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春草

第八十九章 春草

        黑牙部落人口三千。

        首领黑牙做过走商,带着族人赚取了大量财富。

        人人佩武器,精锐战士甚至有铠甲护体,小日子过得相当不错。

        可这一切都被翼蛇大妖毁了!

        部落最精锐的铠甲战士挡不住寒焰一息,普通战士被黑色毒风刮过,个个病恹恹,半夜咳嗽接连死去。

        如今,部落人口已不足一千。

        苟活下来的众人慌乱无比。

        翼蛇大妖能来一次,就能来第二次!继续留在黑牙这种小部落就是死路一条。

        部落最中央的大房子前,首领黑牙呆滞地看着宛如废墟的部落。

        再想不出办法,黑牙部落又要散了。这可是他血拼多年、费尽心力才建起的势力!

        “唉……”

        黑牙深深叹了口气,看了眼女儿春草,嘴唇微动,却没发出声音,最后又深深一叹,颓然地抓着脑袋。

        “父亲,你不用担心,我……我去给公子写信,求他帮帮黑牙部落。”春草咬着唇皮。

        她是西府纪宁侍女,服侍十年,感情深厚。

        当初若非牵挂家人,她也不会离开西府城。

        因着心底对纪宁的一缕情意,她真不愿求纪宁帮忙,但如今父亲这模样,还有弟弟……实在没办法。

        “米娃……”黑牙眼中浮现喜色,整个人似乎瞬间活了过来。

        春草哀叹着写了封信交给部落战士。

        ……

        黑牙部落距离西府城不算太远,消息很快传回。

        “什么!纪宁公子已经出去闯荡冒险了?”

        黑牙只感觉一阵眩晕,翻着白眼往后倒,嘴里还不停哀叫:“这可如何是好啊?!如何是好……”

        春草扶起黑牙,也深感无力。

        纪宁不在,她想不到任何办法应付翼蛇大妖。

        “首领,江边部落是超级部落,江边城内有两位先天生灵坐镇,哪怕翼蛇大妖也不敢轻易侵犯。若我们能进入江边城,得到他们庇佑,必定可以渡过此劫。”阿狼提议。

        “纪氏有规定,超级部落人口不能超过五万。平日,江边部落只招最强力的战士,他们怕是不愿庇佑我们。”有族人表示担忧。

        超级部落哪是那么好进的?!

        “首领,只要舍得重宝,江边部落的大人物一定会愿意庇佑我们的。”阿狼对黑牙使眼色。

        黑牙迟疑片刻,咳嗽着道:“米娃,咳咳……青石还小,这事便交给你了。你带部落战士前往江边城,一定让他们收下宝物,答应庇佑黑牙!”

        说着,黑牙紧紧抓住春草的手。

        “放心吧,父亲。”

        春草带部落战士离开。

        ……

        “什么!江边部落拒绝了?!”

        “江边城大人物江禾想要米娃成为他的女人,米娃不但拒绝,而且打伤江禾手下。”

        “这可怎么办?进不了江边城,翼蛇大妖再来袭击,我们肯定会死的!”

        部落更加人心惶惶。

        “米娃,米娃……”黑牙躺在床上,颤巍巍地伸出手:“怎么样了?江边部落愿意收留我们么?”

        “父亲!”

        春草心如刀割。

        “姐姐。”

        黑牙新娶的妻子,抱着儿子青石奶声奶气叫唤。

        “弟弟!”

        春草心愈发痛,转身出了房间。

        离开西府城时,纪宁答应会来看她的。她真的……真的还想再见纪宁一面,一面就够了。

        “女人总归是要嫁人的。江禾可是江边部落的大人物,米娃真以为自己做过纪宁公子侍女,身份就多高贵了?”

        “米娃心气高,看不上江禾?!难不成她还想嫁给纪宁公子?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她配么!”

        “不愿也就愿了,还打伤了江边部落的人,这下黑牙部落算是彻底完咯。”

        各种闲言碎语扑面而来,躲无可躲。

        三天后。

        “父亲,这次我一定会让江边部落收留我们的。”

        春草满脸哀色。

        离开西府城,就已算做了选择,不该再有奢望的。

        “米娃,你说得是真的……”黑牙躺病床上,眼底浮现希冀之光,强撑着直起干瘦身躯。

        春草点头,正要回话。

        “好一出‘父慈女孝’的好戏啊。”房内忽然响起声音。

        “谁?!”

        黑牙警惕望去。

        自他生病,大多时间是一个人躺房间,今日除了米娃,便没外人进来。

        这一望,不由大惊!

        木桌旁,不知何时多了位光头少年,正开心的嚼着蜜瓜。

        他脚边还个敞开的兽皮大口袋,里面全是蜜瓜。桌面则堆着一盘子果皮、果核。

        显然,光头少年已经在房内待了有一阵,可这么长时间,自己竟没发现他!

        不,准确的说,是自己下意识忽视了他。

        这是何等恐怖的事!

        “父亲!”春草也反应过来,站到床前,将黑牙护在后方。

        “别这么紧张。”

        兽皮少年笑了笑,屈指一弹。

        青芒闪过。

        轰!

        整个屋顶直接化为灰飞。

        “先天强者!”黑牙惊骇的蹿了起来。

        “父亲,你……”

        春草愕然。

        黑牙自从部落受损,就一直病恹恹的,最近更是动弹不得。否则,上次也不会是她带人去江边部落。

        黑牙有些尴尬,转而看向兽皮少年:“不知大人前来黑牙部落,有何吩咐?”

        “你们方才是打算去江边部落求得庇佑。”

        兽皮少年吃着蜜瓜:“我觉得我们铁石部落也还不错,考虑考虑?”

        “铁石部落?”春草皱起眉头。

        东山泽有这超级部落?

        黑牙却忙不迭道:“大人有命,小的岂敢不从。”

        只要有先天生灵坐镇,黑牙部落的人心就能稳固下来,至于是不是超级部落,影响并没那般大。

        “那成,条件也和之前一样,她!”

        光头少年指了指春草:“我的了!”

        春草咬着唇皮不说话。

        “大人能看上春草,是春草的福分,这事当然没问题。”黑牙赶忙回道,说着拉了拉春草。

        春草迟疑,最后还是叹息着应下。

        “看你的样子似乎不大情愿,莫非是舍不得你这冷血父亲?”光头少年笑道。

        春草苦涩道:“大人……”

        她开了口,却没解释。毕竟主人说话,下人哪怕有理,也没资格反驳。

        “怎么?觉着我说错了?”

        光头少年道:“若非你这冷血父亲,此刻你应该在西城府过着悠闲日子,再过几年,说不得会成为纪公子侍妾。”

        “大人,一切都是春草自己的选择。”

        春草垂下脑袋。

        “呵!”

        光头少年不屑的笑了:“你这父亲卖了你,获得本钱,走商三年,便重建黑牙部落。若是有心,早就能找回你。可他直到生下二子,又过了好几年才找上门,想赎回你。”

        “好几年啊,你父亲记性得多差,才能把你忘了这么久?”

        “再找上门,赎回你,真是因为你是他女儿?而不是因为你是纪公子侍女,会功法?”

        光头少年淡淡说着。

        春草心中发凉。

        回到部落,她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发现不对,但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在一起,比什么都好。西城府回不去了,她不愿,也不敢多想!

        “大人……”黑牙正欲开口。

        “欺瞒先天强者的下场你当知道,说话前最好先想想清楚。”光头少年淡淡道。

        黑牙果断闭嘴。

        “翼蛇大妖肆虐,不知多少部落想求得先天生灵庇佑,黑牙部落这点财富,岂能入江边城大人物的眼?!”

        “他装病派你去,安得什么心,你当知道!”

        光头少年说到这,又拿起蜜瓜大口大口啃着。

        春草愈发凄凉:“大人,这一切都是春草的命。”

        “你莫不是以为去了江边城,当了江禾的女人,事情便会罢休?”光头少年问道。

        春草不说话,但看其神情,显然是这么认为的。

        江禾之所以刁难黑牙部落,就是因为看上她,现在她主动送上门,江禾肯定会高高兴兴收下。

        “傻!”

        光头少年想了想,看向黑牙:“别装死,你来说,她去江边城后会如何?”

        “大人……这……这个,小人也不……”黑牙迟疑着。

        “嗯?!”

        光头少年一瞪!

        黑牙不敢再耍滑头,看向一旁:“江禾乃江边城大人物,性格暴虐,大庭广众下面子被扫,米娃去了,应该……应该会被废除内劲,然后各种折磨至死。”

        “既知道,为何让她去?”

        “大人!米娃不去,江禾都不用出手,只需吩咐一句,黑牙部落就彻底毁了啊。”黑牙痛心疾首。

        “部落没了可重建。再不行,带一家人加入其它大部落,凭你们的能力,一样可以过得不错。”

        光头少年盯着黑牙:“你就是舍不得部落首领权势,觉得用春草的命换挺值,对吧?”

        黑牙沉默良久,最后闭目咬牙:“对!”

        ……………………………………

        老扑街日记:

        外面的鸽声非常悦耳:“咕咕,咕咕。”我总觉得它在暗示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