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交易

第六十八章 交易

        这不玩人么!

        岁寒三友一阵气闷,但没法,形势比人强。

        他们能活到这把年纪,自是明白这道理的。

        一番交流后,三人终究按捺不住对罗刹牌的贪婪,寒梅道:“我等三人便再领国主高招。”

        孤松、枯竹紧盯叶诚,丝毫不敢放松。

        换作之前二人肯定还很轻松,但经过叶诚‘提点’,他们自然更加警觉。叶诚又不是傻子,不可能平白无故就让出罗刹牌,所以接下来这招必是石破天惊一击!

        砰砰砰!

        叶诚体内发出七声爆响,气息比先前又壮了三分。

        高高跃起,比之前更加辉煌、冷厉、绚烂三分的剑山再现。

        “果然如此!”

        孤松、枯竹对视一眼,原本蓄于双手真气立刻挥洒而出,交融形成淡蓝色真气罩。

        这次对方攻击比之前更利,为防万一,得提前堆甲!

        弹指后,剑山落下。

        孤松、枯竹二人眼前忽然一绿,似乎少了什么东西。

        是寒梅!

        寒梅消失了!

        准确的说是临阵脱逃了。

        正常情况,与敌交手,都会被敌方气势锁定,逃很容易失去先手,甚至丧命。

        两人面色大变,暗道不妙,但此刻已与剑山对上,根本无力分心他顾。

        只能拼尽全力先抵挡住这波剑气再说。

        想法美好,事实却极为残酷。

        他们之所以能横行天下,靠的就是阵法,联手之下爆发出更强大威能。原本三才阵因为寒梅离去,出现缺漏,二人只能靠自身功力硬挡。

        若是之前的天外飞仙,或许还能勉强撑住一波。

        但这加强版天外飞仙,威能更甚三分,生死一线,胜一分就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更遑论三分。

        淡蓝色真气罩阻挡了三息,便轰然破碎,剑山以不可匹敌之势压下。

        二人眸露绝望之色。

        第五息,地面多了个丈许血坑。

        围观武者瞬间失声,再也没人敢提什么天外飞仙外强中干,只能欺负欺负低境界武者之类的闲话。

        ……

        叶诚、陆小凤跟在蓝胡子身后,进了房间。

        蓝胡子连续打开三道铁门,然后从床下取出一个铁柜子,再打开,里面方才是罗刹玉牌。

        千年古玉所制,其材料本身,据说几乎已能比得上秦王不惜以燕云十八城去换的和氏壁。

        玉牌并不十分大,正面却刻着七十二天魔,三十六地煞,反面还刻着部梵经,从头到尾,竟有一千多字。

        “国主。”

        蓝胡子将罗刹玉牌交出。

        叶诚漫不经心的接过,放入怀中。

        陆小凤嘴唇动了动,却是没说话。

        ……

        从赌坊出来,已然宵禁,街面敞亮,四下无人。

        陆小凤停住脚步,轻声道:“叶兄,那罗刹牌……”

        “假的。”

        “你竟知道?”

        陆小凤吃了一惊。

        他能认出罗刹牌是假,是因为天下第一巧手朱亭是他至交好友。朱亭做赝品喜欢留记号,他眼力过人,只是一瞥,便发现玉牌上有张美人脸长得和老板娘一模一样!

        所以玉牌必定是假的!

        但叶诚是如何知道?

        蓝胡子,还有岁寒三友可都把这玉牌当真的!

        “这天下能瞒过我的事真不多。”

        “那你还……”陆小凤无法理解。

        既然是假的,又何必兴师动众跑到银钩赌坊大闹这一场?

        叶诚微微一笑:“他们觉得是真的,孤也说它是真的。”

        “那它自然就是真的。”

        陆小凤摇头失笑。

        这么浅显的道理,自己竟现在才反应过来,近来当真是昏头了。

        “陆小凤,走吧,别掺和这浑水了,真会死人的。”

        说话间,叶诚身影消失了。

        陆小凤握着扇子,凝神片刻。

        他打算走了!

        毕竟,脑袋不是石头做的,还是能听进劝得。

        前方,魅影骤现。

        是一个太监,非常冷的太监,从里到外都透着寒气。

        “公公不再大内享福,来找陆某这闲人,有何贵干。”

        冷面太监尖细着嗓子:“陆小凤,督主有请!”

        “叶兄啊叶兄,这次,真不是陆某不想走。”

        陆小凤叹息着,跟在冷面太监身后。

        ……

        夜深。

        叶诚在后院品茶。

        王府下人都被打发了,连门子都去睡觉了。

        一片安静。

        但院墙上方却并不安静,不知何时,多了位绿袍老者。

        叶诚一扬手:“前辈喝茶么?”

        “不喝,老夫生平只好酒!”绿袍老者回道。

        此人,赫然便是白日临阵脱逃的寒梅。

        “酒是好东西,可惜孤品不来。”叶诚颇为遗憾。

        “喝茶挺好的,至少能比喝酒容易拉关系。”寒梅回道。

        “嘿嘿!”

        他冷冷一笑:“世人都道岁寒三友!可又有谁知道这个友只在枯松、孤竹之间。二人联合打压寒某三十余年,三十余年啊!”

        “所以他们今天死了。”叶诚淡淡道。

        “是啊!他们死了!玉罗刹也死了!总算轮到我干大事了!”寒梅忍不住畅快地大笑起来。

        “前辈笑够了,便开始交易吧,晚睡伤身。”叶诚淡淡道。

        笑声戛然而止,寒梅沉吟着,从怀中取出玄冥神功秘籍,恭敬道:“日后寒梅执掌西方魔教,定然还以国主为尊,任凭差遣。”

        “一场交易罢了,前辈无须如此。”

        叶诚翻看起玄冥神掌。

        “交易只是玄冥神功和罗刹牌,但国主助寒梅灭杀大敌之恩,寒梅可时刻不敢忘记。”寒梅小心翼翼道。

        年岁越大,见得越多,人越发谨慎小心。

        交易?

        只有同等强者之间才存在交易,若枯竹、孤松活着,三人或许有和白云国主交易的资格!但现在……二人死了,若非罗刹牌诱惑太大,他是真不愿出现于此地。

        一炷香后,叶诚点点头,放下秘籍,取出罗刹牌放桌上。

        寒梅双手有些发颤,缓了好一会,才将玉牌抓手里。

        “罗刹牌,罗刹牌……我终于得到罗刹牌了!”

        他念念叨叨了好一会,才回神一拜:“国主冠绝天下,或许用不上,但寒梅之言永远有效。”

        接着,他转身上墙。

        叶诚喝下最后一口茶,淡淡道:“玉罗刹是假死。”

        砰!

        院墙外,似有重物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