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罗刹牌

第六十六章 罗刹牌

        蓝胡子脸色非常难看,跟吃了三十斤臭豆腐一样。

        换作其她人,叶诚开口,他定欣然同意,但方玉香乃他新得的小妾。为了方玉香,甚至不惜开罪后院四条母老虎,正火热,实在有些舍不得。

        陆小凤笑了笑:“叶兄不必如此,你当知道,我陆小凤从不夺人所好的。”

        他好色,但有底线。

        有主之物他是不碰的,除非……

        被自愿!

        蓝胡子松了口气。

        下一刻,便又听叶诚道:“陆小凤的话你听到了?”

        蓝胡子一愣,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但还是挤出个菊花笑:“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这衣服啊,穿个两三天就差不多该换了,更别说穿了好几个月。我与陆兄一见如故,银子都舍了,‘旧衣服’有什么舍不得的?我早就想换了!玉香,从今日起,你便跟着陆兄弟吧。”

        方玉香垂下头不说话。

        大明女子地位低贱,即便再怎么漂亮,再怎么不甘,再怎么有能力,也还是女人,根本无力反抗。

        “姐夫,你……”方玉飞正要说话。

        蓝胡子猛地打断:“从今天起,陆兄弟才是你姐夫。”

        “叶兄,你这……”

        陆小凤自是不肯接受。

        叶诚微微一笑:“人家钓鱼,要是饵都没吃到就被钓了,那鱼也太傻了!”

        陆小凤不说话了。

        他又不是傻子,蓝胡子的种种算计虽未展开,但也能猜测一二。

        “蓝胡子。”

        “不知国主还有何吩咐。”蓝胡子谄媚地笑道。女人都舍出去了,付出这么大代价,自然得全力交好,争取留下点交情。

        “你很听话,不像某些人……”

        叶诚斜了陆小凤一眼,陆小凤满面苦笑着拿起酒杯。

        如果他不愿,这天下是没人能留住他的。至于麻烦,以他的轻功,倘若真不想搭理,麻烦也不可能追上身。

        “听话的人总是活得长些,至少不该就这么死了。”

        话从意思上来说是句好话,但听起来着实不太顺耳,不过没得选,蓝胡子只能笑眯眯道:“承国主吉言。”

        叶诚并没看他,而是瞧着方玉飞:“你觉着呢?”

        “国主说的自然是对的。”方玉飞笑着回道。

        “既然你也认为是对的,想来到了黄泉,也不会有怨言的。”叶诚右手搭在剑柄上。

        “不知国主此话何意?”

        方玉飞面色微变,见得叶诚不为所动,他又看向陆小凤:“陆小凤,我请过你喝酒的,我想我们当是朋友。”

        方玉香也抬起头:“陆公子。”

        陆小凤苦涩一笑,正要说话。

        却被叶诚冷冷打断:“有意思,为何人人都觉着陆小凤能阻止孤下杀手?洛马如此,金九龄如此,你俩也如此。”

        陆小凤面上苦色更浓了,无奈耸耸肩:“你们当听到了,国主要杀,陆某也阻止不了的。”

        方玉香无奈低头。

        方玉飞却面色一正:“听闻国主素来以大明律例约束己身,不知方某所犯何罪,令国主下这等杀手。”

        “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

        “还请国主明言。”

        “黑虎堂堂主飞天玉虎。”

        方玉飞变了脸,急道:“国主明鉴,小生平日的确和赌场女客人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但都是你情我愿,至于飞天玉虎什么的,小生从未……”

        这般说着,他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双铁爪,猛地抓向——陆小凤胸膛!

        “陆某长得就这般像软柿子么?”

        陆小凤叹了口气,右手双指以不可思议地速度牢牢夹住铁爪。

        下一刻,璀璨剑芒划过。

        蓝胡子抱拳:“多谢国主救我性命,日后但有差遣,蓝某绝不推辞。”

        黑虎堂可是能与西方魔教争斗的庞然大物。

        飞天玉虎乃黑虎堂堂主,若非图谋他身家性命,岂会这般伏低做小?

        叶诚还剑于鞘,淡淡道:“既是你主动要求,那便交出罗刹牌吧。”

        “罗刹牌?”

        蓝胡子面色瞬白。

        “罗刹牌是何物?竟劳得国主亲临。”人群中是有明眼人的。白云国主是何等身份地位,无缘无故岂会来银钩赌坊这种不入流的地方。

        “据说是西方魔教传承圣物。”

        “魔教……嘘,小声些,莫谈魔教,莫谈魔教。”

        嘴上这般说着,可在场人这么多,一个个小声嘀咕,很快便把事情七七八八凑了出来。

        八月真是风雨飘零,除了明面上那许多大事,暗中让人讳莫如深的奇事也发生不少。

        玉罗刹是武林中最神秘、最可怕的人,他身世神秘、武功神秘,所创立的西方魔教势力已称雄关外,开始向关内渗透。他在开山立宗时,亲手订下一条天魔玉律:我百年之年,将罗刹牌传给谁,谁就是本教继任教主,若有人抗命不服,千刀万剐,毒蚁分尸,死后也必将永下地狱,万劫不复。

        前些日子,玉罗刹亲子玉天宝带人入中原,被花花世界迷了眼。

        他赌性大,赌技却不怎么样,很快把身上银子输光了。于是用罗刹牌向蓝胡子抵押了五十万两银子,又输了个精光。

        暂时没钱赎,本来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西方魔教有的是银子,待得返回关外,就能找人取回罗刹牌。

        但玉罗刹忽然病逝,事情便一下大发了。

        为了追悼玉罗刹,也为了朝拜新任教主,西方魔教的护法长老和执事弟子们已决定在次年正月初七,人日这天,教中所有重要门徒聚于昆仑山的大光明境。谁只要能在那一天,带着罗刹牌赶到该地,谁就是魔教的新教主。

        “孤从不强人所难。”

        叶诚淡淡说着,转身向外走去。

        “国主且慢!”

        蓝胡子一咬牙:“罗刹牌小人愿献给国主。”

        他是想过偷偷前往昆仑大光明境,但这事在有心人眼中根本不算秘密。西方魔教不知多少人,不,不只是西方魔教,飞天玉虎会潜伏在他身旁,很明显也是为了这物。

        他这小胳膊小腿根本抵挡不住这等惊天风浪。

        “蓝胡子,罗刹牌乃我西方魔教圣物,你有何资格转让他人!”

        苍老嘶哑的声音从隔壁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