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意气风发令狐冲

第五十一章 意气风发令狐冲

        华山,壁立千仞。

        自古华山一条路,说得就算华山奇险!

        峰顶,思过崖,剑光闪烁,一声轻啸搅动云海。

        令狐冲收剑而立,面上止不住飞扬得意。

        金盆洗手之后,岳不群震撼于天外飞仙威力,恍然醒悟,自家老祖是对的!练气才是正道!面对天外飞仙,管你什么精妙剑法,我自剑山压之!

        所以对辟邪剑法也没那般上心了,向定逸师太讨要了几粒白云熊胆丸给令狐冲治伤。回山后直接把令狐冲关思过崖苦修紫霞真气!

        苦修无聊,令狐冲闲时耍剑,偶遇青袍客,得传独孤九剑。

        月余过去,九剑修成。他自认再交手,绝对能十招收拾田伯光!二十招收拾余沧海,三十招收拾……咳咳,大逆不道,大逆不道!

        “大师兄!不好啦,山下……”陆猴儿气喘吁吁跑上山。

        “你别急,慢点说。”

        “急,十万火急!你赶紧和我下山去吧!边走边说!”

        陆猴扯着令狐冲下山。

        路上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华山剑宗三人得到嵩山左盟主、泰山、衡山的支持,现在回来争夺华山派正朔。

        这三人知道单挑很难敌过岳不群,便撒泼,什么打一个是三人一起,打一堆也是三人一起。

        华山派就岳不群和宁中则能拿出手,其他弟子,上场就是送菜,碍手碍脚,甚至得分心保护。此外,比斗时,还得防着嵩山派不讲规矩下暗手,当真有些分身无术。

        急需令狐冲支援。

        “今日合当我扬名。”令狐冲握剑跃跃欲试。

        进了大厅,预想的吵闹场面并未发生。

        非是人都走了,事实上,不止华山派等人在;嵩山派、泰山派、衡山派也在。大厅几乎被塞满了。

        令狐冲目光一扫,很快落在坐主位的白云国主身上。

        难怪这般安静,有他在,天下又有谁敢放肆!

        “见过国主。”令狐冲抱拳行礼。尽管心痒难耐,有种称量称量白云国主的冲动,但他还是存了一点理智。

        独孤九剑虽有破气式,可真不见得能攻破天外飞仙的剑山。

        “免礼。”

        叶诚淡淡回道。

        令狐冲这才束手走到一旁,转身时,目光一瞥落紫衣女子身上。不知为何,一见这女子,他就大感亲切。

        “不知国主此番驾临华山有何指教。”岳不群抱拳,硬着头皮问道。

        “此事不急,既然赶上,孤便先看场好戏。”

        叶诚端起茶,又让任盈盈摆上瓜果。

        被人当成猴子看戏,任谁都不免有些火气、不过岳不群不愧是君子剑,硬生生压下火气:“乐师兄,你们几个待如何?”

        乐厚握着盟主旗,看了看岳不群,最后目光锁定在叶诚身上,抱拳:“前些日子我嵩山多有得罪,还请国主见谅。”

        他握旗的手有些抖,丁勉、陆柏、费彬三位师兄死的太惨了。

        尸骨无存!

        就算事后左师兄能帮忙报仇也白搭,人活不过来的!

        “无妨,只要你们按大明例律行事,孤绝不会迁怒无辜。”叶诚摆摆手。

        “谢国主!”

        乐厚松了口气。

        泰山派玉玑子、衡山派金眼雕鲁连荣也跟着轻松不少。他们只是收了嵩山派好处来助拳,可不想血战!

        “岳不群,你大徒弟已经到了,现在怎么说!”

        封不平性子急,大声喊道。

        他与成不忧,从不弃隐居二十年苦练剑法,为的就是夺回华山正朔!

        白云国主的名头他听过;但并,不,认,同!

        江湖中人往往喜欢以讹传讹!

        内劲修为高深,能外放一道剑气,放眼江湖便算有数的高手!

        剑气如山,山!

        也不说这山多大,但至少得比一道剑气多了千百倍才行!

        世上怎么可能存在这么恐怖的人?!

        若真有,那还练个屁的剑法,大家都练气去吧!如山剑气压下,什么剑招都白搭!

        也就现在还没夺回华山正朔,不便多事,不然他是真想称量下对方的天外飞仙。

        岳不群沉吟道:“此战,便由我和师妹,还有不成器的大弟子一起领教三位师弟高招。”

        本来他想留一个压阵,但有白云国主在,谅嵩山派等人也没胆子使阴招。

        自己和师妹稳稳压过封不平,成不忧。那从不弃虽厉害,但冲儿修炼了紫霞神功,想来也能应付一二,这一波很稳!

        “爽快!”

        封不平招呼成不忧,从不弃进入院子。

        岳不群和宁中则跟着走出大厅。

        令狐冲皱眉落后方,放往日,他定欣然下场。

        可今天‘不成器’三字让他很不舒服,他当然知道这是师父谦辞,只是……

        他瞥了眼紫衣少女,感觉浑身不得劲。

        联合师父、师娘击败封不平三人,他表现再怎么出众,传出去,别人也只道君子剑神功无敌,宁女侠神剑无双……

        “冲儿,还愣着干嘛?放心,师父师娘在,不会让你受伤的。”宁中则招呼道。

        令狐冲回神,有了决定,怒喝:“对付你们三个臭皮烂瓜,还用得着我师父师娘出手?”

        “你说什么!”封不平呵斥。

        “岳不群,这就是你教出的好徒弟?!”成不忧暴怒。

        “岳不群,难怪华山派落你手上会变成现在这模样!”从不弃讥讽道。

        “冲儿!”岳不群也有些不悦。他最重礼法脸面,封不平等三人好歹是他同辈,令狐冲的师叔!怎能这般无礼?

        令狐冲持剑跃入场中,挑衅道:“几个臭皮烂瓜,有本事你们仨就上来教训小爷啊。”

        “岳不群,你这弟子当真好样的!今日不帮你教训一番,他日必毁华山清誉。”

        从不弃跃入场中。

        他却是聪明,岳不群宁中则迟迟不动手,非要等令狐冲下山,很明显这大弟子是有些实力。若能先一步废了他,到时三人联手,怎么着也能拼掉他们夫妻。

        一招有凤来仪刺出。

        “来得好!”

        令狐冲笑眯眯地将长剑竖在身体前方二尺三寸处。

        从不弃便觉胳膊不听使唤,傻愣愣往令狐冲剑尖上撞。

        若非及时收力,非被一剑废掉不可,饶是如此,小手臂处也被割了条三寸长的口子。

        令狐冲一脚踹出。

        把发愣的从不弃踹飞七尺,重重跌落在地。

        “啧啧,就你这样的还好意思自称华山弟子?我瞧你这功夫怕是跟青城派学的,学的还是余观主亲传绝学——平沙落雁!”令狐冲戏笑道。

        一众华山弟子纷纷叫好。

        “找死!”

        成不忧怒喝,使出夺命连环三仙剑。

        当头直劈,若对方斜身闪开,则圈转长剑,拦腰横削;若对方还能避开,势必纵身从剑上跃过,则长剑反撩,疾刺后心。

        只要背后没长眼,必定难逃一死!

        令狐冲满不在乎地横扫,再往前一突刺。

        噗!

        成不忧还来不及发力,小腹便中剑了。

        令狐冲甩甩了剑上血液:“烂皮西瓜!脏了小爷宝剑。”

        “冲儿这剑法!”岳不群皱起眉头。令狐冲使得这些招,看着简单,但对眼力腕力要求极高。简单来说,这成不忧能内劲外放,已算高手。

        即便是他亲自出手,也得三十招过后才能拿下。

        “当真小瞧你小子了!”

        封不平凝神以对。

        自家两位师弟吃了轻敌的亏,今日怕是难以光复华山门楣!不过再怎么着,也得先击败这臭小子,找回剑宗颜面。

        一出招,便使出自创绝学狂风剑法。

        令狐冲也收起嬉皮笑脸,正色以对。

        封不平剑势中发出赫赫风声,剑招一剑快似一剑,所激起的风声也越来越强,威力奇大,剑锋上所发出的一股劲气渐渐扩展,旁观众人只觉寒气逼人,脸上、手上被疾风刮得隐隐生疼,不由自主后退。

        围在相斗两人身周的圈子渐渐扩大,竟有四五丈方圆。

        这剑法不但招数精奇,而且气势凌厉,并非徒以剑招取胜。对手便似是百丈洪涛中的一叶小舟,狂风怒号,骇浪如山,一个又一个的滔天白浪向小舟扑去。

        岳不群微微色变。剑宗等人敢上山,果然是有两把刷子。自身即便有紫霞神功护体,面对这等剑招,怕也得苦苦支撑。

        斗了二十余招。

        只听令狐冲大喊一声:“着!”

        封不平的长剑被挑,倒飞插入梁柱中。

        “师兄!”成不忧、从不弃大叫。

        哈哈,哈哈哈!

        封不平疯狂大笑起来:“苦练二十年,二十年啊!竟然还打不过一华山弟子,我等还有何颜面苟活于世!”

        “哎,你这人剑法不咋滴,但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嘛!”令狐冲笑着道。

        岳不群呵斥:“冲儿!”

        尽管令狐冲能击败剑宗三人,让他惊喜,但令狐冲这性子实在是太脱跳了!

        令狐冲果断抱拳:“师父!徒儿未得师命。擅自出手教训这些个土鸡瓦狗,还请师父责罚。”

        动作熟练至极!

        “冲儿啊你这……”岳不群正要笑着训诫一番。

        宁中则抢过话头:“冲儿干得不错,只是下次别这么冲动,江湖交手不是过家家,稍有不慎就后悔终身。”

        “知道了,师娘!”

        令狐冲满不在乎的回道,昂首四顾。

        果然,师弟们全是崇拜目光,小师妹更是美眸连眨。

        但很快,令他不爽的事发生了。

        白云国主正淡定喝茶,似乎真把他当猴子。

        光这也就算了,最关键的是,紫衣女子正呆呆的望着地面,似乎地上爬的蚂蚁都比他这华山大弟子有趣的多!

        刹那间,无名之火中烧,忽得高声喊道:“国主,您剑法精妙,天下称雄,不知能否指点后辈两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