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决战前夜

第七十二章 决战前夜

        无比璀璨、无比绚烂。

        当月芒落下,帮众还痴迷的伸出手,主动触碰‘神迹’。

        下一刻,凄美血花四溅,为这唯美画面增添一丝妖异之色。

        上百帮众几乎是瞬间倒下,即便是兵器谱上高手,大多也没能撑过两息。

        “帮主!”

        吕凤先凭借深厚功力,提前反应过来,运功撑住一波剑气,向上官金虹伸出求助之手。

        可惜,上官金虹根本不理会,转身护住荆无命,闯出剑气覆盖范围。

        噗!

        没了上官金虹这个大目标,残存剑气在叶诚有意操控下,重点照顾几大高手,很快血雾弥漫。

        叶诚仡仡然自空中落下。

        “国主,这是为什么?!”

        飘忽不定的声音从拐角黑暗传出,让人无法判断其藏身处。

        是上官金虹!

        他并未乘势逃走,也不敢趁机出手偷袭,甚至都不敢理直气壮的站出身质问叶诚。

        但辛辛苦苦创下的基业,一朝……恩,一招破灭。

        明知不是叶诚对手,他还是忍不住留下问上一句。

        “方才贵帮高手的英雄事迹,上官帮主听清了?”

        “听清了!”

        上官金虹忍着怒火道。

        明明一片和谐,宾主尽欢,双方也没夙怨仇恨,叶诚怎么就突然变脸下手了。

        “那听懂了?”

        “还请国主指教!”上官金虹从牙缝中挤出几字。

        “贵帮的英雄事迹,说来说去,其实不过四字:弱肉强食。铁剑门、五毒教弱,所以被灭了!现在孤强,金钱帮弱,被灭,也不过天道轮回,因果报应罢了。”

        叶诚淡淡道:“这道理很简单,帮主可还有疑问?!”

        “弱肉强食!”

        “好一个弱肉强食!”

        上官金虹狂笑起来:“今日之事,上官金虹认了!不过国主有一点却是说错了,只要上官金虹在,金钱帮就不会被灭!”

        下一刻,笑声戛然而止。

        街拐角处,冷面黑衣人扑通一声倒下,他的双眼依旧冷漠,他的喉咙却插着铁片,滋滋地冒着热血。

        “有些可惜了。”

        叶诚揉着指头。

        至强者果然不是这般好杀的。

        动静闹得有些大,很快六扇门神捕铁手带人围了过来。

        “见过白云王!”

        铁手抱拳行礼。

        “免礼。”

        “不知此处……”铁手试探着道。

        “金钱帮上官金虹率帮众围杀于孤,被孤反杀。”

        叶诚甩下一句,飘然远去。

        “留步!”

        铁手高喊。

        院内血案牵扯上百条人命,岂是轻飘飘一句就能揭过。

        可惜,叶诚身影已然不见。

        铁手想追,却是被推着轮椅的无情冷冷拦下:“到此为止吧。”

        “上官金虹不是傻子,岂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围杀白云王,而且还只带了这么点人,更可笑的是全场被反杀,一个活口都没留。白云王丝毫无损,这其中必有隐情……”铁手辩解道。他出手刚强,为人却仁慈,无法无视百余人惨死。

        “有隐情又能如何?白云王身份尊贵,六扇门根本无力管束,即便圣上想用此案办他。朝中百官也不会答应为了区区几个江湖人士,动荡东瀛和大明的友好局面。”

        无情冷冷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当知道,在百官眼中,江湖中人,不分黑白全是乱匪,死的越多他们越高兴。即便圣上知道此事,也只会赞一句,杀得好!”

        无情转动轮椅转身,心头默然一叹。

        这京城的水愈发的浑了。

        背后定有惊天阴谋在施展,可恨权阉误国,决战一事本遭文武百官极力反对。

        掌印太监刘谨却以白云王当年在东瀛天皇御前演武为借口,强力推行,并道:小国之主尚能允此事,我堂堂大明天朝上国便这般无胆?

        ……

        八月十四,决战在即。

        京城闹得很凶,和原剧情一样,陆小凤负责发放特制缎带。

        嗯,也就是‘巅峰决战’的入场券。

        六张门票!

        近万江湖人,怎么分?

        怎么分都不够!

        陆小凤真的是头都要炸了。

        他从未像此刻般懊悔自己有那么多朋友!

        白云王府。

        叶诚正在品茶,因着金钱帮众人的贡献,他现在是真的很悠闲。

        优哉游哉!

        嗖!

        白影一闪,桌对面,陆小凤一边扇风,一边拿起茶壶往嘴里咕噜咕噜灌着。

        “怎么着?跑我这来躲清静?躲也没用,还是早点把缎带散出去,早散早轻松。”

        叶诚笑着,让下人再准备一壶新茶。

        “说得容易!这六条缎带不只是六个名额,更事关圣上安危。”

        陆小凤说到这,压低声音:“你可知江湖上,这缎带叫价多少了?”

        “顶天了也就几万两。”

        “确实,不过不是银子,是金子!”

        陆小凤一屁股坐下:“我当时都差点心动了!”

        “你该行动的。”

        “我……”陆小凤气闷。

        叶诚品着新茶:“别想太多,大内禁军数万。别说只是六人,就是六条龙,也翻不了天,倒不如趁机捞点好处。”

        “就是,你要不想出面,我帮你卖!”

        司空摘星从树上跳了下来,搓着手指笑嘻嘻道。

        这可是几十万两金子,别看他是盗王,但这称号只能表示他技术好,并非偷得东西多!

        真下手偷几万两银子,估计转头就被六扇门上楼送温暖了。

        “去去去!有你什么事?”

        陆小凤不耐地甩手。

        “我这是在帮你啊!你看看你,头都快冒烟了。”

        “我谢谢你哦,你离我远点就行。”

        “我不,我就要帮你!”

        司空摘星热切的贴了上来。

        陆小凤果断闪人。

        王府再次安静下来。

        “你还没和他解释,是你给了我蛇王地址么?”

        叶诚斟了一杯茶。

        “没什么好解释的。”

        司空摘星没了平日的脱跳飞扬,有些落寞地端起茶,喝了一口,真苦!

        “你是一个贼,贼怕官很正常。”

        叶诚淡淡说道:“你看蛇王,被吓得答应把薛冰送出去。你只是在旁看看,而且也在用自己的办法让陆小凤置身事外,你若解释,他应当能理解的。”

        “你不懂。”

        “哦?”

        “陆小凤从没把我当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