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道心种魔(为兜屠书友加更)

第一百一十九章 道心种魔(为兜屠书友加更)

        灰袍老者已然逼近军阵十丈。

        轰!

        冰雪世界降临人间,方圆二十丈的军士个个化作冰雕。

        “事不可为!走!”

        李神通大吼,招呼嘉祥、道信离开。

        “哪里走?!”

        灰衣老者一步踏出,身形闪动,幽蓝光芒一下笼罩李神通三人。

        李神通催动真力,欲使出轻功,可真力一动,就被外面幽蓝光芒拉扯,回转,根本不听使唤。

        “天魔大法?!昨夜是你!”李神通恍然大悟。

        “非也,此乃本座独创圣心诀!”

        灰袍老者轻飘飘一掌拍向李神通。

        李神通高喝双拳举起,奋力一搏,却是没用,双拳被震开,脑门啪得一下中掌,整个人化作冰雕。

        “走!”

        嘉祥大师,道信大师修的是佛门武功,真力精纯,一时间倒也还能控制住。

        一面运功抵御寒气,一面后撤。

        “刺!”杨林冷酷地下令。

        中军旗号变动,右方军阵将领楞了一下,旋即命令士兵挥舞长枪,齐齐刺向嘉祥、道信。

        “靠山王,你!”

        嘉祥本来都要冲出幽蓝光芒,换作平日,他倒也能以真力护体硬碰硬,现在真力翻滚,被长枪齐逼,不得不退了回去。

        砰!

        后心一凉,寒冰从胸口飞速扩散,不一会,嘉祥就被冻成冰雕。

        “师兄!”道信大吼。

        “用不着叫的这般大声,马上就轮到你了!”

        灰袍老者转身笑道。

        ……

        中军。

        两万官兵调转枪头,将魔门四老团团围住。

        “靠山王,你这是何意!”大帝丁九重面色大变。

        “靠山王,别以为杀了我们,龙傲天就会买你的好!”倒行逆施尤鸟倦也是喝道。

        “一群糊涂鬼。”

        杨林摇摇头。

        周老叹忽地反应过来,惊叫:“你……你竟早已投靠龙傲天!今日这一切都是在演戏!”

        “自然是在演戏,否则怎么能抓到你们这几条大鱼。”杨林说着,心中却有些发苦。

        是不是演戏,真的没人知道,就连他自己都不确定,如果龙傲天露出破绽,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

        但现在……

        龙傲天能在三位巅峰宗师的护持下冲破军阵,心底那些个杂乱想法也就该彻底埋葬了。

        “联手闯出去!”

        大帝丁九重握着一杆重枪,欲攻破军阵。

        “你们走不了的!”

        杨林挥枪,将丁九重逼了回去。

        “你们在干嘛!联手啊!”丁九重回头,却发现金环真三人并没动。

        “丁老哥,小妹这是在护住你后方,免得你被不长眼的糙汉偷袭。”媚娘子金环真笑道。

        “你,你们!到了这步,还要内斗么!”丁九重怎会不明白金环真的想法,无非是想让他和杨林死拼,自己则在后捡便宜。

        “我护住老弟左方。”尤鸟倦认真道。

        “既然这样!那大家便一起死吧!老子也不干了!”丁九重狠狠地一跺枪。

        左右是个死,宁可便宜龙傲天,也绝不让尤鸟倦等人舒服。

        周老叹叹息一声:“靠山王,事到如今,我等认栽。还请王爷上禀门主,我等愿意入天门,受门主驱策!”

        “消息本王会上禀,但门主如何决断,就不是本王能左右的了。”杨林回道。

        ……

        左方军阵。

        “师兄!”嘉祥身死,帝心尊者悲戚大喊。

        “魔头势大,暂且退避,走!”智慧大师无愧智慧之名,转瞬便做出最有利的判断。

        魔头龙傲天虽看着损耗不小,可靠山王倒戈,今日已是一败涂地,再逗留,怕是得全军覆没。

        “宁道长,走!”

        帝心尊者也是有决断的,立刻朝外闯去。

        当然了,他也没忘招呼宁道奇这位自己人。

        左方军阵并无宗师武者坐镇,只有杨林手下十三太保穿插其中。

        十三太保在江湖名气不小,可惜,最强的秦琼也才先天巅峰。即便联手,也拦不住他们一位大宗师加两巅峰宗师组合的。

        智慧大师、帝心尊者运起护体真力硬顶着外冲七尺。

        这时,背后竟是传来一阵吸力,二人不得不停下脚步。

        “宁道长!”帝心尊者不敢信地盯着宁道奇。

        他实在想不通,宁道奇这时,拉住二人是何意。

        智慧大师心中一沉:“宁道长莫非也已投靠那魔头?”

        “门主学究天人,心怀天下,何来魔头一说。”

        宁道奇淡淡道。

        “宁道长,你这是在助纣为虐!”帝心尊者愤怒道。

        “宁道长,魔头之言不可信,他绝不会把破碎之秘传授给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智慧大师直指要害。

        “你们不懂。”

        宁道奇漠然回道。

        “师兄,别废话!动手!”

        帝心尊者挥动禅杖,重重砸向宁道奇。

        他出身华严宗,修行的是大圆满杖法。这杖法心武双修,既修武,也炼心。修至圆满,心境也将无缺无漏。

        杖影漫天,无处可躲。

        “散!”

        宁道奇飘然而起,也不见他如何使招,只是信手轻轻一拍,便拍破重重杖影。

        散手八扑招式随心所欲,全无定法,如天马行空,不受任何束缚规限,无形亦无迹。

        帝心尊者不得不后退两步,这才稳住身体。

        “再吃我一杖!”帝心尊者‘愤怒’的挥杖上前。

        “大师何必如此。”

        宁道奇又是信手一招,便再次击退帝心尊者。

        他曾与四大圣僧联手追击邪王石之轩数月,相互间,早已没了秘密。

        至少,四大圣僧是没秘密的。帝心尊者的大圆满杖法虽然招式无懈可击,但也正因为太过追求圆满,力道便有所分散。

        同阶一战,自是无所谓。

        可遇到高半阶的宁道奇,以力破之,帝心尊者就处处受制,吃瘪!

        “道长!”

        智慧大师又劝了一声。

        他们在此大战,即便打赢宁道奇,待得龙傲天赶来,也还是难逃一死。

        见宁道奇坚决,他也不得不出手,很平常的一推,掌间弥漫一股慈悲之意。

        心佛掌,以心印佛,佛陀出世,普渡众生。

        道信的佛动山河便是以达摩手容纳了心佛掌一部分奥义创出,故能影响周围军士心神。

        “好一个心佛掌。”

        宁道奇双手张开,身形犹如大鹏腾空而起,避开掌力。

        这心佛掌,看着不如佛动山河绚丽,但威力更为凝练。接下此掌不难,难得是应对,对心灵的拷问!以心印佛,以佛问心。

        “哪里走!”

        帝心尊者从旁一杖落下。

        宁道奇左手翻动,以不可思议的手法粘着禅杖,使其转向,碰撞智慧大师的心佛掌。

        砰!

        真力相碰,剧烈爆发,气劲四射,周围六尺的军士碎成漫天血花。

        “阿弥陀佛。”智慧大师不忍的念着佛。

        “人都杀了,念佛又有何用?”灰袍老者从天而降。

        “龙傲天!”帝心尊者回身一杖砸下。

        “左右不过一死,别这么大火气。”

        灰袍老者淡淡说着,伸手一张,竟是将极速下落的禅杖握在手中。

        再一抖。

        砰!

        帝心尊者被抽飞三丈,一路不知撞得多少军士倒飞。

        落地时,身上插着十几根长枪。

        “阿弥陀佛!”

        智慧大师舍身一掌印出。

        “咦,小和尚,你这招有点意思,交出秘籍,本座饶你一命。”

        灰衣老者撑起护体真力。

        幽蓝光芒闪烁,智慧大师身体直接被冻在距离老者三尺处。

        “阿弥陀佛!!”

        智慧大师闭目一叹,右掌佛光大亮,竟硬生生破开真力气罩,继续深入。

        “不识好歹。”灰衣老者摇头。

        智慧大师啪叽一声,变成冰雕落地。

        “门主。”

        宁道奇上前拜见。

        “做的不错。”

        灰衣老者点点头,带着宁道奇前往中军。

        ……

        中军处。

        杨林正与魔门四老对峙。

        周老叹等嘴上虽说认栽,但魔门中人的话,听听就好,真信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杨林警惕,周老叹等人自然也警惕,担心还没见到‘正主’,就被翻脸咔咔了。

        待得灰袍老者落下。

        大帝丁九重一个箭步上前,单膝跪下抱拳:“徒儿拜见师尊。”

        “……”周老叹

        真没想丁九重这个浓眉大眼的然这么不要脸!面前这灰袍老者一身冰寒真力,和师尊向雨田有半分相似?

        这般想着,膝盖不知怎么就软了,跪下拜道:“徒儿拜见师尊。”

        尤鸟倦,金环真也连忙跪倒。

        “徒儿,呵呵?!”

        灰袍老者轻笑起来。

        魔门四老听着魔威赫赫,但实际上,自邪帝收徒,四人基本就蹲在邪谷勾心斗角,也没做什么太大坏事,反而经常闹笑话。

        “徒儿未曾主动探望师尊,还望师尊恕罪。”周老叹姿态摆的极低。

        他这话一出口,其余三人也纷纷告罪表忠心。

        什么师尊有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之类。

        灰袍老者淡淡道:“百年了……竟还是这般不成器!为师当年就不该把道心种魔交予你等!”

        周老叹面色一变,很快咬牙,从怀中取出秘籍:“师尊所言甚是,道心种魔在此,还请师尊收回。”

        “这死老头!”

        丁九重死死瞪着周老叹。

        他这一交,便把余下三人架火上了。

        “师尊所言甚是!”金环真也忙取出秘籍奉上。

        丁九重和尤鸟倦还能怎么办?也只得乖乖上交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