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入我天门

第一百零六章 入我天门

        “带走?带哪去?带回你那小破屋?”

        灰衣老者笑盈盈道:“这么个千娇百媚的美人躲在荒郊破屋,你觉得被言老大知道,会怎样?”

        “他敢!”寇仲握拳怒喝。

        “我拼了命也会护住贞嫂的。”徐子陵也低吼着。若非他舔着脸讨包子,贞嫂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

        “两位正气凛然的小骚年,你们说这话的时候,先把脸上的伤养好吧。”

        灰衣老者啧啧嘴:“言老大手下二十来号人,分出十个摁住你们五肢,剩下的十几条汉子当着你们面轮流把事办了,你们又能如何?!”

        “那我就带贞嫂离开扬州!”寇仲狠声道。

        “离开?去哪?”

        灰衣老者笑的更欢了:“你们两个连自己都养不活,若非这些年贞嫂时不时施舍,你们现在估计已经饿死了?带上贞嫂,说的好大气!这是打算让贞嫂一路卖……‘包子’?”

        “我们绝不会这样做的,还请前辈慎言!”徐子陵涨红着脸。

        “好,好,好!你们不会,你们是大英雄大豪杰!既不会肚子饿,也不会吃嗟来之食!”

        灰衣老者转而问道:“不过现在外面兵荒马乱,你俩穷小子能护住贞嫂这种千娇百媚的美人?就算加入义军,到时头领看上贞嫂,你们又待如何?”

        一句句反问,让二人羞愧的垂下头。

        最终,寇仲握起拳头,沉声道:“前辈,我愿加入天门!”

        “仲少?!”徐子陵讶道。

        “子陵,前辈说的很对,我们没有实力,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寇仲回道。

        徐子陵沉默。

        灰衣老者似笑非笑的看着徐子陵:“你兄弟入我天门了,你自个是打算继续在言老大手下喝洗脚水,还是入我天门搏一搏?”

        “前辈……”徐子陵迟疑十息,最后还是咬牙:“我也愿入天门。”

        “好兄弟!”寇仲欢喜的搂着徐子陵肩膀。

        “你真想好了?”

        “想好了!”

        “若日后老夫让你做违心事,你又当如何?”

        “前辈可是世外高人,怎么会逼我……”寇仲笑着插话。

        灰衣老者一蹬,他便讪讪闭嘴。

        徐子陵挣扎一会,闭目道:“到时,大不了把命赔给前辈。”

        “子陵!”寇仲大惊。

        “有意思,你小子还真有两分坚持!”

        灰衣人笑着道:“老夫希望你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日后千万别被漂亮女人忽悠两句,就对老夫拔剑相向。”

        “前辈放心,我这兄弟牢靠的很,前辈对我们大恩大德,我们扬州双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一定会按前辈的吩咐办事!”寇仲把胸膛拍得邦邦响。

        “希望如此,毕竟,逆神者——死!”

        灰衣老者瞬间没了之前的嬉皮笑脸,散发出恐怖气势。

        两人为之一摄。

        “现在,办正事吧。”

        灰衣人一脚一个把扬州双龙踹下墙。

        “哎呦喂,前辈你好歹提醒一下啊!”寇仲捂着腰道。

        徐子陵却赶忙爬起,挡在贞嫂前方:“住手!”

        “谁?!”

        老冯一惊,凝神看清后,愤怒叫道:“原来是你这小子!”

        “当家的,我就说她把包子给这小子了吧!”恶大妇扫视两人:“你这小子这么护着她,莫非有坚情?”

        自打卫贞贞进门,老冯就没再和她同过床。若趁这机会,弄死卫贞贞,哪怕店里的生意差些,她也认了!

        “你休要胡说!”徐子陵大声反驳道。

        “我胡说?!”

        恶大妇声音更响:“这可是在我家,若非你俩有坚情,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好啊!好啊!”

        老冯红着眼,重重挥鞭:“我抽死你们这对坚夫阴妇!”

        啪!

        徐子陵不躲不闪,脸上多了条鞭痕。

        “子陵!”寇仲大叫着冲上前,一把夺过鞭子。

        “光天化日之下闯进我院子!还敢夺我鞭子!你们给我等着!官差来了,一个都别想跑!”

        老冯一边大叫,一边走向院门。

        “别急着走啊,好戏才刚刚开场。”

        灰衣老者张手一吸,老冯便身不由己地倒飞拖了一地。

        “当家的!”恶大妇尖叫起来。

        “呱躁。”

        灰衣老者屈指一弹,恶大妇顿时昏了过去,

        “你们,你们……想干嘛!”老冯挣扎着后退,但双腿无力,只能一点点往后挪。

        “让你欺负贞嫂!”

        寇仲一鞭抽了过去。

        啪!

        老冯惨叫起来:“她是我买来的小妾!抽她两下怎么了?!她爹都不管,你凭什么打我?”

        寇仲又重重抽了他一鞭子:“你个畜生,这么好的女人也舍得欺负!”

        “好女人?!啊呸!整天吃里扒外!还勾搭小白脸上门欺负我!有种你们就杀了我,不然……老子非弄死她不可!”老冯满脸凶狠地道。

        “还敢胡说!”

        寇仲用力抽着。

        “行了,别浪费时间。”灰衣老者开口。

        “门主,这死胖子真的是太气人,不多抽几下……”寇仲解释着。

        灰衣老者淡淡道:“杀了吧。”

        “杀!”

        寇仲瞬间傻眼。

        杀人犯法!要砍头的!

        “怎么?要老夫重复一遍?”灰衣老者不悦道。

        “子陵,这位前辈是?”卫贞贞此刻才回过神。

        徐子陵低声解释了一番。

        卫贞贞不忍地看了老冯一眼,轻声道:“你帮我求求前辈,放过老冯吧。再怎么说,他也是我丈夫,一日夫妻百日恩。”

        徐子陵沉吟一会,道:“前辈,就这般杀了老冯是不是太过了?”

        灰衣老者哂笑一声:“你还真是有菩萨心肠,别人打你,你还想着救他一命。”

        “当不得前辈谬赞。”徐子陵回道。

        “真当老夫在夸你么?”灰衣老者讥笑。

        “前辈,这老冯虽可恶,但罪不至死,要不多抽他几鞭子算了。”寇仲道。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老冯也急忙求饶。

        他不傻,自然能看出灰衣老者不像寇仲、徐子陵,那是真敢杀人的。

        “你们以为我天门是什么地方?两个刚入门的小子也敢质疑本门主的命令。念你们初犯,再给你俩一次机会。”

        灰衣老者一闪,出现在院墙顶部:“记住,入我天门,上峰有命,要么执行,要么……死!”

        幽芒闪过,木房无声无息地化成漫天冰屑。

        院中数人瞬间跟掐了脖子的鸭一样安静。

        寇仲、徐子陵脑子嗡嗡作响。

        和卫贞贞、老冯不同,他们也算混过江湖,见识过竹青帮高手单掌碎石,甚至内劲外放,隔空伤人。

        可似这般,大热天直接把一栋房子冻成冰屑……当真想都不敢想,做梦都不敢梦!

        “一人一个,办完事便到城外石龙庄园。午时为限,过时不候!”

        说话间,灰衣老者的身形一点点变淡,最终淡至不见。

        “神佛在世!神佛在世!”

        寇仲一把抓住徐子陵的手:“小陵,这次我们真要发达了!”

        徐子陵回过神却道:“仲少!这天门不是善地,要不还是退了吧。”

        “退?退什么退?!这可是大好机会啊,只要我们能学到门主十分之一的功夫,就能纵横江湖,捞个大官当当。”寇仲激动的道。

        “可是要杀人的!两条无辜人命啊。”徐子陵道。

        “杀人……”

        寇仲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入义军上战场也得杀人!早晚都要杀!老冯敢这般虐待贞嫂,杀了他,也算替天行道!”

        “那恶大妇呢?她可是女人啊。哪有英雄好汉杀女人的?!”徐子陵反驳。

        寇仲沉默,面色变幻不定。

        “我看那老者不像好人,你们俩小心点,千万别走上歪路。”贞嫂开口劝道。

        “放心吧,贞嫂,我一定……”徐子陵正说话。

        寇仲猛地打断:“贞嫂,我们每天不给言老大上贡五两银子,就少不得一顿毒打!早就没其他路可走了!”

        “仲少,你!”徐子陵瞪大眼。

        “恶大妇助纣为虐,死不足惜!子陵,你若不愿动手,那便我来!”

        寇仲从厨房摸出菜刀,一刀剁下。

        徐子陵急忙抓住寇仲手腕:“寇仲,你疯了!”

        “我没疯!我很清醒!陵少!错过这机会,我们这辈子就只能当个受人欺负的小混混!”

        寇仲瞪着徐子陵:“再说,你以为放过他们,他们就会感恩戴德?!”

        “那也不能杀人啊!”徐子陵大叫。

        “我们没得选,这世道,不杀人就要被杀!你给我让开!”

        寇仲一把推开徐子陵。

        噗!

        血花溅了一脸。

        “你真的疯了!”徐子陵吼道。

        哈哈哈,寇仲狰狞的大笑起来:“子陵,杀人没那么难,拿刀宰了老冯,你我兄弟必成大业!”

        “不要啊,不要啊!两位少侠,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给你们银子!二十两!三十两!你们放过我吧。”老冯大声求饶。

        寇仲大步上前,死死掐住老冯的脖子:“子陵,快,我已经抓住他了,你赶紧动手!”

        “仲少……”徐子陵还想再劝。

        被寇仲冷冷打断:“陵少,你真想一辈子当混混么?!这些日子,不是你一直在催我,说不想再看到言老大那副奸诈样,也不想再拖累贞嫂,让我赶紧带你加入义军么!现在这就是个好机会啊!天门……听这名字就不知比义军高出多少倍!若能讨得门主欢心,说不得还能成仙做祖!”

        “我!”

        徐子陵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杀吧,没这么难的!一刀下去,白刀子进红刀子到出!”寇仲重重掐着老冯脖子。

        老冯翻着白眼,拼命挣扎,但力量越来越弱。

        “快点,马上就午时了!还得赶去城外庄园,没这么多时间耽搁。”

        寇仲催促道。

        “我……”徐子陵还是下不了手。

        纠结了半盏茶。

        老冯眼睛一凸,竟是被寇仲活活掐死了。

        “走!”

        寇仲也不废话,拉着徐子陵、贞嫂冲向门口。

        卫贞贞回神,冷静道:“寇仲,先把血洗掉,不然你这样,根本出不了城门的!”

        ……

        城外,石龙庄园。

        三万官兵里里外外将其团团围住。

        为首的将领骑着白马,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高喝道:“石龙,快把宇文总管给我交出来!”

        此人乃扬州总共尉迟胜!

        隋朝开国皇帝杨坚起初是北周大臣。

        在周宣帝宇文赟病逝后,勾结内史上大夫郑译和御正大夫刘昉,以继位的宇文单年幼为由,矫诏引杨坚入朝掌政。一年后,杨坚便迫静帝退位,自立为帝。

        北周宇文姓的天下,从此由杨姓替代。

        但宇文姓的势力根深蒂固,杨坚虽当上皇帝,仍未能把宇文斗阀连根拔起,到儿子杨广当上皇帝,宇文姓再次强大起来。

        尉迟氏便一直是北周忠臣,尉迟胜的堂叔尉迟周十甚至直接起兵反隋。

        尉迟胜与宇文化及一直有联系。

        宇文化及昨日到扬州,更是提前知会过。

        若非担心大张旗鼓,会吓跑石龙,尉迟胜昨日就带兵围了庄园!

        庄内一片死寂,并未有半点回应。

        “石龙,别装死!你再不出来,老子就烧了你这破园子!”尉迟胜喝道。

        宇文化及乃是宗师级高手,更带了十几位先天武者。

        进了庄园,却再无生息,显然庄内有诡秘,贸贸然进入,怕是得吃大亏。

        距离庄园两百米的树林。

        “怎么办啊?陵少,马上就午时了。”寇仲躲树后,忧心忡忡的念着。

        “你就别担心了。”

        “恩?”

        “那可是尉迟总管,三万人团团围住。那灰衣老者再厉害,能敌过三万大军?说不定午时没到就死了。”徐子陵冷静分析道。

        若是灰衣老者就此被官兵围杀,或许还是件好事。

        “干!”

        寇仲瞪了徐子陵一眼,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老冯夫妇都杀了,现在若不能抱住门主大腿,难不成等着被官兵追杀?

        “听这话,你俩似是知道石龙家为何驻满官兵。”树顶忽然传出天籁之音。

        “谁?!”

        寇仲吓了一跳,循声望去。

        离地九尺处,女子一身雪白武士服,丰姿卓约的按剑而立。

        她头顶遮阳竹笠,垂下重纱,掩住了香唇以上的俏脸,但只是露出的下颔部分,已使人可断定她是罕有的美女了。

        “回我的话!”女子声音微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