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交易

第五十二章 交易

        令狐冲竟敢挑衅白云国主!

        场中瞬间失声,哪怕最擅养气的岳不群也是呆了!

        “岳师兄教了个好弟子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都能与国主论剑了。”大阴阳手乐厚皮笑肉不笑赞道。

        “徒弟都能与国主一战,这师父的剑法必定傲视天下了。”金眼雕鲁连荣更是发出诛心之语。

        “冲儿,退下!”

        岳不群呵斥着,赶忙弯腰抱拳:“国主,岳某教徒无方,还望国主海涵。”

        “师父!”

        令狐冲犹自不甘地昂首。

        紫霞真气护体,独孤九剑对敌,未见得就弱了白云国主。

        “孽畜,还不退下!”岳不群厉声呵斥。

        宁中则也是劝道:“冲儿,听话。国主神威不是你能抵挡的。”

        “是,师娘。”

        这般说着,令狐冲却忍不住瞧向紫衣女子。

        令他失望的,紫衣女子从头到尾都没看他。

        叶诚扫了一眼,见得令狐冲那直勾勾目光,瞬间了然,笑道:“若是旁人相求,孤倒懒得理会。不过你嘛……今天孤心情不错,便指点一番。”

        言毕,左手握拳。

        轰!

        空气炸裂,气浪翻滚,浑厚无比的拳劲涌出。

        “请国主手下留情。”

        岳不群运起紫霞真气想拦下这击。

        再怎么说,令狐冲都是他从小看到大的,紫霞神功都传了!华山下任掌门被一拳打死,传出去,像什么话!

        不过下一瞬,他汗毛倒竖,警觉望去,发现叶诚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然搭在剑柄上。

        他打了激灵,反应过来。

        若真出手,今天怕就是华山灭门之日。

        宁中则也欲出手,却被乐厚‘无意间’挡住身形。

        “破气式,破破破!”

        令狐冲长剑在手,高吼着旋转七百二十度,剑尖直指拳劲薄弱点。

        砰,砰,砰!

        他鼓动体内不多的紫霞真气,连破三重拳劲,然而残存拳劲却是毫不留情的轰了过来。

        剑断,人飞。

        噗!

        鲜血横洒,令狐冲重重跌落,昏死过去。

        “冲儿!”宁中则扶起令狐冲,喂了一粒白云熊胆丸,气息渐渐稳定。

        “多谢国主手下留情。”

        岳不群松了口气。

        人没死就好。

        “这,这,这一拳……”封不平目光散乱,喃喃低语。

        这世上当真有内劲这般强横之人!

        练剑?剑法练得再高又有何用?

        成不忧、从不弃也是傻了,脑子一片空白,他们再苦练三十年也是接不下这拳的。

        “国主神威赫赫,乐某佩服。”大阴阳手乐厚抱拳赞道。

        “神威!神威!”

        鲁连荣也忙不迭赞着。

        他与刘正风关系闹得很僵,找了个借口远游,根本没参加金盆洗手大会。过后,听人传言很难有直观感受。

        现在……他真的怕了!

        面前这当真是一位不下于东方不败的恐怖存在。

        “国主,贫道受嵩山邀请,见证华山剑宗与气宗之战,事情已了,泰山派还有些俗物需处理,这便告辞。”玉玑子拱拱手,打算脚底抹油。

        “我衡山……”鲁连荣也打算溜。

        话没说完,便被叶诚挥手打断:“不忙,两位既是来做见证,那便暂且留下,也帮孤见证一番。”

        鲁连荣的话卡喉咙里了。

        二人不敢违背,只能幽怨地望着乐厚带嵩山弟子离去。

        “不知国主需我等作何见证?”玉玑子是个上道的,主动询问。

        “很简单!”

        叶诚自怀中取出一张地契:“此乃华山地契,孤打算用它与华山派换一门剑法。”

        “地契!”

        岳不群和宁中则对视一眼,暗道不妙。

        叶诚这一手可以说是拿住了华山派死穴!

        华山高险、不适合种地,也不适合打猎,所以祖师建派,根本就没想过去买地。直接就建了,之后官府碍于派华山势大,也就当没看到。

        可这一切是潜规则,不能摆明面上。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华山派没地契就擅自动土,显然是违法的!

        “不知国主想换何剑法。”岳不群抱拳。

        他乃气宗,紫霞真气才是根本,若能用一门剑法交好叶诚,还是划算的。

        鲁连荣和玉玑子也瞧了过来。

        华山派有什么剑法值得叶诚千里迢迢赶来,而且还费心思弄了张地契。难不成是失传百年的清风十三式?

        叶诚没卖关子,径直道:“独孤九剑。”

        “独孤九剑?”

        岳不群皱起眉头。华山派有这剑法?

        宁中则、鲁连荣也闹不明白。

        唯独玉玑子似是想起了什么,瞪大眼:“国主是说四十年前,剑神风清扬所修剑法?”

        叶诚微微颔首。

        “不知玉玑子前辈所说独孤九剑是?”宁中则问道。

        玉玑子目光有些缥缈:“四十年前你们还年轻,不知独孤九剑威名很正常。那时候,日月神教东方不败都还没上位。这么说吧,东方不败出道以来,未尝一败,纵横八方何等威风,但他唯独不敢来华山,你们可知为何?”

        “可是因为这独孤九剑?”鲁连荣眸光急闪。

        “正是!当时少年英雄何其多也,武当木道人,少林方正、大悲,日月神教任我行,东方不败。可这些人,都对独孤九剑赞叹有加,甚至自愧不如。”

        “我华山先辈竟有如此剑法!”

        岳不群悠然神往。

        须知如今一个日月神教就压得五岳剑派联合起来自保,当年华山却能以一派之力,不,应该说一剑之力反压日月神教,少林、武当!

        当真……

        “什么你华山先辈!风师叔乃我剑宗前辈,他的独孤九剑与你气宗有甚关联!”封不平呵斥道。他从小生活在剑宗,倒还有些印象。

        转而又是一悲。

        若是风师叔在,剑宗何至于此!

        甚至!

        他盯着叶诚!

        独孤九剑未见得就敌不过天外飞仙。

        叶诚摆摆手:“行了,事情说的差不多。岳掌门,给句实诚话,换还是不换?”

        岳不群苦笑道:“非是岳某有心相拒,实在是……本门现在根本没这剑谱留下,想换也是没辙。”

        “岳掌门的意思如果华山派有这剑法,还是同意交换的,对么?”叶诚问道。

        “这……”

        岳不群迟疑。

        这等堪称天下第一的剑法,他当然舍不得。

        但现在华山派都没有这玩意,因为一个不存在的东西,交恶白云国主,显然是不划算的。

        正待点头答应。

        却见令狐冲醒来,吐血高叫:“师父,别答应!”

        叶诚面色一冷:“孤与你师门长辈商谈,令狐少侠怎这般不懂规矩,当罚!”

        说着,一挥袖袍。

        浑厚气劲铺天盖地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