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天机再现

第六十九章 天机再现

        一番‘友好交流’后,寒梅战战兢兢离去,玉牌被留下。

        老爷子能做初一,想来也不介意叶诚做十五。

        决战之时,西门吹雪得知自己多了个爹,必定是会高兴的。

        这般想着,他又煮了一壶茶,一面细品,一面打开系统面板。

        宿主:叶诚

        原力:1566

        功法:黑铁神功(铁骨功、铁布衫、钓蟾劲、虎豹雷音等融合而成)达摩神功(十三太保横炼功、十二重金钟罩,筑基式、易筋经,洗髓经等融合而成)金刚不坏横炼神功(圆满)

        武技:箭术(圆满)天外飞仙(拔刀斩、一之太刀、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新当流、新阴流、严流等融合而成、单体攻击极强)天泣(小李飞刀、华山剑法、松风剑法等武技融合而成、攻击范围广)阿鼻刀三式(圆满)降龙催心掌(八步摧心掌、铁砂掌,降龙十二掌等融合而成)咫尺天涯(万里独行、草上飞、柳絮随风、一苇渡江、纵云梯等融合而成)

        秘技:七星联动,皮肤呼吸

        原力,能加快修行的奥秘,一方面是分解提供能量,另一方面让人拥有类似‘顿悟’的效果,吸收炼化这些能量。

        在东瀛,绞杀大量武者,获得了近万原力。

        提升功法,等若照本宣科,消耗还算少;融合功法不同,难度极大,消耗原力也多。不过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相比东瀛,大明人口过亿,是真正的宝地。

        此外,黑铁神功,达摩神功,金刚不坏神功,这三门神功都是至刚至阳的功法,想彻底融合,必须再修行一门至阴功法,三阳汇阴方可全功。

        本来左冷禅的寒冰真气还算不错,可惜这是他自创法门,未留秘籍,死得又快了些。

        故而不得不费点心思,与寒梅达成交易。

        一盏茶后,玄冥神功修成圆满,地面多了层寒霜,连茶壶都被无意散发的寒气冻裂。

        叶诚盘膝而坐,快速参悟起融合之法。

        头顶,双肩各自亮起炽热红团;腹部膻中穴处,则幽深似海,散发着玄冥寒气。

        不知过了多久,叶诚缓缓睁开眼。

        四门功法融合需要消耗一千原力,融合之后,对自身掌控将大大提高,内劲阴阳相合,会彻底蜕变成罡气,不会再像之前那般虚浮。

        这也将导致一问题,实力骤升是瞒不过那些有心人的。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台子都搭好了,要是观众不来捧场岂非可惜?

        想夺原力,最重要的就是会引‘怪’,不给‘怪’看到漏洞,让它们自以为有机会。它们是不会现身的,更不会死缠着不走。

        “功法融合,可以暂缓。到时敌人数量多,若见势不妙,一个个逃走,追杀效率太慢!”

        叶诚沉吟着目光落在天泣上。

        天泣是范围攻击,但是威力稍显不足,融功之后,或许能大范围杀死第五境;但那些至强老怪能活这么大年纪,谁没两把刷子?

        思虑片刻,视线转向阿鼻刀三式。

        阿鼻刀三式和吸功大法,金刚不坏横炼神功一样,可算大明江湖三大超等神功。

        入魔后攻击力超强,并且气势恐怖,能对敌造成精神伤害。

        一刻钟后,院内阴风阵阵,似有神鬼在哭泣,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宿主:叶诚

        原力:666

        功法:黑铁神功、达摩神功、金刚不坏横炼神功,玄冥神功

        武技:箭术、天外飞仙、剑三·葬天(由天泣与阿鼻刀三刀融合而成)、降龙催心掌、咫尺天涯

        秘技:七星联动,皮肤呼吸

        叶诚望着剩下的六百六十六点原力,面色微苦:“有些失策了。”

        天泣和阿鼻刀三刀融合消耗太多原力,三天后便是八月十五,必须再凑足一千原力,否则真可能浪……过头!

        ……

        八月十三晚,已然宵禁,街面无人,城北铁匠铺。

        当当当!

        清亮的撞击声,顺着清风传遍街道四周。

        叶诚抿嘴,默默轮锤,不停捶打碎铁片。

        他不是一个好铁匠,只会用点蛮力,幸而也有点蛮力,这坚固无比的青精铁片才开始渐渐形变。

        孙老头踩着撞击声,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铁铺前方,吧唧着旱烟:“决战在即,国主倒是好闲情。”

        “前辈也好闲情。”

        叶诚一边笑着,一边不断抡捶。

        孙老头觑了一眼,有些可惜的道:“极品青锋剑,削铁如泥,可破真气。把它碎成十块,回炉重造,以国主的手艺怕是有些浪费。”

        “在关外时,偶遇探花。他曾言,小李飞刀只是普通铁片,手艺粗糙,之所以能名震天下,是因为只有亲手打造的武器才适合自己,才能发挥最大威力。孤深以为然,况且……”

        叶诚一顿:“再好的宝剑,若不能为孤所用,留着也是碍眼,只能忍痛废了。”

        孙老头微尬,摆弄了一会旱烟:“国主这般行事,老头倒无所谓,就怕伤了美人的心。须知人家可是好心好意给你送剑帮忙。”

        “上一位好心好意送暴雨梨花针的唐门小哥已在黄泉。”

        叶诚加大力度抡锤:“孤没送她与小哥作伴,便算网开一面。”

        孙老头愈发尴尬,接连吧唧几口旱烟,道:“国主此番对决,是要做惊天动地大事,老头……”

        “前辈想阻止?”

        叶诚淡淡道。

        “我辈狭义中人,当以匡扶正道为己任。”孙老头磕了磕烟锅。

        “十万两。”

        “老头千里迢迢赶来,就此罢手,回乡怕是无颜见江东父老。”

        “二十万两。”

        “事关圣上安危,老头虽只是普通百姓,可也身受皇恩,方能这般逍遥自在。”

        “三十万两。”

        “老夫平日小节有亏,但大义……”

        “四十万两。”

        “大义!”

        “五十万两!”

        “国主,这真不是钱的问题。”

        孙老头放下烟竿,正色道:“圣上不安,万民动荡,事关山河社稷,绝非钱能衡量。国主与那帮人混一起,即便成功,也不会更进一步,反而还得防着过河拆桥。现在收手,您还是高贵无比的白云王,逍遥自在的白云国主。”

        “一百万两。”

        孙老头握烟的手开始不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