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银钩赌坊

第六十五章 银钩赌坊

        京城三里外的庄园后堂燃着一根指粗檀香。

        西门吹雪盘膝于蒲团,凝神静气。

        这是他的规矩。

        诚于剑者诚于人。

        用剑杀人是这世上最神圣的事,此次对决又是平生第一大敌。

        必先沐浴,然后斋戒三天方可动剑。

        嘟嘟。

        敲门声响,门外传来忠伯的声音。

        “少爷,主人家回来了,请你前去一会。”

        “稍等。”

        西门吹雪调息片刻,方才起身开门。

        他是孤儿,从小被忠伯带大。此番来京城,本打算租个无人院子。途中,却是被忠伯带至此处,说是父亲生前好友。

        忠伯的话,他自是不会怀疑。

        只是……此间主人有些神秘。

        正厅。

        和善富态的老爷子正在品茶,见得西门吹雪入门,忙笑道:“尝尝,新摘的龙井配上三里外玉泉山的泉水,只有在京城才能喝道。”

        “多谢。”

        西门吹雪好茶,也不是个客套人,抿了一口:“好茶。”

        “你这好茶的性子倒是随你爹!”

        老爷子笑呵呵道:“你爹当年就常说,酒虽美,但醉人,人一醉,就容易坏事。这茶就不同了,越喝人越清醒。入喉苦,回喉甜!”

        西门吹雪难得的笑了笑:“不知老爷子此番找我何事?”

        父亲生前好友,又承蒙招待,力所能及的,他是愿意出手帮忙的。

        “唉……这人一老,就容易多话,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老爷子拍拍脑袋:“听闻西门贤侄三日后便要与白云国主决战紫禁之巅?”

        西门吹雪淡淡道:“若国主如约而至,那西门自当奉陪。”

        “这事……这事吧……”

        老爷子纠结着,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半响才一咬牙:“你与国主的决战老夫本不该多言,但此事背后真没你想的那般简单!动骤便是惊天动地的大变!若是……”

        西门吹雪闭上眼,继续品茶。

        老爷子无奈:“好吧……老夫也知道劝不了你,只能祝你得胜归来。”

        “承您吉言。”

        这般说着,西门吹雪起身,返回院落。

        刚至后院,忽然间四周腾起浓浓白雾。

        “谁?!”

        西门吹雪握剑瞧去。

        院墙南部不知何时多了一白发黑衣人,嘶哑着声音道:“老夫隐居多年,不曾想江湖竟出了这等青年俊杰。见猎心喜,切磋一二。”

        言毕,也不待西门吹雪回应。

        黑衣人高高跃起,下一刻浑厚无比的剑罡落下。

        “这一剑!”

        西门吹雪眸光微凝!

        这剑与传闻中白云国主的天外飞仙有三分相似。

        待得靠近,西门吹雪眸光更亮,有五六分似了!

        他回手握剑,犀利的剑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刺中剑罡的九个薄弱点。

        “好!”

        “好一个西门吹雪。”

        “再接老夫这一剑!”

        黑衣人手腕一抖,剑式骤变,浑厚的剑罡竟是变得无比灵动,仿佛有了生命,活了过来!

        “来的好!”

        西门吹雪眸光大亮,只觉体内桎梏隐隐有突破之感。

        三息后,黑衣人和来一般,毫无痕迹的消失。

        西门吹雪闭目握剑,细细体会着这难得的一战。

        ……

        西城,晚上最热闹的是群玉院,而白天,最热闹的当属赌坊——银钩赌坊!

        银钩赌坊是出了名的公平!

        赢了钱,随时能走;不像其它小赌坊,还没出门,人就不知哪去了。

        银钩赌坊服务也不错,老板蓝大胡子经常让四大娇妻美妾出来捧场陪玩、烘托气氛。为此,隔壁几家老板甚至在背后风言风语什么绿大帽子之类。

        除了以上两点,银钩赌坊还紧跟江湖时事,坐庄开盘。

        比如,最近风头最盛的决战紫禁之巅。

        西门吹雪胜一赔十。

        白云国主胜十赔一。

        差距略大,没辙,江湖中人最是现实。

        西门吹雪虽然厉害,也被其他人赞之剑神,但他的厉害是还在想像中,杀人也是一剑一剑杀,一招一招拼。

        而去过衡阳的武者,早已把叶诚的天外飞仙夸上天,甚至神化!

        剑落三杀外加挖坑!

        试问世间还有谁?!

        江湖中有钱又好赌之人真心不少,这几日,光坐庄弄的流水便超过百万两银子。

        这一日,赌坊门帘直接被劲气轰成碎片。

        “谁?!”

        赌场打手气势汹汹地围到门口,但下一刻,就变成了低头鹌鹑,粗气都不敢出喘。

        “国主降临,蓬荜生辉。”

        蓝胡子带人脚步匆匆赶了出来。

        他们这开赌场的自然是有官面人罩着,但想来也没谁认为,凭此便能抗衡白云国主。

        叶诚没有看他,而是瞧向角落:“陆小凤,你还没走?”

        “本打算走的,但此间主人太过热情,直接派美人送了五千两银子给我做赌本。你当知道,世上没有男人能同时拒绝美人和银子?”陆小凤笑着起身。

        “那你也当知道,世上不会有人无缘无故送你美人和银子!”叶诚淡淡道。

        “大不了就是设个套让我钻咯?反正我已经习惯了,我人懒,不找麻烦,但麻烦总喜欢黏着我,躲也躲不了。”

        陆小凤笑着看向蓝胡子。

        蓝胡子连忙憨厚回道:“你可是国主最好的朋友,蓝某哪有这胆子?!”

        “真没有么?”

        陆小凤眯眼瞧向蓝胡子后方美人。

        她穿着苹果绿的柔软丝袍,柔软得就像皮肤般贴着又苗条,又成熟的躯体。

        她的皮肤细致光滑如白玉,有时看来甚至像是冰一样,几乎是透明的。

        她美丽的脸上完全没有一点脂粉,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已是任何一个女人梦想中最好的装饰。

        这是一位标准的冰山美人,最能激发男人征服欲,即便是他也不能例外。

        陆小凤笑了笑:“我还以为您之后就会让她来……然后……看来猜错了,这美丽花朵与我无缘。”

        蓝胡子僵笑着并未说话。

        银缎子衣裳的青年回道:“这是家姐方玉香,已嫁姐夫多月。”

        “可惜,当真可惜。”

        陆小凤连连摇头。

        “有什么好可惜的,一小妾罢了。你真要,买过来便是。其主向来豪爽,想来是愿意成人之美的!”

        叶诚盯着蓝胡子,淡淡道:“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