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神功到手

第五十七章 神功到手

        归海一刀沉默良久,嘴唇微动:“我交绝情斩!”

        叶诚扫视四人一眼,淡淡道:“孤需要的是神功。”

        空气再次安静。

        叶诚意思很明显了,要的就是成是非的金刚不坏横炼神功。

        其他武功虽厉害,但与这神功一比,不说烂大街,可也着实厉害不到哪去。

        段天涯、归海一刀惜字如金,再次沉默。

        “成是非,你……”上官海棠咬着唇皮,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口。这等神功放江湖,绝对能掀起无尽腥风血雨,死个千八百人都很正常。

        “你们这是干嘛?”

        成是非笑了:“不就一本秘籍么?我成是非岂是为了秘籍就忍心看兄弟难过的人?”

        段天涯认真的拍了拍成是非右肩。

        归海一刀上前拍了拍成是非左肩。

        这一刻,两人是真心认可了这位平时吊儿郎当的小混混。

        叶诚淡淡道:“归海一刀,可想知道你杀父仇人是谁?”

        唰!

        归海一刀猛然转身,盯住叶诚。

        若非知道自身万万不是对手,此刻,刀就该顶在对方脖子上了。

        “国主。”上官海棠只说了两字,但意思还是很明显。

        三人算从小一起长大,她自是知道归海一刀这么多年苦苦压抑,就是因为这杀父之仇。

        “交出雄霸天下秘籍。”

        “好!”

        归海一刀不带丝毫犹豫。

        叶诚点点头,走到上官海棠身前,盯着,不说话。

        上官海棠一贯爽朗大气,此刻却忍不住满面红霞的垂下脑袋。

        归海一刀撇过半个身子,挡在前方。

        “放心,孤对海棠姑娘没什么兴趣。孤只是在算账罢了。”

        叶诚皱眉道:“上官庄主帮孤进南少林,但上次孤饶她一命,按理算是扯平了;但孤仔细想了想,还是不对。真算起来,孤应该救了她两次,所以……”

        停顿了足足三息,才听叶诚接道:“庄主得交出漫天花雨洒金钱的秘诀。”

        “什么就应该救了两次?!你话说清楚啊!”成是非强势插嘴。

        叶诚瞧了段天涯一眼:“孤觉得有些话没必要说得太清楚,对吧,段大人?”

        段天涯沉默,也只能沉默。

        ……

        京城乃大明国都,繁华至极。

        常驻人口多达百万,流动人口还要翻上一翻。各地江湖人士涌入京城,造成不少骚乱。

        倒非人数过多,引发物价上涨之类,主要还是五个字:侠以武犯禁!

        各地江湖人士,平日在地方上,自视甚高,并不把官府放眼里。官府中人,为了身家性命考虑,也不敢招惹这些‘匪徒’。

        到了京城,情况就不同了!

        街上达官贵人太多,个个眼高于顶,外省巡抚进京都不被他们放眼里,更别说这些混江湖的泥腿子。

        两边冲突在所难免。

        负责监管江湖事的六扇门这几天可以说是忙得四脚朝天!光维持街面安稳,就耗费了全部人力;根本抽调不出人手查探案情。

        这情况,绣花大盗还在猖獗犯案。

        六扇门前任总捕金九龄在诸多下属的恳请下,请陆小凤帮忙破解绣花大盗谜案。

        陆小凤正焦急四处寻找线索。

        司空摘星却是闲着没事,缠在左右:“陆小凤,跟我比翻跟头呀!输了的,要挖一千条蚯蚓!”

        “别烦,我正查案呢!”陆小凤不耐地挥手。

        “查什么案?查案哪有翻跟头有意思!”司空摘星像猴一样跳来跳去。

        “绣花大盗一案事关南王府,南王乃藩王一系魁首,若不能尽快解决,怕是要出大事。”陆小凤解释着。

        然而司空摘星是一个肯听解释的人?

        故而,陆小凤被吵得头大!

        不得不和他比了翻跟头,然后……果断输了!

        提着锄头,在城外河边挖蚯蚓。

        “三百五十一,三百五十二……”司空摘星一条条数着。

        “我说看人挖蚯蚓就这么有意思?”陆小凤受不了了!

        司空摘星一呆:“确实没意思。”

        陆小凤一喜,还不待他说话,便又听司空摘星补刀:“不过看陆小凤挖蚯蚓就很有意思了。”

        哈哈哈。

        树顶传来大笑:“这瘦猴倒没说错,看陆小凤挖蚯蚓的确很有意思。”

        “谁?!”

        司空摘星瞬间蹿了出去。

        他轻功绝妙无双,又是个做贼的,感知敏锐。旁人根本进不得他三丈,如今头顶七尺竟然有人!而且还看了足足一个时辰的戏!

        这是何等恐怖!

        “叶……国主!”陆小凤高兴地招呼着。

        “还是叫小哥吧,顺耳些。”

        叶诚淡笑着从树上飘下。

        “白云国主叶孤城!”司空摘星警惕地站在两丈外,不敢靠近。

        他武功虽算不上顶尖,但放江湖也数一流。可面对这位,心底只有止不住的恐惧,根本提不起半点出手念头。看来传闻果然不假,白云国主已达至强境。

        “叶小……算了!你现在已经是名震天下的国主了,小哥二字我无论如何也是出不了口的!”陆小凤张了张嘴:“还是叫你叶国主吧!”

        “随意。”

        叶诚淡然一笑:“久别重逢,我请你们喝酒。”

        “啊呀!”

        陆小凤猛地一拍脑袋:“差点忘了正事!”

        “不就那什么绣花案嘛?!破不了也不会死人的!”司空摘星浑不在意道。顶多就是瞎个眼,人没死算什么大案?!

        “不是啊!是薛冰!我答应她,下午陪她逛街的!却被你逼着挖蚯蚓,这回死定了,死定了!”陆小凤急的直摇扇子。

        “你不早说!”

        司空摘星跟被火烧屁股一样蹿上天。

        薛冰人称“冷罗刹”,江湖“四大母老虎”之一,惹了就意味着无休无止的报复。

        前些日子被陆小凤勾搭到手,然后……懂得!

        有些女人平时温温顺顺的像只小白兔,发起怒来,是真能吃人的!

        “都怪你,没事拉着我比翻跟头!”陆小凤甩锅。

        “这怎么怪我?明明是你自己查案忘了这事!”司空摘星果断不接。

        “现在该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司空摘星感觉后背拔凉拔凉。

        他是个贼,平日就不被薛冰所喜。若是被她知道,自家男人为了一个贼爽约……恩,男人毕竟是自家的,定然舍不得打死。

        那死得会是谁,就很容易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