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第七十章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二百万两。”

        “三百万两。”

        ……

        “五百万两!”

        孙老头拿起烟嘴,猛吸了一大口,拼尽全力的一大口,辛辣烟气在肺腑间肆虐十息,方才缓缓从鼻头冒出。嘶哑着道:“国主,老头这人是有点傻!按说以老头的武功,想弄钱真不要太容易,但老头就喜欢说书,顺带赚两个钱花花,养活孙女……”

        他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这才让自身忘记触手可得的五百万两,最后总结道:“这人活一世,终究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前辈说了这么多大道理,那么可否回答孤几个问题。”

        “自无不可。”孙老头回道。

        “当今圣上可是明君?”

        “这……”孙老头沉吟着道:“圣上虽有些喜好玩乐,但想来只是少年心性,日后当会收敛。”

        “若不会呢?若他越演越烈和商纣王一般喜好酒池肉林,你当如何?”

        孙老头沉默。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儒教文化深入人心。天子乃君父,做臣子的只能劝诫,无用,亦无奈。

        “前辈说,圣上不安,万民动荡。当年先帝去世,万民可曾动荡?”叶诚不屑道。

        这也是他最反感某些‘正义’人士之处。总喜欢把皇上和百姓捆一起,可其实,皇帝死不死,谁当皇帝,与底下百姓关系真有这么大?

        顶天了就是斋戒三日!

        孙老头辩解道:“先帝去世时,有当今继位,平稳过度,所以百姓才能安康。”

        “那这回圣上离世,只要你缄默不言,又有谁会知道真相?不知真相,自可平稳过度。”

        “这……真相公理如何能……缄默?”

        “在衡阳城,赵大人当众受贿,前辈也在一旁看着,当时怎么就缄默了?”

        “赵大人受贿事小,国主所办之事影响甚大。”

        “你不说,如何会影响甚大?”叶诚反问。

        孙老头吧唧着烟,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再有,你想维护圣上之心是不错,可圣上知道你是谁么?你能进得了皇宫么?进去了,圣上会信你么?”叶诚接连反问。

        孙老头继续吧唧着烟。

        足足过了一刻钟。

        他才抬头,苦涩一笑:“国主不愧是执掌东瀛的枭雄,这等口才,老头望尘莫及。的确,你这些问题,老头没法回答,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但……还是那句话,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事实在老头没法置身事外!”

        唉。

        叶诚轻叹一声:“你当知道,趟浑水是会死人的。”

        “想要老头的命,怕是没那么容易。”

        孙老头颇为自得的笑道。

        此番出门是办大事的,特意把孙女留下老家。有了那十万两银子,就算他死了,孙女也能过得很好。

        没了孙女拖累,凭他第六境巅峰实力。若不想死,这世上,真没哪能留住他,即便是防卫最森严的皇宫!

        前来劝诫叶诚,自然做了最坏打算。

        天外飞仙虽利,但以他的身法,能轻易闪过;至于天泣,凭借至刚至强的罡气,也能撑一段时间,脱离剑气覆盖范围。

        “是么?”

        叶诚停下锤子,把玩着新出炉的‘飞刀’。

        这其实就是长条薄铁片,后面若加个木柄,倒也能勉强称之飞刀。

        孙老头神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小李飞刀?!”

        语气是疑问,但他心中已无比确认。

        除了小李飞刀,这世上没其它东西能给他这般警觉。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唯一的破解方法,就是让握飞刀的人发不出这刀。

        换句话说,就是抢先杀了刀主。

        但这世上有人能让叶诚连飞刀都发不出么?

        显然是没有的!

        即便叶诚不反抗,孙老头估算自己也至少得五招才能攻破金身。

        他心念急转,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国主,小李飞刀虽利,但在兵器谱上只排第三,想取老头性命,怕还是差了些。”

        最后一个字出口,他身形从原地消失,冲向左方街道。

        “兵器谱排行第三小李飞刀奈何不得你这排第一的天机棒,那我这第二的龙凤金环如何?”

        威严中年人手握金环,大笑着从左方街角阴影走出。

        在他背后,还有一位冷漠黑衣人,踏着他的足印,一步步紧随其后。

        上官金虹已达手中无环,心中有环之境,与其他人交战自是无所谓。但天机棒威名还在他之上,百晓生武功不行,可眼光还是不错的,自然得做好万全准备。

        “不如何!”

        孙老头轻笑,身影骤退,又向右边跑去。

        “看在杂家这身天罡童子功的份上,天机老人不若换条路。”

        紫袍太监掐着兰花指笑眯眯说道。

        话音落下,外放出一尺罡气挡住道路。

        “西厂督主曹正淳?!”

        孙老头目光微闪,脚尖一点,想从后方逃走。

        但他才转方向,身体便一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扭曲。

        庞大刀罡擦着白发轰然落下,街面破碎,留下一道丈许刀痕。

        “神刀斩!”

        孙老头面色大变。

        “此路不通。”

        后方阴影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位神秘黑衣人。他手上的刀非常亮,似乎与天上明月相呼应。

        孙老头眼神过人,自然能看清刀上那一行字:小楼一夜听春雨!

        圆月弯刀乃魔教至宝,由魔教教主执掌。传闻其乃魔刀,有不可思议的魔力,今日一见果真非凡!

        “好,好!”

        “我自以为聪明,踩着打铁声悄然靠近,谁知却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孙老头大笑起来:“老头何德何能竟劳四位至强者不惜身份下场围杀?!”

        “你年纪和杂家差不多,杂就这么爱管闲事呢?”曹正淳一比兰花指道。

        “混了这么久江湖,你当明白,爱管闲事的人,是活不长的。”上官金虹扬起龙凤金环。

        “魔教隐秘,妄谈者死!”

        黑衣人一挥魔刀,刹那间,月光汇聚,街面似乎多了一个月亮。

        天上一个,地上也一个,这等奇景,当真罕见!

        “前辈,孤说过,趟浑水会死人的。”

        叶诚摇摇头,下一刻飞刀消失。

        孙老头左手捂着喉咙,右手不甘地指着叶诚。

        叶诚叹息着背过身。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