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龙傲天服了

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龙傲天服了

        江都,老虎冲。

        老虎冲是个地名,位于深山,因着经常有猛虎出没而闻名。往年,根本没人敢靠近,哪怕最老练的猎人也是远远就绕开了。

        近些年,老虎冲附近渐渐有了人烟。

        逃难的、躲官差的、一群苦命人抱团聚成村子,以打猎为生。日子过的极为清苦,但能安稳的活下来,他们便已是心满意足。

        距离老虎冲十里有个山洞,弯弯曲曲直通地底。

        深入百丈后,空间豁然开朗,足有上千平的宽阔大厅。

        厅内摆着四个大缸,燃烧着手臂粗灯芯。海中神兽特产鲲油,持久,无异味。

        诺大的大厅只有七人。

        坐于上首,或者说,唯一坐的赫然便是魔门第一人阴后祝玉妍,其余六人分两列站于下方。乍一看,有些简陋版金銮殿的气势。

        阴癸派因得了天魔策精华篇,从东汉开始势力就不俗,一直遭正道、朝廷打压。大多数时间不得不藏身地底,被正道中人戏称为阴沟老鼠。

        这形容自然是过了些,以阴癸派的实力,至少也该是‘阴沟猛虎’。

        阴癸派极重尊卑之分,派内以“天、地、人”分三个级别,所传武功亦截然不同,天白、地黑、人黄,是为白、黑、黄三色。

        只有获授白色的弟子始有机会进窥天魔秘技,在阴癸派内除祝玉妍的亲传弟子婠婠,就只有边不负、闻采亭等元老级高手才获此殊荣。

        人数按规矩不可超过九个人,九正天数之极。

        像艳尼恶僧等在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只是“地系”的级别。无法知道总坛所在,想进总坛,得由天级人物举荐,获得掌门祝玉妍许可,方可被蒙眼带入。

        “派主,近来独孤阀和宇文阀瞒着昏君大肆调动人手,穷搜库房,购买兵甲;派内众人趁此机会,已与朝廷彻底割离,带着资源藏匿各方。”闻采亭禀告。

        闻采亭乃祝玉妍师妹,宗师级人物。修炼的是姹女大法,能通过阴阳交合提升功力,亦可在阴阳交合之时,伤人于无形。

        “做得不错。”

        祝玉妍赞赏道。

        这般一来,阴癸派便进可攻退可守了。

        “师尊,扬州那边,靠山王已至城下,不过还没开始攻城。天门门主龙傲天也未现身,我们是否赶过去瞧瞧热闹,顺带帮上一把?”婠婠上前,脚腕上叮叮当当一阵脆响。

        她乃阴癸派最得意的天才,有望成就天魔大法十八重。

        这等不世大战,对武者的吸引力是非常大的。

        而且能见证破碎级武者出手,对她以后的道路也非常有帮助。

        她作为阴癸派至强天才,虽还未修成天魔十八重,但自身有一丝傲气,达到十八重只能说不负众望,在预期内!

        祝玉妍瞧了婠婠一眼,自是明白徒儿心意。

        年轻人有大志是好的,她也不会过多干扰,沉吟片刻:“那便一起去瞧瞧吧。”

        “婠儿,战场刀剑无眼,可要小心些。若是遇到危险,就往师叔这靠,师叔定拼死护你周全。”魔隐边不负色眯眯地盯着婠婠。

        修炼天魔大法,婠婠身具奇特魅力,平静时如纯真少女,但一颦一笑又透着无法言喻的妩媚。清纯、妩媚反差气质的完美结合,对男人的吸引力当真无穷。

        再加上实力强大,能杀人于无形,无比危险。

        正如带刺玫瑰!

        男人总是忍不住贴近这种危险诱惑,明知前方是刀山火海,万劫深渊,还是忍不住一步步走下去。

        “师叔说真的?”婠婠美眸连眨。

        “自然是真的!”魔隐边不负感觉骨头都要酥了,恨不得把她当场摁倒,撕开薄衫,蹂躏一番……不,十番!

        “那婠婠就多谢师叔了。”婠婠轻笑着。

        同为阴癸派掌上明珠,单美仙出淤泥而不染,遇到边不负这种淫贼,只会像莲花一样厌恶远之,但再怎么远,又能远到哪去?实力不够,最后还是被边不负得手。

        婠婠实力足够,虽弱于边不负一线,却早早心智成熟,不说将边不负玩弄于股掌之间,至少对方是占不到便宜的,甚至偶尔还得吃些小亏。

        “走了,婠儿。”

        祝玉妍清冷说着,率先离开洞窟。

        魔隐边不负急忙跟在后方,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祝玉妍扭动的腰肢,恨不得把眼珠挖出来,贴上去!

        说实话,在阴癸派中,他最想得到的女人,并非婠婠。

        婠婠才十八岁,虽然青春,可比起祝玉妍这等熟透的桃子,还是差了些。

        自入阴癸派,他就盯上了祝玉妍,一直努力修行,希望自己能配得上。可惜祝玉妍当年是不下婠婠的天才,岂能看得上修为、资质都不算出挑的边不负?

        若非边不负晋级宗师,有点用处,早被祝玉妍废了。

        “师姐!”边不负捏着双手,呼吸渐渐粗重。祝玉妍性格刚烈,又会玉石俱焚,大宗师一个不慎都可能身死。不然他是真想下药搞一回。

        “谁!”

        走到一半时,祝玉妍警惕的盯着前方。

        正常情况,通道两旁是燃着长明油灯。此刻前方一片黑暗,显然是出了岔子。

        有人埋伏!

        “嚯嚯嚯!”

        张狂至极的笑声震得整个洞窟微微颤抖。

        “装神弄鬼!”

        祝玉妍激发天魔力场,一掌击出,力场加速弯曲掌力,从四面八方轰向洞顶。

        砰砰砰砰!

        四道掌力尽皆命中。

        洞顶却连半块泥土都没落下,显然掌控力惊人。

        “师姐这散花手果真超凡脱俗。”边不负忙不迭拍起马屁。

        祝玉妍神色凝重:“他没死。”

        话音刚落,前方忽然腾起雾气。

        漆黑雾气一点点朝洞内扩散。

        祝玉妍运转天魔力场,感知前方信息,然而力场前端好似泥牛入海,无声无息消失了。

        她又使出天魔音,声音入雾,竟是和力场一样,被黑暗雾气无情吞噬。

        叮叮叮!

        婠婠也发出铃声相助,依旧没半点用处。

        “没死也必定重伤,待我前去拿下此人。”边不负大笑上前。

        看似嚣张,实则早已暗运极乐大法,手中一翻,握住飞镖。

        嗖嗖嗖!

        三支飞镖成品字形射了过去。

        边不负足尖一点,飞速后退。

        作为道上有名的采花贼,他能逍遥至今,凭得就是这份过人谨慎!

        “哎呦喂,射了本座,还想这般轻松溜走么?”

        黑暗中忽然腾起幽蓝光芒。

        边不负射出去的飞镖,以更快的速度倒射而回。

        “小心!”

        祝玉妍全力运转天魔力场,紫色真力自四面八方凝结,阻拦幽蓝飞镖。

        只是平日连箭雨都能防住的天魔力场,此刻就和不存在一样,根本拦不下半息。

        “蛇鹤八打!”

        边不负一边后退躲闪,一边瞬间拍出八道掌力。

        蛇鹤八打乃他的成名绝技,既有蛇的阴柔,又有鹤的尖锐。

        可惜,再尖锐的掌力也阻不住片刻。

        噗噗噗!

        边不负尽力扭转身躯,躲过两枚飞镖,第三枚却是没能躲过,肩膀被划了道大口子。

        “阁下到底是谁?”祝玉妍沉声问道。

        阴癸派精锐尽在此处,除她之外,还有四位宗师,两位先天巅峰,面对大宗师也是不惧的。

        对方真力似乎能无视天魔力场,这等人物,万万留不得!

        “你们刚刚不还在谈论本座么?”

        黑暗中传出戏谑之音。

        “天门门主?!”祝玉妍失声。

        龙傲天按说该在扬州备战,怎会出现在此处?

        “唉,本座好心好意上门拜访,谁知阴后一言不合就下杀手!这脾气真的有点小爆。若非本座有些能耐,今日怕不是得交待在此。”黑雾翻滚不休。

        “我阴癸派总坛多年来从未有人拜访,玉妍一时情急,确实有所疏忽。”

        祝玉妍轻描淡写的带过,接着问道:“不知门主到访,所谓何事?”

        龙傲天神功盖世,阴癸派被堵在通道,确实有些尴尬。

        不过她并不慌,挖洞魔门是专业的!总坛自然不会只有一条出路。事实上,除了其他八人所知的两条路外,还有一条只有派主才知晓。

        共有三条出路!

        即便打不过,付出些代价,想来还是能逃脱的。

        “前些日子本座出海散心,与东溟夫人一晤,相谈甚欢。并支持其女单婉晶入我天门,担任金母一职。夫人这般上道,本座也不能不有所表示。”

        黑暗中传出幽幽之音:“便答应她,取下边不负人头把玩两天。派主一向大气,想来不会让本座失望而返吧?”

        边不负面色大变,若非隐隐感觉被气势锁定,怕不是立刻转身溜之大吉。

        “门主,边不负乃我阴癸派传功长老!这般要求似是不大合适。”祝玉妍婉拒。

        大宗师俯瀚人间,超脱世俗王朝,整个大隋明面上也才宁道奇一位。

        因此,宗师便是世间巅峰战力,足以开宗做祖,称雄一方。

        别看阴癸派有五位宗师,但那是多年积累而来,也是阴癸派成为魔道魁首的底蕴所在。

        “阴后这是打算让本座失信于人?”

        黑雾中传出淡淡声音。

        祝玉妍沉吟片刻,回道:“东溟夫人虽加入东溟派,但再怎么说也是玉妍之女,算我阴葵派中人。她与长老边不负有些误会,也属派内之事,就不劳门主费心了。到时,玉妍会和她商议,给她一个满意答复的。”

        “女儿?真是你亲女儿?”

        “这世上竟有这么狠心的母亲,眼睁睁看着自家女儿被坏人欺辱,不想报仇,反而一味息事宁人,甚至还打算继续把人往火坑里推?”

        苍老而戏谑的声音在通道回荡。

        “你!”

        祝玉妍暗自握拳,青筋微微凸起。

        若非龙傲天疑似破碎,她远非敌手。换作其他人,哪怕大宗师当面,她也会爆起,让对方知道女人不能惹!

        婠婠上前清声道:“门主,当年一事师尊也很心疼,只不过为了我阴癸派大局,这才不得不暂作忍耐?”

        “小女娃,你这是打算和本座讲道理?”苍老声音怪笑起来。

        讲道理,嘿嘿,纵横诸天万界,他龙傲天还真没怕过谁!

        “这些道理前辈怎会不知,又怎会不懂,小女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婠婠回道。

        “好,好一个有感而发,好一张伶牙利嘴,就是不知你被边不负侮辱后,还能不能这般心平气和的顾全大局。”苍老声音大笑着道。

        婠婠张嘴,正欲回话。

        以她的手段,又有师尊庇佑,边不负再怎么鸡冻,也只能眼巴巴看着。

        苍老声音继续道:“本座劝你开口前,考虑清楚。不然日后在他人床上醒来,别责怪本座没提醒你。”

        婠婠果断闭上嘴。

        她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出龙傲天明为提醒,暗则威胁。

        “门主见多识广,智深如海!玉妍自叹不如。”祝玉妍开口了。

        “师姐……”边不负急了。

        祝玉妍冷冷瞪了他一眼。

        “哟,派主这是打算服软?果真不愧是魔道第一人,能屈能伸啊!”老者欢喜笑道。

        “若门主能解答玉妍几个问题,服软也不是不行。”祝玉妍回道。

        “有意思!真有意思!”

        “听这话,阴后是打算和本座讲道理了?行,你问!”

        黑雾剧烈翻滚。

        “门主是因为想替玉仙抱不平,所以才欲诛杀边不负?”

        “是!”

        “那当年之事,想来门主也是知晓?”

        “知。”

        “门主之所以这般理直气壮,无非是觉着玉妍做错了?对么。”

        “对。”

        “那门主觉着,玉妍应该怎么做。”

        黑雾过来好一会,才传出谨慎回答:“诛杀边不负。”

        “杀了之后呢?门主可想过该如何收场?美仙已被边不负玷污。难不成还能嫁给别人?就算嫁了,夫家知晓此事,心里能舒服?美仙能有好日子过?即便对方见我阴癸派势大,一时认了,忍了!又能忍多久,玉妍自认无法护她一辈子的!”

        祝玉妍一条条问道。

        当年之事,单美仙不理解,霸道岳山也不理解,都只以为她偏袒边不负,为了大业,不顾儿女死活。

        但事实果真如此?

        若真不在意单美仙这女儿,与慈航静斋梵清慧的决斗,她又怎么会输?!

        她祝玉妍当年可是能和邪王比肩之人,号称阴癸派不世天才,有望天魔大法第十八重。

        也就剑心通明的碧秀心勉强算对手,那梵清慧按说根本不放眼里!

        决战前夕,单美仙挺着大肚子从阴癸派出逃,彻底乱了她的心境!

        这才被慈航静斋捡了大便宜!

        “所以你打算把她嫁给边不负?”

        黑暗中,过了许久才传出声音。

        “女人终究是要嫁人的,边不负是风流成性,是好色贪花,但男人……除非没能力,不然就没有不偷腥的,再怎么山盟海誓,再怎么花前月下,再怎么海枯石烂……通通没用!”

        祝玉妍尖叫起来,过了好一会,才冷静道:“有本事的男人,谁不是三妻四妾,谁身边不是一堆莺莺燕燕?”

        “边不负乃宗师,入朝足以比肩公侯。”

        “美仙嫁给他,做个正室,有我看着,她也受不了欺负?有什么不好?!”

        祝玉妍激昂地反问着。

        边不负闻言,不自主挺了挺胸膛。

        本来他采了单美仙,一直有些气虚,但现在被祝玉妍这么一说。

        嗯……

        他忽然发现,自个还真蛮不错的!

        是单美仙自个眼瞎,分不清好歹!

        “……”

        “…………”

        “……………………”

        黑色雾气不再翻滚,彻底平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苍老的声音才悠悠响起:“阴后真不愧是魔道第一人,这份辩才,怕是分裂草原的邪王也是比不得!”

        “门主谬赞。”祝玉妍并未露喜色。

        若有选择,她并不想用女儿的过往换取舌战胜利。

        “阴后这些问题,本座得承认,能力有限,给不了答案。愿赌服输,边不负的人头本座就不要了。”

        “多谢门主。”祝玉妍松了口气。

        魔门,很少会有人信守承诺,尤其是双方力量不对等的时候。天门门主又传闻精神分裂,是个疯子……

        “阴后方才四掌神威赫赫,本座现已身受重伤,不得不就地闭关调息,受不得半点干扰。”

        黑雾翻滚起来。

        “门主想在此闭关,我等先行返回,静心等候便是。”阴后使了个眼色。

        众人会意,一步步警惕后退。

        边不负大大松了口气。

        传闻没错,这龙傲天的确是个疯子,又疯又傻!堵路除了膈应一下阴癸派外,又能有什么用?我魔门先辈岂会不知狡兔三窟之理。

        待得出去,弄些炸药!

        轰!

        任你神功盖世,也得葬身山腹。

        呼噜噜,黑雾中传出一阵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