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零八章 人生巅峰

第一零八章 人生巅峰

        一条条说完。

        寇仲不由微微色变,小心翼翼地抬头瞧向灰衣老者。

        扑通!

        灰衣老者竟一屁股跌坐在地,用手扇着风:“竟然被看穿了!失策失策啊!老夫如今功力尽失,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咬一口,你有什么想法就赶紧的。等过几天,老夫恢复功力,你再想对老夫做点什么,可就晚了!”

        说着,他竟又朝后倒去,躺着个大字。

        摆出一副任女采撷的模样。

        “前辈说笑了!前辈学究天人,已达破碎之境,手段通天,晚辈岂敢对前辈不敬。”傅君婥眸光闪烁。

        老者这般举动,当真出乎她的意料。

        本来她是打算拼死一搏,宁死都要溅老者一身血的。

        现在这……

        “那你总得做点什么吧?不然老夫不是白躺了?”

        灰衣老者扭动躯体,一会变成一字,一会变成个丁字,一会便成木……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既然前辈这般热切要求,那晚辈也不能不拂了前辈心意。”

        言毕!

        铮!

        长剑出鞘,璀璨的剑光亮起,直袭左方——那口花花小子。

        这小子也是天门中人,而且颇得‘向雨田’看中,说不定就有什么阴谋诡计。杀了,想来‘向雨田’得心疼许久,顺带还能试探一下‘向雨田’虚实,一举两得!

        寇仲视野中全是剑光,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剩闭目等死一条路。

        “你这就调皮啦!”

        灰衣老者轻笑挥掌。

        轰隆隆。

        漫天剑光被一掌轰碎,白衣女子吐血倒飞三丈,毫不停歇的借力远遁。

        “这该死的恶婆娘!”

        直到此刻,寇仲才反应过来。

        傅君婥那一剑是想杀他,若非灰衣老者出手,怕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门主,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寇仲恶狠狠道。

        “中了本座的冰魄神掌,决计活不过七日,便由她去吧。”灰衣老者淡淡道。

        “门主英明……算无遗策!”

        寇仲拜服,想各种赞美老者,但想来想去,也只吐出四个字。

        唉,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这般想着,他朝徐子陵使了个眼色:子陵,你表演的时候到了。

        平日他和徐子陵是有分工的,清晨两人同去石龙武场习武,然后自己去春风楼探听各种江湖消息;徐子陵则去白老夫子那学字认书。

        徐子陵只当没看到。

        “嗯?”

        灰衣老者忽然紧盯卫贞贞,眸光大亮,似能穿透衣裳,足足过了五息,问道:“我天门一般不收女弟子的,不过你算个例外……可愿入我天门?”

        “前辈……”徐子陵可不愿贞嫂也入天门这狼窝。

        贞嫂瞧了徐子陵一眼,叹息道:“我愿意。”

        “好!”

        灰衣老者大笑着将卫贞贞吸入怀中。

        “前辈!”徐子陵挣扎着想起身。

        灰衣老者一挥袖袍,他便再也动弹不得。

        转而便见道道幽光接连不断没入卫贞贞身体。

        “子陵,你放心,前辈乃世外高人,这一定是在帮贞嫂运功疗伤什么的。”寇仲劝道。

        徐子陵还想挣扎。

        噗!

        卫贞贞被震开,口喷黑血,只觉体内无比畅快,似乎多年沉珂尽去:“多谢前……门主!”

        “你一身旧伤,若非老夫出手,决计活不过三十。不过入我天门,自然不会让你短命。你两小子,跟我来。”

        灰衣老者吩咐一句,大步向前。

        双龙急忙跟上。

        石龙庄园前还跪着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军士。

        “杨将军。”

        “大人,有何吩咐!”

        杨铁行抱拳,暗暗松了口气。

        看这情况,自个的命算是保住了。

        “这两位乃老夫新收弟子,扬州城还算不错,便交由他们打理。该怎么做,你当知道。”灰衣老者淡淡道。

        “大人放心!”

        杨铁行看向寇仲、徐子陵,虽惊诧于对方的破烂穿着,但还是很快回神道:“见过两位少侠,少侠但有吩咐,杨某一定尽心尽力!”

        “这……”

        寇仲有些手足无措的搓着手。

        惊喜来的太快太突然了!

        本以为要跟着灰衣老者学艺个五六载,甚至先打杂个三两年,再学艺,最后才出山,匡扶社稷,打下大片基业,做个大官。

        谁知转眼间,扬州就到手了。

        过了好一会,寇仲才缓过神:“杨将军请起,你我以后相互关照,相互关照啊。”

        “遵命!”

        杨铁行抱拳。

        灰衣老者在旁边看着,他可不敢有小动作,而且上官都杀了,也没法回头,只能紧抱天门大腿!

        这般想着,他又一招手:“都给我起来,见过两位少侠!”

        哗啦啦!

        众官兵齐齐起身,因着跪的有些久,只能相互搀扶,但还是齐声喊道:“见过少侠!”

        人一满万,无边无际。

        两万有余官兵齐喝,那气势,当真排山倒海,震人肺腑!

        “大丈夫,当如是!”

        寇仲闭上眼,这是一种来自骨髓深处,无法描述的爽利。

        “陵少,看见没?!我就说我早晚会给你指一条大大的明路!”

        寇仲搂着徐子陵肩膀得意道:“现在,扬州城就是我们的了!等以后推翻昏君,门主当皇帝,我当丞相,你就是大将军!”

        徐子陵沉默。

        往日,他虽和寇仲没事就畅想以后加入义军,回扬州当个州官,狠狠教训言老大!

        但不比寇仲的各种乐观,他很清醒,也很冷静。知道现实残酷,知道这畅想有多不靠谱!

        现在,心底抗拒的天门转眼便让他抵达人生巅峰,内中滋味当真无法用言语表达。

        ……

        石龙武场内的清净小院。

        石龙背手来回走动。

        他算扬州地头蛇,尉迟胜带三万大军出城一事,根本瞒不过他。只是接到消息后,他有些迟疑,结果庄园便已被团团包围。

        三万大军,大宗师见了都得绕道走,龙傲天即便神功过人,想来也得负伤遁逃。

        他眸光闪烁不定。

        替疯子效力让人不安;但对方实力又令人生畏,当真两难啊。

        “师父,有消息了。”大徒弟于海快步冲了进来。

        “那龙傲天逃向何处?!”石龙问道。

        “不是啊,师父!”

        于海上气不接下气,犹自不敢信道:“师父……那,那龙傲天根本没逃……”

        “没逃?莫非被大军围杀了?”石龙心中默默一松,转而又为得不到圣心诀而惋惜。这神功怕是不下于长生诀。

        “你就这么希望本座死么?”

        院墙上方,灰衣老者幽幽说道。

        石龙被吓了一跳,转头瞧去,灰衣老者虽浑身狼藉,但没半点血迹,急忙抱拳:“属下见过门主!”

        于海也连忙低头:“于海见过门主。”

        “你继续说,说清楚些,免得你家师父昏头做出错事。我天门初立,想找条听话的狗,也挺难的。”

        灰衣老者闪身入院,出现在茶桌旁。

        石龙暗自攥拳,心中憋了口气,恨不得一掌打出;但随着于海的讲述,气……便渐渐散了,只剩无尽惶恐。

        一刻钟后。

        “不知门主有何吩咐。”石龙彻底熄了杂念。

        一战灭杀六千官兵,这等战力,当真想想就让人绝望。

        “你放宽心,本座并非坏人,一直致力于造福百姓,恩泽众生。诺,我俩弟子已经带人接手扬州城,你算地头蛇,带你手下人去帮那两小子一把,彻底掌控扬州。到时,举旗反隋,推翻昏君,重整社稷,你们都有大大的好处。”

        灰衣老者拍着石龙肩膀,语重心长道。

        “谨遵门主之命。”石龙急忙弯腰抱拳。

        “行,下去吧。”

        灰衣老者挥手打发二人。

        找了个空房间,取下面具,嘴角不住翘起:“本座向雨田?有意思!待得消息传开,就更有意思了!”

        这般想着,他盘膝而坐,开始吐纳,恢复真元。

        傅君婥猜测是对的,‘风轻云淡’的冻杀六千官兵,体内真元确实消耗极大。

        此方元气稀薄,想恢复真元,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做到的,至少得静心运功一个时辰。

        而其他宗师、大宗师等,平常出招,是以少量真力,撬动天地元气发威,消耗少,再加上和天地交感,能更方便快捷的恢复真力,所以动不动就大战个一天一夜。

        叶诚全靠自身真元浑厚才能爆发出远超大宗师的威能,消耗特大!

        若是被大宗师牵制,再加上一堆宗师和数万大军围殴,打个持久战……

        最后鹿死谁手,当真尚未可知。

        ……

        湖州城,靠近扬州,位于运河边缘,水路发达。

        往日,各式大船穿梭不休;但两天前,李子通和杜伏威联手带人拦截运河。

        以致此时水面停满运船,将河面堵得严严实实。

        酒楼临窗处。

        “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走啊。我答应了秀宁姐姐,月底要去看她的。”宋玉致撑着脑袋满脸不耐。

        “不急,不急,等河道通了,自然就能走了。”

        宋师道笑着安慰,心中却苦笑。

        自家爹爹最重血统,讨厌胡人,但妹妹宋玉致自从三年前见了李世民之后,就对其念念不忘。嘴上说是要去看李秀宁,但真想看的是谁,傻子都能瞧出来。

        唉……

        他叹息着,心底亦是有些意动。

        李秀宁英气不凡,很对他口味,不过他是宋家长子,两人之间肯定是没可能的。最终不知会便宜哪个臭小子……

        “要不现在就走吧,我就不信,李子通、杜伏威敢拦我宋家的船!”宋玉致霸气道。

        四大门阀,李阀、宇文阀、独孤阀、宋阀。

        宋阀看似排最后,但雄踞岭南百年,势力庞大,盘根错节。当年隋文帝杨坚都拿宋阀没辙,十战十败,最后不得不捏鼻子认了宋阀听调不听宣的条件。

        在南方诸省,绝没人敢捋宋阀的胡须,哪怕反贼也是不敢。

        “他们确实是不敢,可现在堵成这模样,除非咱家的船能插翅能飞,不然真动不了!”宋师道摇摇头。

        “啊……无聊啊无聊!”宋玉致没好气地,走到窗边,忽地惊叫:“咦,有热闹看!光天化日,调戏良家妇女!”

        她兴奋不已!

        “玉致,你个女孩子家家的,别这么无礼!”

        宋师道走上前劝说,旋即整个人一怔,直愣愣的盯着下方白衣女子。

        砰砰砰!

        盏茶后,宋师道大展身手,轻轻松松就击溃歹人,英雄救美!

        不过令他失望的是,白衣女子对他并无好感,连道谢都欠奉,并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清冷。

        尽管如此,宋师道还是主动热切的贴了上去!

        明里暗里透露自己乃天刀宋缺之子的身份,意图吸引女子注意力。

        计划很成功,女子有了兴致,但说出的话,却让宋师道惊得下巴都快落地了。

        邪帝重出江湖!

        已达破碎之境!

        疑似精神分裂!

        这三消息,随便一条就足以轰动江湖,三条齐出,当真能搅得天下风云色变。

        ……

        双龙带人大摇大摆的返回扬州城。

        扬州乃大城,驻军兵马五万,两万是普通巡防,见得杨副将领军返回,根本没多想便让大军入驻,兵不血刃地夺了城池!

        一个时辰后,扬州府衙后院。

        “子陵,你看到没,这就是人上人!言老大……啊呸,言宽那小子平日见我兄弟,闭口朝天,不可一世!轻则辱骂,重则毒打,可现在……嘿嘿!”

        “别看他拜了竹青帮马堂主作义父!更与李副帮主交好,但没用!!我一句话就取了他小命!”

        “临死前,他还痛哭流涕,说什么对不住我们兄弟,想要痛改前非,让我们给个机会,啊呸呸呸!”

        “这话也就糊弄糊弄小孩子!想骗我寇仲,别说门了,窗户都给他封得死死的!!”

        寇仲意气风发,扬眉吐气。

        徐子陵皱眉:“仲少,言老大已经认错,你还把他杀了,是不是过了点?”

        “过了?!我没把他尸体剁碎喂狗,就算有良心了。”

        寇仲满不在乎道:“行了,别管他了,人都死了,咱兄弟得向前看。那小翠,还有如花都挺不错,我已经吩咐春红楼,把人送来。到时,我们兄弟一人一个,也享受享受被女人服侍的舒服日子。”

        “仲少……”徐子陵还欲再劝。

        “两位少侠,门主有请。”

        于海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