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公孙大娘

第六十三章 公孙大娘

        唔!

        陆小凤闻了一下酒,发出满足的感叹声:“好酒。”

        “这是酒楼专为贵客准备的二十年竹叶青!极为难得,若非国主在此,老板是舍不得送上的。”店小二回道。

        陆小凤笑道:“叶兄,你听到了?”

        叶诚点点头:“听到了。”

        陆小凤又道:“叶兄可知,世上最愚蠢的事是什么?”

        叶诚道:“原本不知,但上回在关外遇到李探花,他说世上最蠢的事有三:和赌鬼赌钱时弄鬼,在酒鬼酒中下毒,当着自己老婆说别的女人漂亮!”

        “李探花是有大智慧的!我混迹江湖十余载都只知道两件,这半年才算了解第三件,没想到他竟早悟了这道理!改日定当找他喝上一杯。”

        这般说着,陆小凤转头:“小二,你可听清了?”

        店小二局促地回道:“听到了。”

        “那听懂了?”

        “啊?”

        店小二有些傻眼了。

        “陆兄,你就别为难他了。”叶诚说道。

        店小二松了口气。

        转而便又听叶诚道:“赶紧杀了,别耽误喝酒。”

        “叶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好不容易遇到个傻子能解闷,何必这么早揭穿呢?!”陆小凤正说着。

        店小二猛地一甩盘,左手便要从怀中掏出……

        嗯,他掏不出来了。

        陆小凤把玩着精致小圆筒:“七七四十九枚暴雨梨花针,还有无色无味的观音泪。叶兄,唐门这是下血本了啊。”

        蜀中唐门第一暗器无疑是孔雀翎,可惜失传百年,无人能做出第二件;排行第二的便是暴雨梨花针,牛毛细针专破真气,十年才能做出一件,是唐门压箱底的宝贝。

        “所以我劝你早些离京,不然怕是走不了了。”

        叶诚将茶一饮而尽,起身离开。

        傻子是弄不到暴雨梨花针的,笑人傻的时候,自己说不定也被暗中人笑,京城的水当真越来越浑了。

        “离京?”

        陆小凤望着叶诚背影,只觉无尽孤寂涌来。

        他笑了笑,也转身离去。

        ……

        京城是有宵禁的,一更三刻刚到,街面便冷冷清清。

        喝了一肚子茶,这么早回去自然是不合适的。

        得找个地方消消食。

        叶诚很自然的来到了西城——青楼。

        别误会,来这绝不是因为这的莺莺燕燕,而是整个京城就这在‘正常’营业。

        青楼门口颇为热闹,除了衣冠整齐的书生,弯腰屈膝的龟公,还有不少卖零嘴的小摊子。

        “要炒栗子么?新鲜的糖炒栗子。”

        灰头巾老太太主动上前推销自家产品。

        “多少钱。”

        “七文。”

        “有点贵啊。”

        “客官,这是……”老太太正要解释。

        叶诚便打断道:“来两斤。”

        “好勒。”

        老太太麻溜的称了两斤。完全没老年人的迟钝,显然这是个精干老太太。

        栗子散发着诱人香气,叶诚剥了一颗放于唇边,忽地停下:“老太太,你这真是新鲜栗子?”

        “当然,姥姥在这卖了五年栗子,有口皆碑的新鲜。”老太太回道。

        “可我记得栗子是九月熟果,现在才八月初……”

        “福州进的栗子,熟的早。”老太太笑着露出满口白牙解释道。

        “福州离这千里地,栗子运过来至少一个月。那的栗子七月就熟了,还是真是够早的。”

        “是啊,是啊。”

        老太太应着垂下头。

        “对了,老太太,这栗子在福州价格几何?”

        “三……五文!五文一斤。”

        “五文一斤栗子,二十文一斤的糖,千里迢迢运到这,炒好了才卖七文,老太太家里怕不是……有矿。”

        老太太楞了一下,这才叹息:“你这后生当真聪明,姥姥我确实不缺钱,平生就喜欢看别人吃我炒的栗子。”

        “不知姥姥贵姓。”

        “老身姓熊。”

        “熊姥姥,小子叶诚,最是尊老爱幼。”

        叶诚笑着弹出栗子:“这一颗就请姥姥自己尝尝。”

        咻!

        他这一颗栗子非但打中了老太太,更是打出了一个貌美女人。

        灿烂如朝霞,高贵如皇后,绰约如仙女般的美丽女人。甚至连她身上穿的衣服,都不是人间所有的,而是天上的七彩霓裳。

        叶诚笑道:“姥姥这栗子还真是能吃出朵花来啊。”

        “那是,姥姥这袋栗子至少能吃出三十朵花。”女人笑着,手中多了一双短剑,锋长一尺七寸,剑柄上系着红绸。

        话落剑出,剑光闪动间,她霓裳上的七色彩带飞舞不停。

        甚是赏心悦目,难怪能在八百年前的唐朝留下赫赫声名。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爧如羿射九日落,娇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公孙剑法真正的威力是需要“美”来发挥的,也只有面前这绝代佳人,才能将剑法发挥到极致。整个人就像是变成了—片灿烂辉煌的朝霞,照得人眼睛都张不开,哪里还能分辨她的人在哪里?

        她的剑在哪里?

        若是连她的人影都分辨不清,又怎么能向她出手?

        幸而叶诚用剑杀人时,是不需要知道对方在哪的。

        “天泣!”

        下一刻,璀璨剑芒如雨落下。

        公孙大娘尽力躲闪着,可惜剑芒太多太多,根本不是她一个弱女子能够抵挡。

        剑器无力跌落,霓裳开始破碎。

        “国主还真是个狠心人。”公孙大娘足尖一点,飞快后退,但剑气如影随形地跟着。

        不一会,霓裳便化作点点蝴蝶纷飞,露出让男人无法转头的画面。

        她来到墙角,后面没路,不能再退了。

        前方,剑气却更加凝练凌厉。

        砰!

        地面青石忽然炸裂,蹿出黑衣人,指间夹着雷火弹。

        轰轰!

        硝烟骤起。

        清风吹过,烟散人无。

        “东瀛忍法?孤横推东瀛,杀死的忍者数以百计,这点雕虫手段也敢献丑!”

        叶诚轻笑起来,左手五指并拢,如炮弹般挥出。

        浑厚拳劲直击无人墙角。

        劲风刮过,墙角竟然直接凭空消失。黑衣人扶着公孙大娘倒飞,一边退,一边撒出手里剑、撒菱等物,想减缓拳劲。

        可惜拳劲太过浑厚,根本不是他这螳臂能够阻挡。

        眼见着二人要丧命于拳劲之下。

        邪魅剑罡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