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楚留香和雾中人

第六十四章 楚留香和雾中人

        轰隆隆!

        气劲四散,地面青石被大量掀飞,路旁房屋直接被震塌。

        按理,这情况该激起一阵鸡飞狗跳。

        事实上,尘埃落定后却是一片安静。

        鸡死了,狗也死了,身上没半点伤痕,唯独双眼瞪得老大,似是看到了极为恐怖的东西,被活生生吓死。

        “好邪的剑!”

        叶诚微微皱眉。

        京城如今龙蛇聚集,贸然追赶孰为不智。况且这一刻交手,看似是敌人,其实……不到最后,谁又能说得清呢?

        信步折返,两剑器斜插青石板上。

        摄入掌中,剑锋锋锐无比,光靠近,就能感到丝丝寒意。

        这无疑是一柄好剑!

        专破内家真气的好剑!

        “嗯?”

        两剑拔地而起后,剑坑旁,竟还有一精致玉瓶。

        圆润和田羊脂玉,别看才半巴掌大,至少值百金。

        一招手,玉瓶纹丝不动,稍稍运劲,才将之摄入掌中。

        “足有两斤重。”

        叶诚好奇,正想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

        这时,街另一边,白衣女子循声飘了过来。容貌冷艳,身穿雪白纱袍,腰系银丝带。见得玉瓶,面色骤变,高喝:“贼子!”

        长剑出鞘,三尺剑气劈头斩下。

        “误会。”

        叶诚侧身,闪过剑气。

        江湖是男人的天下,女子不过双十,却能外放这般浑厚剑气,着实不易。

        “死!”

        白衣女子根本不愿听,人剑合一直刺叶诚胸口。

        叶诚再次闪过,屈指一弹,正中剑身。

        剑断人飞。

        女子飘然落地,反手一扬,又射出大片银针。

        “过分了!”

        叶诚皱眉,左拳击出。

        银针被浑厚拳劲轰得倒飞而回,女子身上多了数点血花。

        “贼子你……”

        白衣女子问候起叶诚亲朋好友及祖宗十八代。

        叶诚摇摇头,右手搭在剑柄上。

        他一贯认为女人是用来宠的,不喜辣手摧花,但有些女人……实在过分,也只能勉为其难帮她往生极乐。

        “剑下留情!”

        声音第一个字来自街头,最后一个字落下,人便已到眼前。

        剑眉星目,面如冠玉,优雅、冷静、果敢。

        好一位风流倜傥的绝世美男子。

        “香帅。”叶诚凝视男子。

        “些许微名竟能入国主之耳,当真三生有幸。”

        楚留香笑着抱拳:“楚留香见过国主。”

        “香帅所为何来?”

        叶诚淡淡问道。

        楚留香望着玉瓶:“这位宫南燕姑娘是神水宫使者,正在查访天一神水失踪一案。与国主产生了些许误会,还望国主海涵。”

        叶诚掂了掂:“孤捡得这瓶里竟是天一神水,难怪分量这般沉。”

        “捡的?!呸!贼子,你装什么装!敢偷我神水宫之物,天上地下没人能救得了你!”

        宫南燕喘息着高叫。

        “国主,宫姑娘……”

        “楚留香!”

        宫南燕恶狠狠打断:“你答应过宫主会擒获贼人,宫主才开恩放你一马,现在还愣着干嘛?!抓他啊!”

        “宫姑娘。”

        楚留香苦涩一笑。

        这情况,是他抓不抓的问题?!

        神水宫女人真的都被水母阴姬宠坏了,没胸也这般无脑!

        噗!

        叶诚屈指一弹,点了对方昏穴。

        世界清净了。

        “多谢国主。”

        楚留香抱起宫南燕便欲离开。

        “盗帅这就打算离开?”

        “国主,宫姑娘并无恶意,她只是……”楚留香想解释。

        别看宫南燕二十岁了,其实还只是个孩子。

        “方才宫南燕不听解释,三次对孤下杀手,按大明律,行刺王侯者……当斩!”

        楚留香沉默片刻,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时候不可能放弃宫南燕的,否则水母阴姬绝不会放过他。

        毕竟宫南燕和水母阴姬之间的那种关系,他又不是瞎子,怎会看不出来!

        “不知国主需要楚某做什么。”

        “香帅还真是个聪明人。”

        “楚某倒宁愿自己蠢些,这样也就不会招惹这么多麻烦。”楚留香苦涩一笑。

        “皮肤呼吸秘术。”

        “国主是如何知道?!”

        楚留香终于失色。

        他天生鼻子不灵,所以才练了这门秘法,但从未告诉过旁人。

        “只要孤愿意,这天下当没有孤不知道的事。”

        “这……楚某认了。”楚留香垂头:“不过此乃师门秘法,若是长辈前来与国主理论,便不是楚某能阻止的了。”

        “无妨!”

        一刻钟后,交易完毕。

        楚留香抱着宫南燕离去,清冷声音自背后响起。

        “香帅轻功独步天下,今日却被宫南燕甩身后,姗姗来迟,所以你的师门长辈当是为南宫灵而来。”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国主。”楚留香满面苦涩:“南宫灵乃楚某生死之交,虽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但楚某实在无法忘怀。”

        “香帅混迹江湖多年,从不曾杀一人,这点孤很佩服。便给你句忠告,京城这水太浑了,会死人的……”叶诚幽幽道。

        “国主见谅。”

        楚留香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对自家长辈有信心,毕竟那可是当年无敌天下的巅峰至强者!即便败不了白云国主,也能轻易脱身而去。

        况且南宫灵在天之灵看着,他不能什么都不做!

        “当真好言难劝该死鬼。孤杀了南宫灵,当哥的、当娘的具不急,一外人上蹿下跳,真的合适?”

        叶诚叹息着,正欲离开。

        周围不知何时兴起白雾,其深处似有魅影在晃动。

        “国主声名威震八方,今日得见,当真人如其名。”

        断断续续,如鬼似魅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

        “些许威名对于前辈这等世外高人,不过云烟罢了。”

        叶诚知道这不是错觉。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对方身法超凡,说话间便绕了三圈。

        京城如今真是风云汇聚,什么牛鬼蛇神都冒出来了!

        “国主过谦了,国主的天外飞仙,还有方才那招天泣,当真已达剑术巅峰。某见猎心喜,还望国主不吝赐教。”

        “前辈既已看见,又何须再多事切磋?”

        “剑招必得身临其境,才能感受它的魅力。”

        白色雾气不断翻滚,半响后,走出位带罗刹面具的白发黑衣人。

        “既然前辈有此雅兴,那孤也不便推辞。”

        叶诚右手搭剑,高高跃起。

        下一瞬,绚丽、辉煌、冷厉的剑山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