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贫道说句公道话

第五十三章 贫道说句公道话

        令狐冲重伤倒地,宁中则正蹲着,不便出手。

        这浑厚气劲落下,华山派今日怕是要办丧事了。

        “国主!”

        岳不群怒吼,想救援,但距离太远,他功力又不够,根本来不及。

        这时院墙顶部,出现一青袍白须老者,只见他指间连弹数道剑气,原本浑厚浩荡的拳劲便消弭于无形。

        “风太师叔!”令狐冲欣喜叫道。

        经过玉玑子的讲解,他也猜到了青袍人的身份。

        “风清扬!”

        玉玑子、鲁连荣尽皆失声。

        “风师叔!”封不平等三人满脸惊喜。颇有种恢复华山剑宗正朔之日便在此时!

        “见过风师叔。”

        岳不群却满面复杂。

        风清扬朗声笑道:“国主,想要剑法找老夫即可,何必与小辈一般见识。下这等重手,平白辱没了身份。”

        “交易剑法和教训晚辈是两回事。交易重在你情我愿。”

        叶诚轻抿了一口茶:“这教训晚辈则不然,目的并非教训,而是旨在让某些昏了头的人能清醒些,记住尊卑之别,认清身份。免得自以为是、无法无天,最后闯下弥天大祸,为门派招来灭顶之灾!”

        这番指桑骂槐的话当真气得风清扬须发皆张!

        只是他隐居已久,少与人言,一时间根本不知该如何反驳。

        事实上,也没法反驳。

        其余众人或碍于叶诚实力,或碍于身份根本不敢开口!

        风清扬浑身颤抖,好半响才挥手怒道:“既然交易是你情我愿,那国主请回!这独孤九剑风某不换!”

        “当真不换?”

        “不换!”

        风清扬掷地有声。

        叶诚并不恼怒,转向岳不群:“岳掌门,你才是华山派掌门,主事人,此事你怎么看?”

        “这……”

        岳不群盘算起来。

        这等剑法若是能留在华山,崛起指日可待。毕竟叶诚这种内劲至强者难成,而剑法更容易普及。换张地契,怎么都有点不划算。

        类比辟邪剑法就知道,为了这剑谱,诺大的福威镖局烟消云散。危机时刻,林震南喊到了十万两银子!

        看看!宁可给十万两,都不愿交出辟邪剑法!而且余沧海更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可想而知,至强剑法对门派重要性。

        再想到叶诚这人一直比较讲理……即便不给,想来也出不了大事。

        他对宁中则使了个眼色,‘满面纠结’道:“国主,此剑法为长辈所有,岳某虽是掌门,也着实……无能为力啊。”

        “这般么?”

        叶诚点点头:“孤非仗势欺人之辈,既然你们不愿换,那便和玉玑子道长一起便下山去吧。”

        “华山是我们……”岳灵珊性子急,便要反驳。

        叶诚瞥了她一眼,后面的话便再也说不出来了。

        “在座具是大明子民,尊贵如孤都得按律行事。这华山地契在孤手中,孤要收回华山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你们若要阻拦,动手前最好先想清后果。千万别像某些昏了头的人一般,为门派招来灭顶之灾!”

        “行,话孤已经说的够清楚了,你们……自便。”

        说着,叶诚漫步打量四周。

        宁中则上前抱拳:“华山乃我华山派祖地,还请国主开恩,华山派愿花重金购买地契。”

        “重金?”

        叶诚似笑非笑道:“先不说孤缺不缺这几千两银子,就你华山派现在这情况,半年没吃肉了吧?能拿出二百两么?”

        宁中则无言以对,但见得岳不群眼色,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道:“我华山派一时的确拿不出这般银子,不知国主能否把华山租给我们?”

        “买不起便租?有意思?!”叶诚笑了。

        “那国主的意思是?”

        “不好意思,华山,孤是要自住的,并不打算让给外人!”

        叶诚将外人二字咬的很重,观察一番华山派诸建筑,指着正气堂道:“这房子建的不行,年份也太旧,指不定下大雨就倒了。必须推了重建,按照地理风水看……唔,建个茅房是比较合适的!”

        正气堂乃华山气宗祖地!

        后堂更是摆着一众气宗前辈灵位!

        岳不群站不住了,走到风清扬跟前:“风师叔,这华山掌门之位不群可以交出;但这祖地若是没了,那……我华山弟子日后如何有脸,面见九泉之下的先祖?还请师叔三思!”

        风清扬怒道:“国主这般行事,未免欺人太甚!”

        叶诚真笑了:“孤一向按律行事,如何就欺人太甚了?风前辈还请慎言。”

        说着,看向玉玑子。

        玉玑子犹豫片刻,顶着风清扬要吃人的目光,上前道:“风师兄,贫道今日是被请来做见证的,便说句公道话。这交易一事都是你情我愿,既然风兄不愿,能拒绝国主;那国主不愿,自然也能拒绝风兄!”

        “那国主用地契换泰山派绝学‘岱宗夫如何’,你也觉得没问题?!”风清扬怒道。

        玉玑子一僵,好半响没说话。

        岱宗夫如何乃泰山派立派之基,当年泰山派先祖就是凭借这招,打下五岳之首的名头。

        鲁连荣见状,上前一步:“风前辈,鲁某真不是替国主开脱,但俗话说的好,你做初一,我做十五!风前辈拒绝在先,国主也跟着拒绝实属正常。”

        “那我用地契换你衡山派绝学‘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如何?”风清扬冷笑。

        按常理,鲁连荣是怎么都不可能同意的!

        或者说,即便他愿意给,也不能把这放明面上,否则就是叛门之罪。

        谁知,鲁连荣微微一笑,竟是回道:“若风前辈能拿出我衡山地契,这绝学鲁某双手奉上,绝无二话!”

        “你!”风清扬没话了。

        鲁连荣得意起来。

        真以为五派都和华山一样穷困?那衡山地契早就被刘正风买下交给门派了!

        这时,玉玑子也开口:“经贫道深思熟虑,国主能看上泰山派绝学,是我泰山派的荣幸!我泰山派绝不会和某些不识好歹、顽固不化的人一样死硬到底!”

        “你,你们!无耻小人,无耻之尤!”

        风清扬气得满面通红。

        华山派其他人也一个个傻眼。玉玑子和鲁连荣的无耻程度真的是刷新了他们认知!完全没道理可讲了!

        叶诚仡仡然道:“这买卖若风前辈着实不愿,孤还有一法可两全。”

        风清扬不搭理!

        岳不群却是抱拳:“不知国主有何妙法?”

        “江湖规矩,胜者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