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混乱

第七十六章 混乱

        “放开圣上!”

        铁胆神候一掌拍出,浑厚罡气袭向四人后背。

        本就内凹的真气罩被拍得一阵晃动。

        “皇叔,错了!这些是保护朕的大内秘卫。白云王和曹正淳才是叛逆!”正德大叫道。

        “皇叔,出手助白云王拿下这胆大包天假扮朕的贼子!”南王世子亦在房内高喝。

        铁胆神候停手,迟疑地望着两个‘正德’,似乎一时分不清到底谁是谁。

        闻声聚集而来的大内侍卫们也有些发懵,留在三丈外,不知该怎么办。

        “神候,曹正淳联合白云王叛逆,赶紧出手阻止白云王!”

        刘谨回首尖叫。

        “放屁!明明是你刘谨勾结叛逆,意图偷天换日,被杂家和白云王阻止!”曹正淳加大攻势。

        小冬子也拼命攻击刘谨,增大刘谨压力,意图逼迫其闭嘴

        不过刘谨终归还是有两把刷子,使出秘法,瞬间提升战力,击退二人攻势,大喊:“殷老三你还傻站干嘛,再不出手杂家诛你九……”

        噗!

        他胸口多了截血色剑尖,后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

        “呱躁!”

        叶诚拔剑还鞘。

        “刘大伴!”正德龇牙欲裂:“白云王!朕必杀你!”

        “大胆贼子,真以为带着几条绿皮狗,孤便奈你不得?”叶诚冷冷一笑。

        “白云王果真神威赫赫,一下便斩了刘谨这叛逆!”曹正淳笑着道。

        “皇叔!出手啊!杀了他,杀了他们!”

        正德冲着铁胆神候怒吼。

        下一刻,铁胆神候果然出手了。

        一掌拍向绿衣人:“把人放开!”

        “皇叔!”

        正德不敢置信地瞪着铁胆神候。

        “贼子,到了此刻,别说喊叔叔,就算叫爹爹也是没用的!”曹正淳大笑着冲上前。

        叶诚默默拔出青锋剑。

        三大高手围攻!

        曹正淳在旁,铁胆神候在后,叶诚从正前方一剑刺出。

        这回,连后退卸力都不能,西山四鬼苦苦维持着绿色真气罩。

        然而剑还是一点点深入,正德皮肤甚至能感觉到剑尖的冰凉,不由闭眼尖叫:“来人!护驾!护驾!!”

        叫声大而凄凉!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息,也许是一刻!

        “皇叔,白云王你们这是干嘛?”

        云萝郡主等人察觉不对,及时赶了过来。

        “义父!”

        上官海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云萝、成是非救朕!”正德大喜。

        “金刚不坏横炼神功!”

        成是非怒吼着运功变身冲上前。

        “郡马爷稍安勿躁。”

        上官金虹挥动龙凤金环将成是非拦下。

        段天涯、归海一刀跃入场中。

        木道人使出八步赶蝉挡在前方:“两位,别急!事情还没弄清楚!”

        “果然是有惊天阴谋!”

        陆小凤正要出手。

        老实和尚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陆小凤,今晚给得缎带是用来看戏的!就别下场了。”

        “和尚,你也……”

        陆小凤不敢置信的瞪着老实和尚。

        他知道老实和尚不老实,但真没想到老实和尚竟有胆子掺和这种惊天谋划!

        老实和尚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佛曰:看戏,看戏。”

        大旗门铁中棠心念一动,想要上前,忽然背后发紧。被似有似无地杀意锁定,只待他露出破绽,便是惊天一击。

        “白云国主住手!”

        苦瓜和尚一边喊,一边用大力金刚掌拍向叶诚胸口。

        下一刻,刀光亮起。

        他竟看见了自己的身体,而且还看见了自己穿了三天的僧鞋!

        手执滴血弯刀的黑衣人默默走至人群前方:“擅动者死!”

        “苦瓜!”

        大悲禅师怒吼,一拳砸向黑衣人。

        噗!

        刀光再现,大悲的右手上了天!

        “师兄!”

        老实和尚一把抱住大悲禅师。

        陆小凤趁机上前。

        这时,南王世子走出南书房,挥手下令:“来人,杀了这假扮朕的狂徒!”

        “嗯?两个皇帝?!”

        成是非楞了,急忙转头:“云萝,哪个是你哥?”

        “这,这……”

        云萝郡主来回看着两人。

        一样的外貌,一样的打扮,一样的威严,一时间根本无法分辨。

        “云萝,你还记得八岁时,在后花园赏花,朕抓了一只蛤蟆扔你头上。你被吓哭,哭了足足半个时辰。”正德喊道。

        “记得!当时因为这事,母后狠狠罚了你!”

        云萝高兴地指着正德:“这是我哥!”

        南王世子也道:“云萝,去年三月,你偷偷跑出皇宫。母后大怒,要关你禁闭,是朕为你开脱,说特命你访查民间,母后这才饶了你。”

        为了顺利假扮皇帝,曹正淳会不时传递宫内消息,以防露馅。

        正德和云萝郡主关系密切,相关消息不少。

        “这事,这事……”

        云萝郡主来回两边看着,再次昏头了。

        “云萝……”

        正德忽地双目瞪大,口吐鲜血。

        垂头瞧去,青锋剑已然刺入胸膛。

        他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但喉咙已发不出任何声音。

        “哥!”

        云萝尖叫起来。

        叶诚冷冷挥剑,鲜血横空,西山四鬼成了真正的鬼。

        “云萝,闭嘴!那是假扮朕的贼子!”南王世子呵斥着,眸底掠过一丝喜色!

        死人,显然不可能做皇上的。

        二十年不见天日的生活,终于结束了!

        “微臣护驾来迟,还望圣上恕罪。”

        在旁看了半天戏的殷老三果断下跪求饶。

        他一跪,其它看戏的大内侍卫也跟着跪下。

        活着的必是当今圣上;否则坐视皇帝死去的罪名落下,满门抄斩都算轻的!

        成是非等人停手,站在一旁。

        “平身!”

        南王世子拼命忍着笑意。

        “谢圣上。”

        众侍卫起身。

        云萝怯怯盯着地上正德尸体,脑中一片混乱。

        “海棠,现在该怎么办?”成是非传音道。

        然而上官海棠却是呆愣愣的,半点反应都没有。

        段天涯、归海一刀默默返回,护在上官海棠左右。

        “白云王护驾有功,赐黄金万两,明珠三斗。”南王世子道。

        “谢主隆恩。”

        叶诚微微颔首,连半拜之礼都懒得应付。

        南王世子眼中闪过一丝不悦,面上还是笑道:“白云王,朕听闻你有一件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祖传貔貅金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