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贞嫂

第一百零五章 贞嫂

        “这倒也是。”

        徐子陵觉得寇仲总算靠谱了一回,上前抱拳:“见过龙前辈。”

        “唔!你现在这是想好了?”

        灰衣老者晃荡着腿:“事先说清楚,我天门可不是厕所,想进就进!想退便退!若是违反门规,到时老夫也护你不得。”

        “这……”徐子陵迟疑。

        “不知天门有何规矩?”寇仲机灵问道。

        “这个嘛……嗯……嗯……”

        灰衣老者嗯了半天:“好像就一条,得听从门主命令,其余小节就无所谓了。”

        “那容易啊!”寇仲高兴起来。

        他还以为天门和竹青帮一样,有一大堆规矩,动不动就三刀六洞,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下辈子做猪。

        “仲少!”徐子陵显然更加清醒。

        听从门主命令这条看着简单,实则暗含陷阱,万一对方要自己去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到时岂非坐蜡。

        两人相处日久,心意相通。

        这一来,寇仲也迟疑了。

        “啧啧!两个年轻的小家伙哦,就喜欢想东想西,要知道机会这东西,错过可就不再了呀。”

        “或许你们觉着自己是怀才不遇,日后必定要成大业,做顶天立地的大豪杰!”

        “可那也是日后,现在你们充其量,只是两条在言老大手下摇尾企怜的可怜虫罢了。”灰衣老者晃着脑袋。

        “前辈!”寇仲抱拳正欲开口。

        “你是想说自个盗亦有道?劫富济贫?”灰衣老者笑着问道。

        寇仲一愣,还是咬牙道:“我兄弟二人虽小偷小摸,但始终存着一份良善之心。前日,偷了老者钱包,见其伤心,我本想装作捡到钱包,返还一半财物。小陵则坚持将剩下的钱也给他。最终……”

        灰衣老者接过话头:“最终你们啥收获都没有,被言老大好一顿毒打!”

        “前辈慧眼如炬!”寇仲笑着直起身子。

        想来前辈高人也不会喜欢白眼狼,似他和徐子陵这种有所坚持的‘好人’更能得到青睐。嗯,说书人的故事里就是这么说的……

        灰衣老者继续道:“然后你们肚子饿,没办法,只能厚着脸皮去南门找贞嫂讨包子。”

        “前辈神机妙算啊!”

        寇仲赞着,心下一松。

        看来自己没猜错,前辈高人收弟子,首重心性。肯定会先暗中观察几日,觉着满意才现身相见。自己和徐子陵这些天的坚持是对的。

        “别急着夸,故事还没说完呢!”

        灰衣老者一笑:“因为给了某人六个包子,最后算账时对不上、贞嫂惨遭老冯和恶大妇的折磨!身上啊,啧啧,被皮鞭抽的那叫一个惨,鲜血淋漓!”

        “不就几个包子么?!他老冯至于下这般毒手?!”寇仲色变。

        “前辈,您这话是否夸大了些?”徐子陵也急急开口。贞嫂看起来可不像有伤的模样。

        灰衣老者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冷笑道:“老冯的包子铺还得靠那张脸卖包子,自然是不会打脸的,可其他地方……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至于夸大与否,诺,这个点包子差不多该卖完结算了。你们俩不信,可以自个去看嘛。”

        “仲少,我得去瞧个明白!”徐子陵道。

        “一起去!”

        寇仲重重点头。

        若知道贞嫂给包子后,会遭这般折磨,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徐子陵去讨包子的!

        “算算时间,等你们俩去,‘动作片’该结束了。老夫行行好,便带你俩一程。”

        灰影一闪,出现在二人中央。

        转瞬,两人便身不由己悬空,耳旁过着呼呼烈风声,两眼被吹得睁不开!

        不过盏茶功夫,三人便到了老冯包子铺。

        这包子铺距离小破屋甚远,平日空手走都得半时辰。老者提着二人,盏茶便到,这速度……果真不愧是前辈高人。

        寇仲想着,便见徐子陵跑到墙角喊道:“仲少,帮我一把。”

        “还是老夫来吧。”

        灰衣老者袖袍一挥,两人便轻飘飘上了墙,正好可以窥见里面情形。

        院内。

        恶大妇麻溜的数完钱:“当家的,少了六个子!”

        “好你个贱妇!平日我好吃好喝供着你,你竟背着我藏钱!”老冯大怒。

        “我没有。”贞嫂哀声道。

        “没有?!那钱哪去了!”老冯质问。

        “人太多,一时看不过来,我也不知道哪少钱了。”贞嫂委屈的垂下头。

        “呵!当家的,我看这贱货肯定又给那两小子塞包子了。”恶大妇道。

        寇仲、徐子陵到老冯包子铺打秋风,也不是一两次了!

        “好啊!又是他们!我上次就跟你说了,我们开的是包子店,不是开慈善铺!你这是不长记性啊!不教训教训是不行了!”

        老冯从角落翻出鞭子,喝道:“把衣服给我脱了!”

        “我,我真没有。”贞嫂浑身发颤。

        “你个小浪蹄子还敢狡辩!”

        恶大妇上前,扯着贞嫂衣服一扒。

        寇仲、徐子陵下意识闭眼。

        “人为你俩受伤,你们连看的勇气都没有么?”灰衣老者摇晃着头。

        两人这才睁开眼瞧去。

        贞嫂浑身上下,除了脸蛋,布满鞭痕,还有几处渗着血水。

        啪!

        老夫挥鞭重重一抽。

        贞嫂惨叫起来。

        “这畜生!”寇仲便想跳下去。

        “你急什么。”灰衣老者一挥手。

        两人便动弹不得,徐子陵急道:“前辈!”

        灰衣老者道:“你们现在下去,打算怎么办?打老冯一顿?”

        “这畜生难道不该打么?!”寇仲怒道。

        “确实该打,但是打了之后呢?”灰衣老者问道:“他被你们俩打了,待你们离开,你猜贞嫂第二天会不会下不了床?”

        “他敢?!”寇仲一瞪眼。

        “左右不过一小妾,抽死了都没人管。你告诉我,他为什么不敢?”灰衣老者反问。

        “那我们就只拦住他,不动手。”徐子陵冷静道。

        “哦?拦住?有意思!”

        灰衣老者笑了:“你拦得住一时,拦得住一世么?”

        二人无言以对。

        最终,寇仲咬牙道:“那就先打老冯一顿,然后把贞嫂带走!”

        他终究是个有决断的!

        不知道还好,知道了,便实在没法再眼睁睁看着贞嫂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