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阴癸派服了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阴癸派服了

        通道。

        边不负悄悄凑至祝玉妍身旁,传音道:“师姐今日恩情,师弟铭记于心。日后但有吩咐,哪怕上刀山下火海,师弟也绝无二话。”

        祝玉妍冷哼一声,并没给好脸色。若非边不负,她也不至于和单美仙闹到这步。

        边不负习以为常,继续传音:“方才师姐说的很对,女人终究是要嫁人的……”

        这般说着,他小心翼翼观察起祝玉妍脸色。

        祝玉妍冷着脸继续走。

        边不负胆子又大了些:“美仙年纪小,一时可能还不明白,但师姐……”

        “你是在嫌我年纪大?!”

        祝玉妍冷冷道。

        “不不不,师弟绝无此意!师姐在师弟心中,永远是美丽动人,不可方物。再多岁月也无法磨灭师姐的绝世容颜。”

        边不负赞着,悄悄传音:“石之轩那是被碧秀心那婊子迷傻了,不懂珍惜师姐的好,但师弟懂的……”

        “有本事,就去杀了他。不然别在我面前提这名字!”

        祝玉妍甩下一句,加快脚步。

        边不负一拳砸向通道壁:“该死!”

        若问他生平最恨的人是谁?

        毫无疑问便是邪王石之轩。若非石之轩横空出世,他是有机会嫩祝玉妍的。祝玉妍就算再怎么瞧他不上,只要是女人,就会有需要,更何况是上了年纪的女人。

        他刻苦修行,接任阴癸派传功长老一职。

        传功长老,传的是什么功?阴癸派阴癸二字指的就是……xx……派内其他漂亮女人,除了婠婠和祝玉妍,哪个没上他的床,哪个没得他传道受液!

        “师尊!暗道被堵死了!”

        婠婠禀告着。

        阴癸派众人具皆面色难堪地盯着碎石暗道。

        暗道非紧急关头不用,平日自然也没人关心,谁知竟出了这等事!

        “先清理一番,探查清楚。”祝玉妍吩咐着。

        心中升起一丝不妙预感。

        前路被堵,暗道不通,真是巧合?

        这般想着,她不露痕迹的走到第二条暗道处,真力外放探查……果然,路也被碎石堵住。

        阴葵派众人武艺不凡,很快清理出一段十米碎石小道。

        然后前方便被一块巨石堵得死死的。

        按说,以众人武艺,击碎巨石不成问题,但真力碎石,很难控制力道,一不小心就可能引发崩塌,将人活埋。

        更何况,到了这刻,众人也已反应过来,明白暗道是被天门门主下黑手了。

        再继续耗费真力挖掘,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反而可能真力大损。到时,连一搏之力都没了,只能任凭龙傲天宰割。

        “师尊,现在该如何是好?”婠婠一向急智,可此时也是没了主意。

        “无妨,洞内有水有粮,即便被困一年半载,我等也是无忧。那龙傲天若还敢欺人太甚,本座必让他知晓玉石俱焚之威。”

        祝玉妍神态自若。

        洞内除了议事大厅,各个密室存储的兵器、粮食,财宝,足以拉起一支数千人大军。

        众人闻言,稍稍松了口气。

        祝玉妍的玉石俱焚,在这狭小地方是有能力拼死大宗师的。那龙傲天哪怕已达破碎,到时也决计讨不了好。

        更何况龙傲天堵路是因为没杀掉边不负,丢了面子。

        过个十天半个月,这口气消了,也就差不多了。

        毕竟,堵路……也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

        呼噜噜,呼噜噜。

        通道忽地传来鼾声。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以致整个洞窟颤动不断,穴顶上方甚至有碎石落下。

        “师尊!”婠婠花容失色。

        看这趋势,要不了多久,洞窟就会崩塌。

        “派主!”闻采亭,旦梅等人也是变色惊叫。

        足足震了三十息,鼾声才渐渐减缓,洞窟恢复如常。

        然而众人面上依旧透着掩饰不住的惊恐。

        “派主!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尽快离开。”云长老道。

        “再去会一会龙傲天。”

        根本不用提醒,祝玉妍便有决断。

        ……

        很快,阴癸派一行,在祝玉妍的带领回到黑雾附近。

        呼噜噜,呼噜噜。

        黑雾中响着鼾声。

        “方才洞窟晃动不止,若是崩塌,怕是得一起葬身山腹。门主心可真宽,这都能安睡如常。玉妍佩服!”祝玉妍不软不硬地刺了句。

        “唔……洞窟晃动?!什么时候晃的?本座怎么不知道?难不成阴后想用炸药轰塌洞窟,活埋了本座?哎呀呀,这心可真够黑的,本座都宽宏大量放你们一马了,你们竟然还这般龌蹉,下作,不要脸!”

        黑雾剧烈翻滚。

        祝玉妍深吸着气,压下怒火:“门主用不着装糊涂。这山塌了,你也跑不了!”

        “哟哟哟,这是生气啦?”

        “你们这帮魔门小崽子,明明是你们先袭击本座,还各种谋害。结果,现在竟摆出一副受害人的模样,这脸皮呀……唔,不见得是脸皮的问题,也可能是粉擦的太厚。这人上了年纪,不服老,就擦一层又一层的浓粉遮盖老脸扮嫩。可惜啊,再怎么……”

        轰隆隆。

        祝玉妍一掌拍在洞穴左壁。

        碎石四溅,洞窟微颤。

        “派主!冷静啊!”云长老尖叫起来。

        “师尊!”婠婠也是色变。

        “我阴癸派虽比不得门主神功盖世,可也不是任人欺辱之辈。”祝玉妍寒声道。

        “有意思,有意思!阴后这是在威胁本座?”戏谑声音回响。

        “门主,师尊并无此意。”

        婠婠展颜一笑:“只不过洞窟狭小,在此置气,动静闹大,容易造成山石崩塌。师尊这是想提醒门主,最好换个安全点、宽敞点的地方调息养伤。”

        “塌就塌咯,本座没带被子,正担心着凉,塌了,盖层山石被也挺好的。”黑雾翻滚。

        婠婠笑容一滞。

        她还真没见过这等混不吝的人物。既惹不起,又躲不了!

        “今日我阴癸派的确多有得罪,门主心气不畅,有条件尽可以提。我等商议一番,定会给门主一个满意交待。”云长老打起圆场。

        传闻龙傲天乃邪帝化名,想来对魔门并无太大偏见。只要找回面子,这事也就该了结了。

        “唉……本座失信于人,又身受重伤,脑子浑浑噩噩,一想事就头疼啊。”

        “姓龙的,你用不着挑拨离间!我就不信,你真不怕死!”

        边不负怒声喊道。

        龙傲天的话虽隐晦,可众人不是傻子,岂能听不出来。

        “门主!我阴癸派虽然势弱,但决计不可能做这等自损臂膀之事,门主还是换个条件吧!”

        云长老尖声叫道,暗中传音:“师姐,龙傲天势大,今日不给他个交待,是走不了了。还请师姐以大局为重!”

        “派主,与其这般被其软刀子割肉,不如趁现在拼个鱼死网破!”

        闻采亭也高叫着,悄悄传音:“师姐,边不负当年就对不起您,现在您已经仁至义尽了,没必要再继续护着他。”

        “鱼死网破!玉石俱焚!”

        旦梅亦是喊道,低声传音:“师姐,边不负一死,对美仙也算有个交代。到时,美仙定会回心转意,带着婉晶返回阴癸派。”

        她深知祝玉妍外刚内柔。

        光威胁是没用的,自修行‘玉石俱焚’,祝玉妍脾气愈发暴躁,每天就想着和邪王石之轩同归于尽!

        “师尊,跟他拼了!”

        婠婠凑上前,轻声传音:“师尊,为防边不负狗急跳墙,徒儿会从后偷袭,用天魔力场拖住他。”

        唉。

        祝玉妍面色一阵变幻,走上前,挡住边不负前路,叹息一声:“门主,你这要求恕玉妍无法答应。”

        话音刚落,天魔力场猛得罩向边不负。

        “极乐大法!”

        边不负周身爆发雷鸣,一掌轰向通道左方:“师姐,莫要逼我,不然大家同归于尽!”

        他非傻子,魔门中人一贯背信弃义,岂会不做堤防?

        “方才师叔不还说要保护婠婠,现在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婠婠娇笑着晃动铃铛,催动天魔音。

        天魔音的能迷幻精神,使人气血散乱。

        “婠婠,天魔音师叔也会,你再……”

        边不负正说着。

        云长老忽然一剑刺出。

        旦梅也抓住缝隙出手,道道银芒急射而出。

        闻采亭挥动飘带,捆向边不负的右臂。

        霞长老也挥动衣袍,裹向边不负右臂。

        “蛇鹤八打!”

        边不负不愧是老牌宗师,面对这等绝境,竟硬生生连出八掌,阻住众人攻击,脱身蹿向洞顶。

        咻!

        银针破空而至,射中他命门穴,天魔气爆发,瞬间封住附近经络。

        边不负拼命催动真力,却是怎么也冲不开天魔气的封锁,苦涩笑道:“师姐,好算计!”

        若非将极乐大法研究透了,祝玉妍根本不可能把握住时机。

        祝玉妍冷冷一掌拍下,封住边不负全身真力。

        边不负再也说不了话,只能瞪大眼,不甘地盯着祝玉妍。

        “门主,边不负已经拿下。先前冒犯门主之事,还望海涵。”祝玉妍倒也果决,一把将边不负扔入黑雾。

        边不负摇晃着头,凄惨低吼。

        “别叫了,本座言而有信,以诚待人。说了不要你脑袋,就肯定会给你留全尸的!”

        黑雾中腾起幽蓝光芒。

        “呜呜呜!”

        边不负疯狂呜咽,可惜没用,只能眼睁睁看着蓝色冰霜一点点从脚底凝结,很快,整个人变成冰雕,再也动弹不得。

        边不负死了!

        黑雾却并未如约散去。

        祝玉妍眉头一皱,正欲质问。

        云长老急忙抢先问道:“门主,边不负身死,您对美仙的承诺已经完成,心气想来也该顺了。您这还挡着道,不大合适吧?”

        祝玉妍乃阴癸派之主,她若和龙傲天谈崩,那可就再无回转余地。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门主一贯言出必践,想来不会欺凌我等弱女子才是。”婠婠挤兑道。

        “你这话说得不错!本座真心喜欢。”

        黑雾翻滚着,但就是不散。

        “那门主这是?”婠婠有些看不懂了。

        龙傲天,看似疯癫,但众人也清楚,这只是表象。实际上,应该是那种游戏人间的前辈高人。这种人,按说看淡世间一切,最重面皮规则。

        岂会贸贸然自甩面皮?

        “方才,婠婠姑娘说,要去扬州助本座一臂之力。这话本座听了,心里很暖啊!游走人间千年,很久没见这么热情主动的小姑娘了。既然,你这般主动,本座也不能无动于衷,天门木母一位尚且空缺,你便入我门下,做个木母吧。”黑雾中传出欢喜之声。

        显然,龙傲天心情是非常不错的。

        “这……”婠婠傻眼。

        “怎么?你不愿意?莫非本座理解错了?!你之前那话的意思是,要助本座敌人一臂之力?”黑雾剧烈翻滚起来,幽蓝光芒大盛扩散。

        阴风吹过,边不负瞬间变成万千冰屑飘零。

        阴癸派众人至少也是先天,真力勃发,很轻易便挡住冰屑。

        但洞内温度似乎瞬间降了十度,只感觉凉气止不住从脚底往上蹿。

        “门主!婠婠乃是我阴癸派的希望,更是下任阴癸派派主!若是门主强逼,今日,也只能请门主品尝一番玉石俱焚之威!”祝玉妍冷然拒绝。

        其他人或许还有商量,可婠婠是绝对不行!

        云长老等人张了张嘴,最后并未说话。

        她们自是知道,婠婠乃祝玉妍的逆鳞,不容碰触。

        “玉石俱焚?好名字好气魄,你这是想和本座同归于尽,鱼死网破?”苍老声音戏谑的反问道。

        “门主非要如此,玉妍也只能奉陪。”

        这般说着,祝玉妍傲然挺胸:“门主神功盖世,传闻已达破碎之境。在其它地方,或许玉妍使出玉石俱焚也奈何不得门主,可在此处,亿万山石压下,仙佛难逃!门主还是思量清楚的好!”

        哈哈哈!

        黑雾中传出狂笑。

        “仙佛难逃?!井底之蛙,洞中之鼠也敢妄谈仙佛!”

        噌!

        青色刀芒亮起,劲风呼啸,黑雾翻滚。

        “小心!”祝玉妍面色骤变,全力催动天魔力场。

        婠婠等人也一起运动抵挡。

        刀芒并未前落,而是仰天一斩。

        无尽青芒爆发,刺目至极。

        众人不得不闭目暂避,头顶灰尘簌簌落下。持续了足足半刻钟,即便运起护体真力,依旧落了个灰头土脸,身体更是过半被埋在尘土之中。

        尘埃落定,无人出声抱怨。

        哪怕平日最爱清洁的婠婠也是闭嘴,目瞪口呆地盯着上方。

        阴癸派总坛位于地底百丈。

        她们一行被堵在半道,也就说,距离出口,或者说山面至少有五十丈。

        五十丈山石,何止亿万斤重,竟是被一刀切成两半,多了条宽达半尺的裂缝!

        阳光虽然照不进来,但抬头,却是可轻易看到天空。

        这是何等恐怖?

        他们也算站在世俗巅峰,一拳一脚有沛莫难挡之力。

        手握刀剑,释放真力,足以斩裂万斤巨石。普通百姓看到,也得赞一句神仙中人。可亿万斤山石落顶,光想想就令人绝望。

        此刻,却是被人,不,被神一刀两端。

        破碎强者,恐怖如斯!

        “阴后的提议本座接受,唔唔唔……思量再三,还是觉着婠婠入我天门才是最好选择。”黑雾不似之前那般恐怖翻滚,甚至在缓缓变淡消散,传出的声音也十分平淡。

        可这声音落入众人耳中,无异惊雷,身体不自主发颤。

        “婠婠不能……”祝玉妍声音嘶哑,无力地做着最后挣扎。

        “师尊。”

        婠婠主动开口,抹着面上的灰,但越抹越黑,变成大黑脸:“就让婠婠进天门吧。在阴癸派,婠婠再怎么努力,也最多抵挡祖师之境。可进了天门,门主这般看重婠婠,有朝一日,说不得能一窥天魔大法第十九重的奥秘。到时,九泉之下,也能昂着头见祖师了。”

        “婠婠……”祝玉妍咬牙,欲催动真力,最后还是放弃,无力叹道:“照护好自己!”

        “嗯!”

        婠婠重重点头,转而妩媚一笑:“门主!”

        “跟上。”

        黑色雾气散去,洞壁两旁烛火自燃,显露出灰袍老者的挺拔身形。

        一灰,一黑,两人很快离去。

        “派主勿忧……或许……或许婠婠真如她所言,入了天门也算好事。”旦梅宽慰着。

        婠婠天资聪慧,资质容貌不下当年的祝玉妍。这些年,祝玉妍是把婠婠当成精神寄托的,全部希望都放婠婠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