而终。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失去后才知道珍贵。

        这两句话,在鲁妙子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鲁妙子幡然醒悟,但为时已晚。

        商秀珣对于一直仇视便宜父亲!但毕竟父女情深,心底还是不愿鲁妙子以身犯险加入天门。

        灰袍老者打断道:“鲁妙子,本座都到了,还让小女娃顶前方,似乎不合适吧。”

        “门主,老头身受重伤,怕是无法替门主效力。”

        苍老声音从别院传入。

        灰袍老者循声一动,很快便见到这位当年名震天下的匠神。

        干瘪小老头躺在软塌上,身材枯瘦,只剩骨头,虚弱无比。面色蜡黄,其下隐显黑气。

        换作常人,到了这步,定然只剩哀怨,鲁妙子却还心情不错的笑着:“让门主见笑了。”

        “你当年好歹是宗师武者,即便被阴后偷袭,天魔气入体。这些年过去,也应该逼出才是?怎会落得这般下场?”灰袍老者问道。

        “唉……”

        鲁妙子叹了口气,并不愿多提。

        不过灰袍老者却还是猜出来了。

        无非六字:舔狗不得好死!

        鲁妙子深爱祝玉妍,明知祝玉妍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却也舍不得驱逐体内关于祝玉妍的最后一丝印记——天魔气。

        天魔气在体内渐渐壮大,便越发感觉祝玉妍就在身边陪着他,和他融为一体。

        后来醒悟,却已经晚了,天魔气深入骨髓,凭他的力量,根本无力拔除。

        鲁妙子道:“老头时日无多,门主不用在鲁某身上费心思了。”

        “时日无多?本座在,你就算死了,都能拉回来!”

        灰袍老者伸手一张,掌心黑气缭绕,鲁妙子身不由己的落入其中。

        “天魔大法十八重!”鲁妙子瞪大眼。

        他与邪帝向雨田乃好友。江湖流传,什么天门门主龙傲天乃邪帝假扮,还有邪帝精神分裂的消息,他是不信的。

        但此刻,却是有些摸不准了。

        天魔大法十八重除了阴癸派祖师之外,便无人修成。

        遍数江湖,除了邪帝向雨田,他实在想不到还有谁可能修成。

        “爹……”商秀珣色变,情急喊道。

        “门主在替老头疗伤,无需担心。”鲁妙子强撑着回道,脸上多了丝笑意。商秀珣肯认他,此刻即便死了,也是无憾。

        体内天魔气被一点点剥离,回流入灰袍老者体内。

        半刻钟后。

        天魔气彻底抽离,鲁妙子瘫在地上,动弹不得,苦笑道:“没用的门主,即便你能无伤抽离天魔气,可老头体内本命元气已失,最多也就半月好活。”

        “本命元气失了,补回来就是。”灰袍老者回道。

        “门主,本命元气和普通元气不同,补不回来。本命失,大限至,等若阎王要你三更死,无人可留至五更。”鲁妙子解释着。

        “井底之蛙!”

        灰袍老者又伸手一张。

        呼!

        院内刮阵旋风,花草纷纷枯萎,变成一个个绿色小点没入老者掌心。

        不多时,老者右手多了个拳头大绿色光团。

        隔着老远,都能感应到其上的清晰、自然之气。商秀珣舔舔嘴唇,不自主升起股一口吞了绿团的***。

        “这……”

        鲁妙子就在旁边,腐朽的身体光接近绿色光团便舒服许多,呼吸都变得顺畅了。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

        灰袍老者将光团拍入。

        鲁妙子老朽的躯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干瘪躯干飞快充盈,变得红润而有弹性。

        “本座赐你甲子寿元,日后,你若能为天门立下功劳,长生不老亦不再话下。”灰袍老者淡淡道。

        这话,放半天前。

        鲁妙子绝对嗤之以鼻!

        这种骗骗小孩傻子的话也说得出口,怕不是疯了!

        可现在……

        “未知门主有何吩咐?”鲁妙子果断放低姿态。

        这世上哪有什么人能看淡生死?

        之所以不在乎,不过是因为你在乎也没用,还是得死!只能选择乐呵一天算一天。

        “战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