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名侦探傅君婥

第一百零七章 名侦探傅君婥

        “好标致的美人,来,给爷笑一个!”寇仲大笑起来。

        啪!

        他的左脸多了五指印,整个人被抽翻在地。

        “回话。”女子声音更冷了。

        “仲少。”徐子陵急忙扶起寇仲。

        “开个玩笑嘛,用得着动手手脚么?”寇仲还是有眼力劲的,果断认怂。

        “回话!”女子扬起右手便要再抽。

        “这位姑娘,且慢动手。”

        徐子陵忙道:“我们其实也不知道石龙家为何被围,只是之前有个灰衣老者与我二人有约,故而前来此地相会。”

        “灰衣老者?”女子皱皱眉:“你可知他姓甚名谁?”

        “这……”徐子陵迟疑了一下,说道:“他自称天门门主——龙傲天。”

        “天门?”女子沉吟不语。

        “哈,小娘子既知天门威名!那便摘了斗笠,再给我敬杯茶,这事就算过去了!”寇仲得意起来。

        哼哼,被我天门的威名吓得不敢说话了吧。

        啪!

        他右脸也多了五指印。

        “你再敢这般口花花,小心你的性命。”女子按剑道。

        “你……”

        寇仲捂着脸,欲口吐芬芳。

        他寇大爷今个才杀人牛掰起来,转眼就被这样左右开弓打脸,当真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

        徐子陵一把捂住寇仲的嘴,低声道:“别吵,庄内有动静。”

        “那边暂时作罢。”

        寇仲这才安静下来,转头瞧去。

        ……

        “石龙已经把园子奉献给本神,不在这,你们去别地找找吧。”

        戏谑声音自庄内传出。

        尉迟胜自是不信,大喝:“你是何人!”

        “本神天门门主——龙傲天!”

        “龙傲天?”

        尉迟胜皱眉,询问左右,并无人知晓天门,更无人知道龙傲天的来历。

        过了片刻,便道:“龙傲天,把宇文总管放了,不然我就放火烧了你这园子!”

        “哎呀,你想烧园子?好啊,你烧啊!赶紧的啊!”

        “你!”尉迟胜一瞪眼。

        “老夫正嫌这天气有点冷,你烧把火暖和暖和正好。”

        停了一会,他又叫道:“你烧不烧?你不烧,那本神烧了,这宇文化及扒了皮还是能烧一阵的。”

        “你给我住手!快把人放了!”尉迟胜大怒。

        “不放,不放,就不放,你奈我何?有本事你进来,本神保证,私闯民宅的,通通不得好死!”灰衣老者大叫。

        “你……”

        尉迟胜环视左右:“来人,给我把园子拆咯!”

        三万大军,只要不落陷阱,这般平推过去,大宗师他也不惧。

        “哎呀呀,你这仗着人多犯规啊!想拆老夫园子?!老夫警告你们啊,别动手!千万别动手!不然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都得死!”灰衣老者厉声高喝。

        “给我拆!”

        尉迟胜怎会被把这警告放心上?

        轰隆隆!

        最外围的院墙连一息都没撑住,便被平推倒地。

        “不好玩,不好玩,本想和你们玩玩捉迷藏的,谁曾想你们这么不听话!竟敢拆神的房子!当真饶你们不得啊!”

        说话间,院中凉亭处,灰衣老者渐渐显露身形,散发着幽蓝光芒,院中地面结了层寒霜。

        “抓住他,赏金千两,官升一级!”

        尉迟胜下令。

        官兵们兴奋地冲上前,谁知刚进入灰袍老者三十丈范围,便一个个身体僵硬、动弹不得。眉毛头上挂起白霜,衣服也冻地梆硬。

        后面的官兵一挤,这些人便倒地,一下摔成冰屑。

        “不!”

        前方官兵见到这幕,顿时惊叫着想后退,可后面全是人,根本退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身体被挤上前,然后一点点冻成冰块,变得粉碎。

        尉迟胜功力深厚,骑马视线也比较高,看得非常清楚,失声吼道:“这不可能!”

        武功,哪怕修行宇文化及这种宗师境界,一掌击出,撑死也就冻裂前方数丈十几个人。

        若是玄冰劲护体,顶多能冻伤周身七尺之人。

        江湖中,最负盛名,三大宗师之下的至强者阴葵派掌门巅峰宗师祝玉妍的天魔力场也最多外放十丈,影响人的心神。

        灰衣老者周围气场宽达三十丈,瞬间冻毙数百人,这……是何等恐怖!

        哪怕仙佛降世也不过如此!

        树林内,白衣女子亦心神晃荡不止。

        灰衣老者这份功力实在恐怖,哪怕她师傅奕剑大师傅采林出手,估计也是敌不过的。

        “陵少,陵少你看见了么!是门主!门主神威,万军难挡!”寇仲兴奋的大吼着。

        这老大算跟对了!

        徐子陵心情复杂:“看到了。”

        卫贞贞则是彻底呆了。

        之前冻裂房子,还可能是江湖术士的障眼法,但现在……当真非神迹二字不能形容。

        砰砰砰砰!

        不知多少冰块被挤碎,地面足足多了一人高冰层。

        官兵们总算冷静下来,纷纷后退。

        “退?冒犯神威,退开就没事了?”

        灰衣老者直起身:“跪下,不然,都得死!”

        官兵们相互望着,却是没人动弹。

        “射箭,射死这妖人!”尉迟胜挥刀大吼。

        咻咻咻!

        万箭齐发,箭雨如幕。

        可惜,没用,刚入三十丈,便一支支冻成冰,靠余力飞了十丈,尽皆摔落,变成冰屑。

        “逆神者——死!”

        灰衣老者冷喝着,走向尉迟胜。

        他步子看着很慢,但一步落下,便是九尺。

        咔咔咔咔咔!

        前方不知多少来不及躲闪的官兵被冻成冰雕。

        “给我上,给我上!杀了他,官升三级!赏金万两。”尉迟胜大吼。

        身旁官兵眸光闪动有些动心。

        下一刻。

        咔咔咔!

        又是不知多少人变成冰雕。

        顿时,众人再也没胆气出手,哪怕尉迟胜用刀架脖子也白搭。

        寒冰一路相随,整条道上,足有六千余人被冻成冰雕。

        尉迟胜打马,转身想逃。

        “总管大人,这时候逃,是不是晚了些?”

        灰衣老者屈指一弹。

        隔着百丈,白马就咔咔变成冰雕,紧接着化成冰屑。

        尉迟胜砰得跌坐在地:“你,你,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方才尉迟总管不还叫嚣着要抓老夫么?现在老夫到了,来,你抓吧,老夫保证不反抗。”

        灰衣老者笑着一步踏出。

        “不,不!”

        尉迟胜满脸惊恐的大叫,脚上开始结冰,一点点蔓延,很快,下半身便没了知觉。

        灰衣老者走到尉迟胜前方,居高临下:“我说,总管大人,别光顾着叫,你倒是抓啊!人都到了,你不抓,是不是有点不给老夫面子?”

        “龙前辈,龙大人!小的错了!小的错了!求求你放过小人吧!”

        尉迟胜虽是沙场悍将,但到了此刻,终于心神崩溃。

        “错?错在哪啊?你哪有错啊?你堂堂扬州总管,手握数万大军,替天子牧守一方,怎么会有错呢?”灰衣老者反问着。

        “大人,我真的错了!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尉迟胜大吼。

        “唉,既然你反复再三的说自己错了,那老夫也不能强人所难,就当你错了吧。”老者叹息着。

        尉迟胜心下一松,觉着自己小命算是保住了。

        接着便听老者继续道:“这人做错事啊,光认错道歉是没用的,得有行动才对,尉迟总管你说呢?”

        “对对对!大人说的对!不知大人想要何赔偿,小人能办到的,一定办到。”

        尉迟胜忙不迭点头。

        “老夫要求也不高,你看看,因为你一句话,数千官兵惨死非命。这可都是好孩子啊!你这罪孽……真心大了去了。”灰衣老者悲天悯人地感叹。

        “……”尉迟胜。

        若非人就是灰衣老者杀的,他差点真被忽悠了。

        周围众官兵尽皆无言。

        尉迟胜想了想,果断认怂:“大人放心,小的明白,回去后一定加倍抚恤!”

        “抚恤就不必了,你随随便便把命赔给他们就好。一命抵六千,算算你还是赚了的。”灰衣老者道。

        “大人!小人真得知错了,您就发发慈悲,给小人一个改过的机会吧!”

        尉迟胜咬牙道。

        灰衣老者不理会,看向一旁副将:“那……你叫啥?”

        副将不明其意,但也不敢耽搁,赶忙回道:“小的李聪。”

        灰衣老者:“去,帮总管大人一把。黄泉路上,六千下属还等着总管大人带他们征战阴间呢。”

        “这……”李副将迟疑。

        隋朝军法森严,以下犯上,杀伤上官,无论什么理由,都以造反论处,株连九族!

        “唉,你说说你,名字叫李聪,但人怎么就这么不聪明呢?”

        灰衣老者摇摇头。

        李副将张嘴欲回,却是不能了,幽蓝色的光芒从脚底上涌,眨眼间便成了冰雕。

        灰衣老者看向另一个大头副将:“你叫啥?”

        大头副将一震。

        下一瞬,只见他抽出腰刀,一刀砍了尉迟胜,这才抱拳:“回大人,小的杨铁行。”

        “是个聪明人,本座喜欢。”

        灰衣老者上前拍了拍杨铁心肩膀:“带着你的人跪下恕罪吧。”

        “谢大人开恩。”

        杨铁行扑通跪下,转头大吼:“听本将命令,都给我跪下!”

        扑通扑通扑通。

        两万余官兵登时跪倒一大片。

        有些心有迟疑的,见状也只能跟着跪下。

        ……

        灰衣老者一步三丈,几个闪身便到了小树林。

        “出来吧。”

        “门主神威!”

        寇仲第一个蹿了出来。

        接着,徐子陵带着卫贞贞沉默的走出来了。

        “若是本座没记错,是让你们午时前来,过时不候的吧。”灰衣老者淡淡道。

        “前辈明鉴,园子被三万大军团团围住,我兄弟二人武功低微,插翅也难进入啊。”寇仲回道。

        “你在解释?”

        “前辈……”

        “跪下。”

        寇仲握了握拳头,两息后,扑通跪下。

        灰衣老者看向徐子陵:“怎么?觉着自己没错?”

        “子陵,跪下啊。”寇仲悄悄拉扯着徐子陵衣服。

        “龙前辈,晚辈……”徐子陵想解释,自己没杀人,也不打算入天门,之所以跟过来,是因为放心不下寇仲。

        只是他刚开口,便感觉身前老者散发出无比可怕、无比凝重的气势。

        以至于话卡喉咙里,根本出不了口。

        扑通!

        坚持三息,他受不住,跪下了。

        寇仲一喜:“子陵,你总算是想通了!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别看今日咱跪了门主,等明日,就有万千人跪在咱兄弟面前。”

        “有志气。”

        灰衣老者赞了声,转头看向树上的白衣女子:“姑娘,老夫好歹虚长几岁,你这般站树上,居高临下,不大好吧。”

        白衣女子飘然落下,紧盯着灰衣老者的冰雕面具:“你究竟是何人?”

        “老夫天门门主——龙傲天。”灰衣老者笑着道。

        “龙傲天?这名字必是化名!”

        白衣女子眸光闪动:“前辈功力可谓旷古烁今,哪怕散人宁道奇、草原武尊也是远远不及!之前必非无名之辈!中土百年前有一邪帝向雨田,惊艳绝伦,一统魔门六道,收集十卷天魔策,习得无上神功道心种魔。传闻此神功需以他人为鼎炉,最后熔炼为一,稍有不慎,就精神失常,甚至如邪王石之轩般分裂人格。”

        冰雕老者笑容一僵,沉默片刻:“姑娘果真聪慧。”

        “当不得邪帝谬赞。”白衣女子回道。

        “可惜聪明人一般是活不长。”冰雕老者幽幽道。

        “难道我不说,今日就能活?”

        白衣女子冷冷回道。

        啪啪啪!

        冰雕老者拍起巴掌:“这般聪慧的姑娘死了当真可惜。本座给你一个机会,入我天门,受我驱策,饶你性命!”

        傅君婥眸光变得清冷:“如今江湖最负盛名的三大宗师,虽也号称力敌万军,但光凭本身功力,一战杀个千人,便已至极限。”

        “前辈修炼道心种魔,消失百年,想来已达传说中的破碎虚空之境!”

        “可这一境界,古籍记载,当年大侠传鹰也只是在十万军中击杀敌首,杀伤八千余人,便不得不破碎虚空离去。”

        “今日前辈一连击杀六千官兵,看似神威赫赫,可消耗绝对不小。尉迟胜乃先天高手,又是战将,气血浑厚。前辈鼓动真力,也只冻了半身,为掩饰自身虚弱,便挑拨副将将之击杀。”

        “此时,更是‘大发慈悲’的饶我性命,欲不战而屈人之兵。”

        “这等手段,当真不愧是邪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