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宋公子不用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宋公子不用谢

        往日繁华无比的扬州城变得冷酷肃杀。

        十万大军将扬州城团团围住,城头,杨铁行握着刀把,焦急的来回巡视城墙防卫。

        门主扔下一句,便数日不见踪影,十万大军已至城下,若非没得选,他都想弃械投降了。

        “杨将军,如何?”

        寇仲一身披风铠甲,带着徐子陵,还有一票竹花帮小弟登上城墙。

        被大军围困的这几日,他迅速成长,行走间,已然有股大将风范。

        “靠山王并未攻城,只是来回调动兵力试探。城内防卫不可松懈,但手下将士大多没经血战,时间久了,定会精神懈怠。到时,靠山王挥军攻城,又有魔门四老、四大圣僧相助,我等怕是连半天都撑不住。”杨铁行压低声音。

        此消息必须保密,一旦泄露,军心动荡,甚至可能造成哗变。

        “无妨,对方虽有八位宗师,可我等也不是全无准备!”寇仲回道。

        散人宁道奇加入天门一事并未扩散,仅限数人知晓。

        “希望门主能尽快赶回吧。”杨铁行并不看好局势。

        那可是足足八位宗师!

        联手之下,别说扬州,就算势力最为庞大的突厥也是抵挡不住的。

        “放心,门主神功盖世,学究天人,必定已算好一切。我等尽心守城,关键时刻,门主自会现身,击溃强敌。”寇仲拍了拍杨铁行肩膀。

        带着徐子陵、大票小弟巡视一番,便又返回石龙道场。

        石龙道场的弟子,此刻都被打发入伍,防卫敌人,故而空敞地很。

        见着四周没人。

        徐子陵压低声音:“仲少,贞嫂我已经安排好,今晚,就一起走吧。”

        “陵少,你这是什么意思?!”寇仲变了脸:“门主将扬州托付于我,这是何等信任?岂可临阵脱逃?!”

        “仲少,十万大军围城,守城的又多是隋军老兵。现在是靠山王没攻城,还能勉强靠一股气撑着。真打起来,你真觉得我们能顶住?”徐子陵道。

        “那也得打过再说!”

        寇仲坚毅道:“若是事不可为,也算对得起门主的一番栽培。”

        知恩图报四字他还是懂的。

        “什么栽培?他明显不怀好……”徐子陵正说着。

        啪啪啪!

        左方传来一阵笑声。

        “寇仲,你果真不枉本座一番苦心调教啊。”

        徐子陵急忙闭嘴,转头瞧去。

        凉亭处,不知何时多了四人。

        灰袍老者,和三位千娇百媚、姿态各异的美人。

        左方女子,橘黄色薄衫,超薄的那种,跟没穿似的,赤着脚,足上挂着金色铃铛。按说这露骨打扮,和春风楼的女人相似,该有股浓浓风尘之气,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女子眼神很亮,透着纯真,好似不谙世事的无知少女。偶然一笑,又流露出些许难言妩媚。

        徐子陵不敢多看,急忙撇头。

        中间女子穿着淡蓝色衣衫,妩媚、雍容、大气,一看就是贵女。

        徐子陵瞧着她,她也饶有兴致地打量徐子陵。

        徐子陵面皮发红,再转。

        右边的女子总算正常些,一看便是天真活泼少女!

        “寇仲拜见门主。”

        寇仲抱拳行半拜之礼。

        徐子陵也急忙抱拳弯腰:“徐子陵拜见门主。”

        “不错,本座离开的这段时日,都大有进步。”

        灰袍老者笑着:“给你们介绍一下,几位新同伴,木母婠婠,水母云玉真,金母单美晶。”

        “见过三位漂亮姐姐。”寇仲爽朗笑着。

        徐子陵则保守些:“徐子陵见过三位。”

        “门主!”

        石龙匆匆闯了进来。

        龙傲天返回,并未遮掩行踪,他自是以最快速度知晓消息。

        “何事如此惊慌?”灰袍老者问道。

        “宋阀天刀之子宋师道带人求见门主。”石龙赶忙回道:“他们已经在城内等候三日。”

        四大门阀威震天下。

        在南方诸省,天刀宋缺之威更是家喻户晓,当年岭南一战,宋缺领兵十败隋军。硬生生逼得隋文帝低头,默认宋阀听调不听宣。

        这些年,宋缺虽在磨刀堂潜心修行,可威势并未减弱,反而更甚三分。

        尤其是击败霸刀岳山,夺得天下第一刀之名后,天刀宋缺已然被公认为大宗师之下的至强者,甚至隐隐比肩三大宗师!

        传闻,宁道奇曾路经岭南,自言并无把握接下天刀九问。

        “天刀之子宋师道求见天门门主。”

        道场外,传来浑厚声音。

        “这宋阀也忒霸道了些。”寇仲耐不住道。

        这些日子,他统领扬州城。任谁见了,都得低头恭敬三分。唯独宋阀之人各种瞧他不上,尤其是那女子,张口闭口世民哥哥。

        把那李世民夸上天!

        至于寇仲,在他们眼中,明显只是个走了大运的小混混,根本上不得台面!

        石龙亦是暗暗皱眉。

        他已第一时间禀告,宋阀连这点时间都不愿等,就带人‘逼宫’,的确过分了。

        灰袍老者似不在意,啧啧嘴:“把人带进来吧。”

        “是,门主。”

        石龙领命退下。

        很快,宋师道进入院内。

        他并非独身一人,宋玉致抱着一位白衣女子。女子满身寒霜,隔着老远都能感到浓浓寒意。若非穿着衣服,怕不是会被人错认为冰雕。

        嗯,事实上,即便她穿着衣服……也和冰雕没什么两样了。

        “见过门主。”宋师道抱拳。

        “宋公子这么心急,可是有要事?”

        灰袍老者慢悠悠斟着茶。

        “听闻门主所领义军,被昏君围困,又有魔门四老,四大圣僧等暗藏不轨。我宋阀虽偏居岭南,但也见不得这等以多欺少的龌蹉事,更不忍义军落败,惨遭屠戮。晚辈聚了一万私兵,已入扬州城,准备随时助门主一臂之力。”宋师道回道。

        “哦?宋阀真这么急公好义,不求回报,不计得失的助天门义军?!”灰袍老者慢条斯理地吹着茶叶。

        “门主,家父常教导我等要心怀天下,大义为先。”宋师道笑了笑。

        “既是这般,本座就也不便拒人千里之外。行,你把人手交给寇仲!由他负责布置防卫。”灰袍老者端起茶:“本座还忙着修行,就不多留宋公子了?”

        “……”

        宋师道微微尴尬。

        这都还没开始谈正事呢!他之前话中的‘随时’二字是很灵活的,准备以此为条件商谈一番,结果这龙傲天轻描淡写的直接抹掉,还想收编宋阀人马!

        “宋公子,请吧!”寇仲强忍笑意,果断上前送客。让你装!

        “门主!”

        宋师道厚着脸皮,咬牙抱拳:“其实晚辈此番前来是有一事相求。数日前,我与傅姑娘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可惜她无意间冒犯了门主,如今性命垂危。还望门主宽宏大量,出手救她一命。”

        傅君婥所中寒毒甚是厉害,若非他和宋阀其他几位先天高手,轮流汇入真力相助,早该香消玉殒了。

        饶是如此,这两日也已昏迷不醒。

        灰袍老者盯着宋师道:“你确定你和她,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按说这时该谈救助条件的……宋师道有些闹不明白,想了想,还是回道:“是。”

        灰袍老者喝了口茶,咂咂嘴:“可本座怎么瞧都觉着你是在馋人家身子。”

        噗嗤,婠婠忍不住笑了出来。

        云玉真亦是脸颊微红,单婉晶更是满面红霞瞧向一旁。

        “门主……”宋师道满面尴尬。

        大庭广众之下的,谈论这个真的合适?

        “男子汉大丈夫,宋兄何必这般羞涩!”寇仲笑着拍拍宋师道肩膀。

        换作往日,宋师道定不露痕迹避开,可现在却是顾不得,回道:“我与傅姑娘之间是清白的,还请门主慎言。”

        “真的清白?”

        “晚辈对天发誓!”宋师道竖起三根手指。

        “唉,发誓就不必了,毕竟……”灰袍老者淡淡道:“院子小,万一遭雷劈,容易误伤的。”

        婠婠拼命忍着笑,肩膀一耸一耸,肩带瞧着都要跌落了。

        寇仲直接哈哈大笑起来。

        宋师道正色道:“门主!晚辈是大男人,调侃一番倒也无妨,可傅姑娘还未出阁,清誉不容玷污!”

        “清誉?”

        灰袍老者冷冷一笑:“这傅君婥乃高丽探子,此番入江南,为的就是挑起中原内乱。一路死在她手中汉人不下百数,这等蛇蝎女魔头,何来清誉一说?”

        “……”

        宋师道呐呐无言。

        宋阀众人在天刀宋缺的教导下,最重胡汉血统。这情况,他实在不知如何辩解。

        “你让本座宽宏大量,救她一命,可那些死在她手中的汉人,又有谁能救?”灰袍老者喝问。

        天刀宋缺的天刀九问有逆斩大宗师之威,倒也算个人物。可惜,太过沉溺自身修为,对子女疏于管教,以致宋阀后继无人。

        宋师道羞愧地垂下头。

        足足过了一盏茶时间,他才重新抬头道:“门主,逝者已矣。这些人的家属,晚辈会尽力照料。请您给傅姑娘一个机会。晚辈保证事后,一定劝服傅姑娘重新做人。此外,我宋阀一万人马也可交由寇仲兄弟统领。”

        “哥!”

        宋玉致变色。

        宋阀家大业大,但一下送出去万人,返回岭南,宋师道怕是交不了差。家中还有叔伯元老,不可能坐视宋师道这等败家手笔!

        “唔!扬州有四万官兵,加上你这一万。五万对十万,又是守城,本座这扬州看来是丢不了了。”灰袍老者笑着。

        “门主所言极是,此番昏君大军定是无功而返。”

        宋师道面露喜色的捧着。

        瞧这意思,天门门主应该是应下了。

        只是转而便听灰袍老者道:“宋公子,本座多嘴问上一句,若是本座不救傅君婥。这一万人马,是不是就该与城外大军,内外勾结,破了本座的扬州城?”

        “门主何出此言?宋某岂是这等小人!”

        宋师道大义凛然的回着。

        有些事心知肚明即可。摆上台说透,可就撕破脸了。

        “难道不是?”

        灰袍老者淡淡道:“若非你宋阀将本座消息轰传天下,魔门和佛门那些家伙岂会这么快跳出来?若非他们混杂其中,杨林这十万大军,本座翻手可灭。”

        “你为了逼本座出手救傅君婥,以扬州为棋盘,以朝廷、魔门、道门、李阀等人为棋子。若是天刀知道自家麟儿为了一女人,能使出这般手段,想来也得感叹一句:后继有人!”

        “门主,我宋阀当真一片好意!”宋师道咬紧口风。

        此事,绝不能落人口实。

        不然,就算天门门主救了傅君婥,到时他老爹宋缺也一定会一刀砍了这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

        “嗯!好意?好!本座承认你宋阀的确是好意!可惜……本座不需要。”

        灰袍老者端起茶杯:“送客。”

        “宋公子,请吧!”寇仲沉着脸道。

        他本来只是不喜宋玉致的高傲,目中无人;万万没想到宋师道这伪君子竟敢暗中谋算扬州。

        而且还是为了个高丽女人!

        当真是……那啥啥啥来着……大爷的,书到用时方恨少!

        总之,我呸,我呸,我呸呸呸!

        “门主!”宋师道大叫。

        可惜灰袍老者并不理会。

        宋师道一咬牙:“门主,扬州城内势力混杂,门主虽神功盖世,但寇兄弟等人怕是独力难支!”

        “你威胁本座?”灰衣老者瞧向他。

        “不敢!”

        宋师道仰头:“师道只是阐述一个合则两利的事实。若门主与我宋阀联手,江淮之地旦夕可平,届时,即便北地群雄联手,我等也可据江而守!重现汉末三分天下之局!”

        “联手?三分?!”

        灰袍老者负手而立:“你宋阀有何资格与本座联手?”

        “门主……”宋师道正欲再言。

        幽蓝光芒闪动。

        咔咔咔,傅君婥气息全无,彻底变成冰雕。

        “哥!”宋玉致惊叫。

        冰雕被这声音一震,瞬间碎成万千冰屑。

        “门主!”

        宋师道瞪大眼,双拳紧握,指尖深深刺入掌心。

        灰袍老者淡淡道:“本座只是顺手帮你断了祸根,用不着这般大声道谢的。”

        “今日之事,宋某记住了,他日山水有相逢!走!”

        宋师道带着宋玉致转身欲离。

        可惜,没走十步,便足下生冰,再也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