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暴怒的杨广

第一百零九章 暴怒的杨广

        幽静小院。

        灰袍老者坐于凉亭,手握金丝甲,前方煮着清茶,倒是一副高人做派。

        “见过门主。”寇仲、徐子陵抱拳。

        “坐!”

        两人坐下。

        灰袍老者放下金丝甲:“今日感觉如何?”

        寇仲兴奋道:“承蒙门主看重,寇仲定当竭尽全力报答门主大恩大德!”

        说着,他拉了一把徐子陵,徐子陵抱了抱拳:“我也一样。”

        “希望如此。”

        灰袍老者淡淡回道:“不然老夫到时只能忍痛执行门规。”

        “门主,属下……”寇仲便欲再言。

        “漂亮话就不必说。”灰袍老者挥手打断:“今日唤你们来此,乃为授艺。你二人武功低微,即便统领万军,也办不成大事。”

        “此乃长生诀,黄帝之师广成子所著。你二人年纪已大,错过筑基的最佳年龄,长生诀可以令你们脱胎换骨,踏上修行路。”

        灰袍老者将金丝甲摊开。

        “谢门主!”

        寇仲大喜,观看起长生诀,没多久,注意力就放在第六幅人形图上,身体不自主运动起来,但越动身体越凉,一股奇寒无比的真气,贯顶而入,接着流入各大小脉穴,冻得他差点僵毙,不由自主奔跑起来,使气血仍能保持畅顺。

        徐子陵心下一松,注意力被第七幅人形图吸引,呼吸渐渐减弱,整个人内敛,真力自生。脚心发热,像火般灼痛,接着火热上窜,千丝万缕地涌进各大小脉穴。

        “寇仲为阴,徐子陵为阳。太阴神体?太阳神体?”

        灰袍老者眸光闪动地盯着二人,仔细观察真力运转路线。

        长生诀只有神体能炼,何谓神体?

        普通人,呱呱落地,与外界天地交互,一口先天真气便泄,化为后天;但世上总有那么些人,机缘巧合之下,保留了一口先天之气。

        或是先天阴气,或是先天阳气,或是先天木气、金气……

        因着先天之气滋养,体质也会渐渐接近这一道,修行相应法门,会无比迅速,基本没什么门槛便可领悟真意,直通万象。

        “赤明九天图修行太阴、太阳之力,与这先天之气似乎有些接近,都会改造自身,不过赤明九天图更为彻底,那是真正的脱胎换骨,蜕变出神魔之体!”

        “莽荒纪世界炼体强,练气弱。人体有无穷宝藏,若能以练气之法开启神藏,真元流转不息,或许能另辟蹊径比肩炼体。”

        灰袍老者思量一会,很快叹息着放弃。

        练气法门岂是这般好提升的?莽荒纪无数道祖潜心研究几十亿年都不得法。自个还是别太好高骛远!

        他收敛心神,继续放在寇仲、徐子陵二人身上。

        此二人修行时,身体亲和天地,会不自主显露丝丝真意。他们自个或许察觉不到,甚至一般大宗师也察觉不到;但叶诚有系统加成,消耗原力,却能捕捉到些许信息,提升境界。

        ……

        隋炀帝南迁,定居山水物美人更美的江都。

        定居江都后,隋炀帝越发荒淫昏乱,命王世充挑选江淮民间美女充实后宫,每日酒色取乐。

        江都属扬州管辖,距离扬州不到五十里。

        扬州兵变的消息传入皇宫,杨广勃然大怒,一脚踹到御桌:“这宇文化及还有尉迟胜是怎么搞的!竟然把扬州城都给丢了!下一步,是不是该把朕的皇宫也丢了?!”

        他是真怒了!

        天下烽火不断,尽管众臣瞒着,可他又不是傻子,只是装作不知罢了。

        三征高丽,将国内门阀世家惹了个遍!

        各地反贼背后,都有世家影子!

        一起暴乱,朝廷,也就是光凭他杨家本身势力根本抵挡不住。

        这点他心里有数!

        带人迁居江南,沉迷女色,也只是想好好享受剩下几年时光罢了。

        可扬州一丢,剩下的日子就屈指可数了!

        别说几年,几个月估计都撑不了!

        他才五十岁!

        还能夜御数女,还不想这么早死!

        “陛下息怒,当今之计,必须调集大军,迅速剿灭反贼!否则恐生大变啊!”宇文伤躬身禀告道。

        杨广强行按捺下怒火,问道:“依卿看,该调哪路大军平叛?”

        宇文伤乃宇文阀阀主,地位尊贵,仅次于他。

        朝廷之所以现在还能蜗居江南没倒,就是因为宇文阀还和独孤阀,一起在背后撑着。

        若真惹急了宇文伤,自个这皇帝,怕是过不了这个月。

        “反贼虽仓促占领扬州,但扬州城高池深,非靠山王不可速胜!”宇文伤回道。

        “靠山王?”

        杨广沉吟不决。

        靠山王杨林乃杨家最大的底蕴,巅峰宗师,带着手下十三太保,坐镇六郡,压制李子通、杜伏威,这才换得江都西面安全。

        若将他调去平叛,李子通、杜伏威趁机发难,又该怎么办?

        前些日子,两反贼才联手封了运河,惹得杨林主动出击,一连击杀十位反贼头目,这才消停一会。

        “陛下,李子通、杜伏威水贼出身,不过纤芥之疾,上了岸,根本不足为虑。只要靠山王能够速胜,到时回军,反手可压之。”宇文伤道。

        “既如此,便调宇文成都前去接替靠山王,然后命靠山王领兵十万征讨反贼!”

        杨广很快做了决定。

        他没更好的选择。

        宇文成都虽是宇文阀的人,但为人一贯忠心,有宇文成都坐镇西面,他也能安心睡两天。

        唯一的问题是,宇文成都走了,皇宫的安全有些不牢,但也没办法!

        总不能指望宇文阀再派人保护皇宫吧?!

        到时,是保护,还是软禁可就说不好了。

        ……

        退朝后,宇文伤没走多远。

        便被独孤阀阀主独孤峰追上:“宇文大人似乎没告诉陛下,占领扬州城的是邪帝向雨田吧?”

        宇文伤冷冷一笑:“你不也没说么。”

        独孤峰道:“我以为宇文大人会说的。”

        “行了,别跟老夫装样,老太太有何吩咐就直说吧。”宇文伤没好气道。

        独孤阀之所以位列四大门阀之一,全靠女人撑着,走的是后宫流,各种嫁女联姻,比如杨广的老妈独孤伽罗。

        独孤家本身没什么出彩人物,独孤峰别看是阀主,可心智手段武功,样样上不得台面。

        若非他老娘尤楚红在背后撑着,独孤阀的架子早就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