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剑神落幕

第五十四章 剑神落幕

        “好!”

        风清扬不带丝毫犹豫,便应下了。

        “风师叔。”岳不群正欲开口相劝。

        作为掌门,岳不群无疑是合格的。华山派立派之基看似是紫霞神功等绝学,其实不然。人,才是一个门派的根本。

        或者说得更透彻些,强者才是真正的立派之基。

        没人,便没一切!

        原著中,岳不群就曾带着整派华山弟子下山找左冷禅‘讨公道’。先去洛阳,接着一路向南跑到福州……

        风清扬乃不世强者,有他在,左冷禅根本没胆子谋划吞并华山派之事。

        所以,他宁愿交出独孤九剑,也不想风清扬受损。

        可惜,风清扬乃剑宗之人,岂会真在意他这气宗掌门的想法。

        不待岳不群开口,风清扬便挥手打断:“我意已绝,无须再言!”

        岳不群无奈,只得抱拳:“还望风师叔保重身体,我华山派势微,当真损失不起风师叔这等至强者。”

        “你这意思是,老夫输定了?!”风清扬气得直吹胡子。

        他隐居前可是剑神!东方不败见了都得绕道走!

        这白云城主是厉害,内劲也够浑厚,但论战绩……嘿嘿,真以为杀了几个嵩山太保就是至强者了?

        “唉……”

        岳不群摇头走至一旁。

        “风前辈,请。”

        叶诚持剑走入场中。

        “令狐小子,独孤九剑乃世间至强剑法,你且看好了!”

        风清扬大笑着跃入场中。

        “风太师叔,小子看着呢,您老可别闹笑话。”令狐冲哈哈大笑回道,颇显几分豪迈。

        任盈盈也不由回头看了他一眼,但只是一眼,旋即便不再搭理。

        毕竟二者……差距太大了!

        “孤这一剑名曰飞仙,阵斩强者百余,向来有死无生,风前辈需小心了。”叶诚按剑道。

        “老夫这一剑名为破气,最善破人内劲,国主也小心了。”

        风清扬毫不示弱。

        叶诚高高跃起,万千剑气如山落下。

        “破气式!”

        风清扬凝神以对,手腕不停抖动长剑,射出一道道剑气,刺向剑山的薄弱点。

        然而剑山浑厚,被七道剑气削弱后,还是不停下压。

        风清扬不得不运起轻功后退,一边退一边射出剑气抵挡。

        他连退九步,后足抵住院墙,怒吼一声,须发飞扬,鼓足全身内劲舍身一剑刺出。

        轰!

        如山剑气炸裂,激起漫天烟尘,将风清扬身形彻底吞没。

        玉玑子、鲁连荣对视一眼,心中具道:“这天外飞仙果然厉害,即便当年的天下第一剑客都无力抵挡。”

        这般想着,又暗暗庆幸,自个之前站对了位置。

        否则,此刻就该坐蜡了!

        “风太师叔!”令狐冲又喷了口血。

        “风师叔!”

        岳不群握紧拳头,盯着滚滚烟尘。

        “师兄,放心吧,师叔会没事的。”

        宁中则握着岳不群右手。她这枕边人自是明白岳不群压力,不过她性子刚强,偏感性。若事不可为,大不了拼个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而岳不群则更理性,不惜付出一切代价想保存华山派。

        忍辱负重可以,暗箭伤人可以,卑鄙无耻也可以!

        只要能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练剑,练气,练剑,练气……”剑宗三人则脑子懵了。面对这等强悍,不,是非人剑法,他们哪还有脸说自家剑宗才是华山正朔!

        足足过了十息,烟尘才消散,露出人形。

        风清扬衣衫破烂,望之如仙的胡子眉毛被剃光……走出去,说是少林高僧,怕是没人反驳。

        风清扬捂着胸口喘息:“国主这剑当浮人生一大白!令狐小子,可有酒?!”

        令狐冲吼道:“陆猴,酒!”

        吱吱!

        陆猴儿肩膀上蹲的小猴甩出酒葫芦。

        风清扬拔塞,咕噜咕噜猛灌三口,一甩:“好酒!好剑!”

        叶诚还剑于鞘,淡淡道:“本就是好剑。”

        “国主的天外飞仙的确堪称神威,但老夫的破气式也不遑多让!”风清扬此刻洗去之前的强者倨傲,恢复了一名剑客本心。

        叶诚笑了笑:“所以风前辈还心有不甘?”

        “输就输,赢就赢,按理,风某真不该多言,但论剑法,国主的天外飞仙当真只是占了内劲浑厚的便宜,若是老夫年轻二十岁。国主未必就能赢了风某。”风清扬自信道。

        “说来说去,还是不甘心。”

        叶诚不置可否道:“孤于关外,与探花郎一晤,得其指点,又悟了一剑,威力更甚三分,只是十死无生。”

        嗯!

        风清扬眼中一亮:“当真?!”

        “孤从不虚言。”

        “可否容风某调息一二。”

        风清扬抱拳。

        作为剑客,对于强大剑招的狂热追求,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

        “自无不可!”

        叶诚一扬手。

        风清扬也不矫情,顺势坐在地上闭目调息。

        “风师叔,既然已经输了,对决便到此为止吧。”岳不群忙上前相劝。

        “风师叔,到此为止吧,您老身体要紧。”

        剑宗三人亦纷纷开口。

        风清扬不言不语。

        盏茶后。

        忽然起身,抱拳:“国主,独孤九剑精要老夫已全部交给令狐小子,过后国主自取便是。”

        叶诚微微颔首。

        风清扬瞧了岳不群一眼,摇摇头:“另外,我华山派势微,希望国主能搭把手,也不多求,能将华山派传承下去即可。”

        “风师叔。”岳不群心情复杂。

        风清扬若是活着,他有信心十年内将华山派发扬光大!现在这般……不免有些失落。

        “可。”

        叶诚应诺。

        “我风清扬枯活六十余载,自认天下第一,隐居二十五年,竟成井底之蛙,未见天下之大。”

        “今日得遇国主,当真三生有幸。”

        “剑客,便当死在最辉煌的剑下。”

        “请!”

        风清扬豪迈地一扬手。

        “请。”

        叶诚拔剑。

        绚丽、辉煌、冷厉的剑气再现,剑光如雨!虽不似剑山那般厚重,但却也不像剑山那般死板,而是多了一丝说不出灵动。

        让人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好!好剑!”

        “不枉此生!”

        风清扬眼睛无比明亮,似乎在放光,大笑着舍身迎上雨幕。

        ……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岳掌门,孤这侍女就拜托你了。八月十五后,自可放她下山。”

        叶诚取出地契。

        独孤九剑已到手,华山之行圆满结束。

        “国主放心,岳某一定好生照看任小姐,绝不让她有半点闪失。”岳不群笑道。

        “希望吧,毕竟孤答应风前辈要给华山留下传承的。”

        “额……”岳不群无言以对。

        不待开口,便见白衣远去,消失在茫茫山道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