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论道伏散人

第一百一十一章 论道伏散人

        轰!

        小院木门碎成万千冰屑,灰袍老者一步踏出。

        “恭贺门主神功大进!一统天下,指日可待!”

        杨铁行人还倒着,来不及从地上爬起,便顺势趴到狂赞。

        石龙也是抱拳:“恭贺门主神功大进。”

        “略有所得。”

        灰袍老者点点头:“杨将军面带急色,可有大事?”

        “禀门主,昏君命靠山王杨林率十万大军来袭,不日兵临城下,属下一时心急,这才无意间冲撞了神将大人。”杨铁行解释道。

        恩,石龙前些日子被‘开导’一番后,已经接任天门日天神将一职。

        “此外,佛门,魔门,宇文阀,李阀等人也已派人进入扬州,潜伏暗中。”

        作为地头蛇,石龙的路子更广:“宗师不下双手之数,散人宁道奇疑似现身江都,估计也是冲我天门而来。”

        “一群土鸡瓦狗!尔等且放宽心。”

        灰袍老者挥挥手,打发二人。

        杨铁行果断离开。

        门主出关他就放心了,十万大军也不够门主一只手杀的。

        石龙沉吟着稍稍落后一步。

        旁的人无所谓,可散人宁道奇乃三大宗师之一,散手八扑威震天下,而且此人近年来越发不要面皮,竟是和佛门之人混一起。

        到时,说不得会无耻围殴。

        门主虽强悍,但面对十万大军,外加数十宗师围殴,怕是讨不了好。

        他有心劝告一二,犹豫片刻,还是没开口。

        灰袍老者返回小院。

        徐子陵一动不动的靠着凉亭柱子,呼吸十分微弱,看着好像睡着了。

        寇仲则兴奋在院子里翻跟头,空心翻,一连翻了九个。

        “门主。”

        见得灰袍老者入内,他这才停下,但身体还不住的扭动,蛇一般的扭动。

        “有客人要来,你小子消停些。”

        灰袍老者煮了一壶茶,倒好两茶杯:“散人不远千里到访,不若坐下喝上一杯?”

        “果真瞒不过门主。”

        道人大笑飘落,无形无迹,好似凭虚御风而至。

        鹤发童颜,双眼略带天真,鹅冠博带,锦袍裹身,胸前随风飘摆的五缕长须。

        乍一看,怎么都不像天下至强武者,只会把他当一位博学老夫子。

        “难道不该说果真瞒不过邪帝么?”灰袍老者一笑。

        “门主说笑了。”

        宁道奇平静道:“老道虽修为浅薄,但这双眼睛没花。门主体内气息蓬勃,明显是青年人才有,又岂会是那百年前的邪帝?”

        青年人?

        寇仲惊讶地撇过头。

        徐子陵亦睁开眼,不露痕迹地瞧向灰袍老者。

        “本以为宁老道是天下第一大宗师,定然见多识广,谁曾想还是这般浅薄。”

        灰袍老者摇摇头:“本座乃行走人间的真神,圣心诀奥妙无穷,甲子轮回,等若换体重生,不老不灭,气息自是朝气蓬勃。”

        “……”

        宁道奇无言,停顿许久,才道:“门主都已经承认自己修的是圣心诀,又何必再假冒邪帝的名头。”

        “雅荷,口误了。”

        灰袍老者楞了一下:“刚刚那句话就当本座没说过。”

        “……”宁道奇。

        寇仲、徐子陵亦是无言以对。

        “算了算了算!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行,你也勉强算摸到长生门槛,或有一日,能跟本座一样长生不死。”

        灰袍老者拍拍手:“那个……本座摊牌了,本座的确不是邪帝,而是天魔苍璩。”

        “天魔苍璩?”

        寇仲、徐子陵一脸懵逼的对望。

        江湖上的人物,这些天与石龙交流,他们还是知道一二。什么三大宗师,魔门八大高手,佛门四圣僧。甚至百年前的邪帝向雨田,天师孙恩,大侠燕飞也能说上一二。

        但从未听说天魔苍璩这号人物?!

        “门主就别戏弄老道了。”宁道奇无奈道。

        “怎么?你不信?”

        “唉,天魔苍璩乃魔道祖师,汉初人杰,距今已有七百载。老道于养生也算有两分心得,自认再苟活一甲子便已是极限。”宁道奇回道。

        话,没说透,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夏虫不可以语冰!你等凡俗,怎知破碎长生奥秘!”灰袍老者摇头。

        “还请门主指教。”

        宁道奇抱拳。

        面前之人,并未有天人交感之像。按说应该未至宗师,但其体内浩瀚如海的真力却是他这大宗师都比不了的。

        真要一战,他自忖没有半分胜算,甚至只能轻伤脱身。

        “道不可轻传,平白无故就想得到破碎之谜,你这小道士也忒狡猾了点吧。”

        灰袍老者似笑非笑道:“本座可曾听闻,你为了一窥慈航静斋的《慈航剑典》,不惜投身佛门,为他们打生打死。这地尼所著《慈航剑典》,虽说江湖传闻是直指破碎的四大奇书。”

        “可内里有多少水分,你看过原本,当是知道。”

        “当年地尼自个都不过达到闭死关之境,未能破碎,你别说看了剑典,就算修成剑典至高境,又能怎样?最终也不过枯死于密室。”

        宁道奇沉默良久,旋即目光坚定道:“还请门主指点,若小道能一窥破碎,愿入天门,为门主驱使。”

        他本是道家大宗师,因进无可进,不惜背负骂名,投身佛门,意图佛道同修,迈出最后一步。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最终还是没能窥测到前路。

        “倒有两分向道之心,也罢,本座便指点你一二。”

        灰袍老者喝了口茶:“这修行一道,返本还源,入了先天,凝聚真力,才算真正踏上修行路。之后天人交感,晋级宗师;继续参悟天地奥秘,彻底掌控周身元气,晋级大宗师,这一步,亦可称天人合一。”

        “你道门一贯讲究顺其自然,顺天应人。只要心态平和,资质不错,修行功法也能跟上,大多都能顺风顺水走到这步。但之后想更进一步,破碎长生却是不可能了!”

        “破碎是损害这方天地,长生更是逆反天地规则,顺天想得长生,无异于井中捞月!看似触手可及,实则远在天边,方向相背。”

        “门主所言极是。”宁道奇苦涩道。

        若非如此,他怎会投入佛门。

        “再来说佛门之法,佛门讲究以己身印天地,修持的是自身!将精气神浓缩,汇聚一点,意图破碎。”

        “可人体精气神有限,即便最后凝聚一点虚空种子,然肉身精血枯萎,也难长存,更别说破碎虚空了,所以,此法也是不通。”

        “想真正逍遥,长生,还得看我魔门!道心种魔!”

        灰袍老者一挥袖袍:“一人力短,二人力长。道心种魔集合两大宗师之力,凝结虚空元气种。最终,吸取大量天地元气,于体内开辟一方虚空天地。晋级破碎,获得无尽力量,长存于世。”

        “若有两位破碎境同存,阴阳交击,更能爆发无穷伟力,破开此方天地,元神飞升仙界,证得真仙,长生不死。若是修为不够,借助异宝亦可达成此境。百年前,天师孙恩和燕飞便是通过此法破碎虚空。”

        宁道奇面现明悟之色,半响后,又疑惑道:“那前辈……”

        “呵,你这小道士还真是贪心!明悟了破碎,还贪图本座的长生之法。”灰袍老者点了点宁道奇。

        “还请门主指点。”宁道奇厚着脸皮。朝闻道夕死可矣,面皮什么的,他早就看破。

        寇仲、徐子陵也悄悄竖起耳朵。

        长生成仙之法,谁不想学?求生求存,是人的本能。

        “也罢,本座一人长生也挺无聊,便大略说上一说。”

        灰袍老者斟了杯茶,细品着:“开辟体内虚空天地后,体内的虚空天地与这外界天地相比,无异于滴水和大海。虽不停汲取着元气,可虚空天地有限,想逆转天地规则,长生于世,还是做不到。”

        “若侥幸,有个好对手,还能破碎这方天地离开。”

        “当年本座却是不走运,遍寻世间无一敌手!”

        “对外破碎不可得,只得另辟蹊径,自崩虚空天地,取一点本命虚空精华,于破碎中重生!”

        “每一次破碎重生,都会斩去与这方天地的部分联系,自身虚空天地更会强壮一分。”

        “若是能破碎三次,自身虚空天地便能彻底斩断与这方天地规则的最后一丝联系。长存于世,于红尘之中成仙,本座称之‘红尘仙’。”

        “届时,万千伟力归于自身,肉身衍生种种神通,能抗衡虚空风暴,亦能破碎天地,飞升仙界!”

        “肉身破碎?”宁道奇眸光闪烁,露出向往之色。

        这才是道家所著上品飞升,天仙之法。

        “肉身破碎极难!本座至今也才破碎两次!距离最后一关,还差一脚。”

        灰袍老者道:“总得来说,破碎境分四重,第一重,初步凝聚虚空种子,但无力再做其它,只能枯死,佛门的闭死关便是此境。

        第二重,于战斗中升华精神,凝聚虚空种子,初步开辟虚空天地,两两交战,破碎天地离去。

        第三重,以无上大法开辟虚空,体内虚空天地力量增长,抵达这方天地极限,元神随时可以破碎离去。

        第四重,肉身破碎。

        前两等还好,只需一点机缘资质便有望抵达。第三重,多年来也就聊聊数人,黄帝之师广成子,西出函谷的老子;至于第四重……”

        灰袍老者笑而不语。

        “那自然只有门主才能达成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寇仲忙不迭的拍马屁。

        “门主此言当真醍醐灌顶,小道佩服。”

        宁道奇这般说着,又看似无意道:“不知这破碎重生之后,能获得何等神通。”

        “瞧你这样,似还是不信。”灰袍老者笑道。

        “以小道资质,能第二重破碎已算天幸,但终究还是想一窥内天地重生之秘。”宁道奇露出探寻目光。

        寇仲、徐子陵也是好奇地望着灰袍老者。

        “今日本座心情的确不错,便展示一二。”

        “第一次破碎虚空重生,形成内天地,便可短暂抗衡此方天地规则,能将此方天地的物品带入内天地,且看。”

        灰袍老者将手放在石桌上。

        然后……

        众目睽睽之下,石桌消失了!

        若非地面还有残存压痕,三人怕不是得以为自己眼花了。

        “这,这……”寇仲蹲下身,摸了摸压痕,又掐了一下徐子陵。

        “你掐我干嘛?”徐子陵叫道。

        “没做梦,真没做梦!”寇仲犹自不敢信的嚷道。

        “门主,既然能带走,不知能否再放回来。”

        宁道奇紧盯着灰袍老者。

        “自然是可以的。”

        说着,他摊开手,手中散发幽光,石桌便再次出现。

        甚至连方才的茶壶、茶杯都还在!

        “神迹,神迹!”寇仲惊叹着。

        “这不算什么,你们暂且离开此处。”

        灰袍人吩咐道。

        三人离开凉亭,站在五丈外。

        下一刻,眼珠都要跳出眼眶。两丈大小的凉亭竟然凭空消失了!

        “这,这……”宁道奇也傻眼了。

        石桌消失来去,他还怀疑可能是障眼法,可这凉亭,辣么大一个东西!

        宁道奇摇头上前,屈身抚摸湿润泥土,指间切实触感告诉他,这不是幻觉。

        “二次破灭重生后,肉身将初具神通。”

        说着,灰袍老者把左手取了下来,展示一番。

        是的,没看错,是取下来!

        手腕处,还能看到森森白骨,经络,甚至地上还滴着鲜血。

        “第三次破碎重生后,肉身无比强大,甚至能断肢重生,本座现在是二次破碎,只能断肢重续。”

        老者将左手接了回去,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不一会,连血痕都没了。

        若非地上还有鲜血残留,三人怕不是以为自己在做梦。

        “如何?”老者活动着左手,环视一圈。

        “门主神威!”

        宁道奇一掀道袍,跪下:“还请门主收录门墙。”

        寇仲赶忙跪下,顺带拉了一把徐子陵。

        扑通。

        徐子陵也跪了。

        这一刻,他竟发现下跪似乎并没他想的那么难。

        “你这小道士果然是个机灵的。待得你为我天门立下功劳,本座不吝神功赏赐。”灰袍老者笑道。

        “谢门主。”

        宁道奇大喜。

        “起来吧。”

        灰袍老者眼角斜向左后方。

        道不可轻传,想靠偷听获得长生久视之法?

        嘿嘿,任你邪帝奸似鬼,还不是得喝本座洗脚水!

        邪帝向雨田当年见证了燕飞和天师孙恩破碎,不过是最低级的那种,肉身被虚空裂缝切碎,变成血雾,只剩元神离开这方天地。

        燕飞、孙恩是已经在战斗中没得选,向雨田没法判断两人是真飞升仙界,还是中途死了。

        故而,向雨田虽达到破碎离开的实力,却一直逗留人间,想进入战神殿,参悟肉身破碎之法。

        破碎境武者实力强悍,超出天地界限半步,哪怕打不过,也能选择破碎虚空,逃脱元神。

        想杀野生破碎武者,攫夺源力,真的太难了!

        “门主,李阀的李神通,佛门四大圣僧,魔门四老具皆暗藏城中,只待昏君大军到来,便一起出手伏击门主。不知是否需小道出手,提前解决他们。”宁道奇禀告道。

        “不必,此事本座自有考虑,你且和我两位弟子坐镇扬州,本座去去便回。”

        说话间,灰袍老者渐渐身形模糊,没了人影。

        “小道见过两位少主。”

        宁道奇眸光灼灼的盯着二人。

        寇仲、徐子陵的信息他自是提前知晓,不过街面两混混,现在体内竟已流转先天真力!

        三日入先天,这等造化伟力,当真近仙!

        “宁道长不必如此!”寇仲急忙回道。

        这可是纵横天下无敌手的大宗师啊!哪怕皇帝见了都得礼遇!现在竟然给自个行礼?!

        当真做梦都没敢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