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女人朋友

第六十二章 女人朋友

        失策了!

        人活着,自然有无数‘忠心’下属摇旗呐喊,上下奔走!

        但死了,情况便完全不同,不会有人对死人心心念念;朝廷也不会为了一个死去的前总捕破坏东瀛和大明的友好关系。

        “陆小凤,我把你当朋友的!”

        金九龄握着扇子,痛心疾首地盯着陆小凤。

        白云国主的天外飞仙无人能挡,但若把陆小凤拖下水,那就不一样了。

        只要此番脱身而去,天下绝没人能再找到他,更别说定他的罪!

        “国主……”陆小凤皱起眉头。

        蛇王没开口,人证都没有,就这般杀了金九龄太不合适了。

        “陆小凤,你还记得洛马死前的话么?”叶诚淡淡道。

        陆小凤苦涩一笑:“倒是差点忘了,当年国主便能强杀洛马。如今国主实力更甚往昔数倍,即便陆某出手,也是拦不住的。”

        “陆小凤你……”

        听到自己被放弃,金九龄真的慌了。

        “金总捕,看在你是陆小凤‘朋友’的份上,孤给你机会留遗言,想来陆小凤会帮你料理好后事。”叶诚淡淡道。

        陆小凤叹息一声,满面沉痛。

        “遗言?”

        金九龄哈哈大笑起来:“我金九龄十三岁入公门,兢兢业业三十年,破获无数大案要案。身披七十三创,十三次重伤垂死!就因为洛马造假银票,区区一个监督不力罪,朝廷就把金某一撸到底!这朝廷……呵呵!”

        “金某不服!不服!!”

        金九龄满面愤懑。

        “所以你觉得朝廷对你太过刻薄,所以才犯下这滔天大案!”

        “国主不用套我话!”金九龄冷笑:“我什么都不会承认的!今日我金九龄就算死,也要溅你一身血!”

        唉,陆小凤摇头叹息。

        尽管金九龄没认,但相交十年,他已然能够确定,金九龄便是绣花大盗。

        “你以为孤在乎?”叶诚淡淡反问道。

        金九龄瞬间僵了,双拳紧握,最后却是无力的垂下头。

        人生最无奈的事莫过于此!

        敌人能轻而易举取走你性命,但你却伤不得他半根毫毛。

        陆小凤沉吟片刻,劝道:“老金,你交出赃物,朝廷那边我帮你打点,到时会对你法外开恩的。”

        绣花大盗的案子虽然闹得很大,但没死人!只要钱给到位,事还是有商量余地的。

        “陆小凤,你在可怜我?!”

        金九龄猛地抬头,狰狞地盯着陆小凤,咆哮道:“你有什么资格可怜我?!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他抓住蛇王,你的女人——薛冰!此刻该在我床上了!你知道我会怎么对她么……”

        他的声音低沉,宛如来自九幽地狱的恶鬼。

        “住嘴!”

        薛冰面皮发红。

        一个女人当着喜欢男人的面,被另外男人污言秽语,小猫咪也会化身母老虎的,更何况她本来就是母老虎!

        手底一翻,多了一把镶金匕首直刺金九龄。

        她本以为金九龄该懊悔的,懊悔不该在死前得罪女人。

        但金九龄眸底却掠过一丝喜色,右手一抓,瞬间制住薛冰。旋即扬起匕首,打算以薛冰为人质,逃离此处。

        打算很不错,只可惜,他忘了一件事。

        下一瞬,他见到了世上最璀璨的光芒!

        “该死,竟然敢挟持老娘!”薛冰不停踹着金九龄尸身。

        “薛……”

        陆小凤欲制止,毕竟人死为大。

        “让她发泄一下吧,不然你怕是要遭罪了。”

        叶诚淡淡道:“你当知道,你一开始是打算让蛇王保护她的。”

        陆小凤瞬间沉默。

        尽管他觉着金九龄最后那番话是气话;但薛冰肯定不会这么想,不,准确的说,即便是这么想,嘴上也不会承认,所以他注定是得倒霉的。

        “走,孤请你喝酒。”

        叶诚还剑于鞘,大步离开。

        ……

        天香楼。

        叶诚与陆小凤对饮。

        陆小凤喝得是酒,蛇王的酒。

        叶诚喝的是茶,雨前龙井茶。贡品,据说是用妙龄少女︿︿采下,故而茶里有股处子清香。香不香的他不在乎,主要还是喜欢那股回喉清甜。

        “陆小凤,我就知道你又背着我偷偷喝酒了!”

        司空摘星从窗户跃入,顺手抓了个酒杯一饮而尽,咂咂嘴:“还是这么好的酒!我觉得我有必要再跟你比一次翻跟头!”

        “薛冰!”

        陆小凤惊叹地望着他身后。

        嗖!

        司空摘星不愧是轻功无双,酒杯还在空中,人便消失不见了。

        叶诚挥手接住:“不愿就别比,又何必吓他?”

        陆小凤满上一大杯,一饮而尽:“叶兄。”

        “有意思!看来今天你真受打击了。”叶诚颇为惊奇。

        毕竟几个时辰前还叫人国主来着。

        陆小凤没回话,直接对准瓶口,咕噜咕噜灌着。

        看得出,他真是个爱酒之人,即便苦闷,也不曾浪费一滴美酒。

        三息后,陆小凤一拍桌面:“叶兄,你当知道我一向自认朋友很多的。”

        叶诚点点头:“我还知道你一向自认招子很亮的。”

        噗!

        这是扎心的声音!

        陆小凤转头又灌了一瓶:“这双招子……真的是白长了!”

        “女人,是穿红鞋子吃人不吐骨头的母老虎;三朋友,一个想要我女人,一个打算把我女人送别人床上;还一个明知有人想把我女人送别人,他就在旁装疯卖傻看着。”

        “你说我是不是很可笑!”

        陆小凤重重一捶。

        叶诚喝了口茶,淡淡道:“你当知道,女人一向吃人不吐骨头;至于朋友……”

        陆小凤盯着,等着,等了足足一刻钟也没听到后面的话。

        不由苦笑道:“我以为朋友会在这时候安慰我的。”

        叶诚又喝了口茶:“陆小凤有四条眉毛,是不需要人安慰的。”

        “确实!”

        陆小凤摸着胡子,得意起来:“尽管招子不亮,但我是靠胡子吃饭的!这,真是个好消息。”

        “客官,可要再来点酒?”

        店小二端着青色酒壶上前。

        叶诚看向陆小凤:“你要么?”

        陆小凤胡子一翘:“当然!人不可无酒!”

        店小二很殷切地把酒满上,然后收着酒盘,侍候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