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热闹的八月

第五十章 热闹的八月

        八月发生了很多大事。

        少林寺神功被盗,百晓生横死当场。

        梅花盗痛哭落网,贼首竟是兴云庄龙四爷;

        金钱帮横扫群雄;绣花大盗连犯十八血案;

        神水宫天一神水失窃,沙漠之王惨遭毒手!

        西门吹雪剑杀峨眉独孤一鹤,陆小凤智破金鹏王朝案;

        这桩桩件件随便拎出来,都足够让说书人精彩绝伦的说上半月。

        但是!

        最出风头,最引人注目的却是一句传言!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这传言中,包含了两柄武林最著名的剑!

        西门吹雪和白云国主!

        地点,更是引得万千人侧目,紫禁之巅!

        非京城紫金山之巅,而是真正的紫禁,紫禁城之巅!

        月圆之夜,两柄最负盛名的剑将在至尊至贵的皇宫对决!

        这等对决,百年难见。即便千百年后,依旧会在江湖流传,这等盛事,谁人不想一晤。

        ……

        万梅山庄。

        梅林前方,摆着一张小矮桌,白衣胜雪的西门吹雪跪坐着,行云流水般摆弄茶艺。

        和一般武林人士不同,西门吹雪不好酒,因为酒会麻痹神经,影响他与剑的感应。

        他更喜欢茶,自身也是茶道高手。

        三泡之后,他端起清茶抿了一口:“好茶。”

        “茶水再好,也不如美酒入喉,你啊你,真不是个会享受生活的。”

        陆小凤晃荡着酒葫芦,一屁股坐在他对面。

        “冷面鬼,陆小鸡平日不着调,但这话是真靠谱。人生若无美酒,当真惘活。”

        青影闪过,司空摘星一屁股坐地上。

        作为最负盛名的盗王,他的轻功当真可以说是睥睨当世!

        所以他敢调笑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给两人倒了杯茶,淡淡道:“与独孤一鹤对决后,我已然进入无剑境,皮猴,可想一试?”

        “这个……开个玩笑罢了,用不着当真!”

        司空摘星感觉屁股下好像长针了。

        之前西门吹雪就算有剑在手,也追不上他;但现在,没剑了,他怕是逃不了。

        “你这嘴下回还是拴个门把吧。西门吹雪还能和你笑笑,遇上白云国主,我就只能给你上香了。”陆小凤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咂咂嘴:“不错的茶。”

        西门吹雪多了丝笑意:“本就是好茶。”

        “对了,你和国主是谁先主动约战的?”陆小凤瞧着西门吹雪道。

        西门吹雪的剑虽利,但在他看来,还是破不了天外飞仙的。这点,西门吹雪应该有数。

        “不是我。”西门吹雪淡淡道。

        “国主主动的?那还真是稀罕事。”陆小凤笑了。

        叶诚性子,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主动约战,还是头一遭。

        “也不是他。”西门吹雪又道。

        “嗯!”

        陆小凤瞪大眼,有些不敢信自己的耳朵。

        司空摘星更是一下就蹿了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从头到尾就没接到过战书。”西门吹雪淡淡道。

        “所以这传言是假?那到底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

        陆小凤抓紧扇柄,皱眉思考着。

        事关两位好友,又与大内牵扯,背后定有天大阴谋!

        “传言……”

        西门吹雪将茶一饮而尽:“不假。”

        “你……”

        陆小凤一愣,旋即反应过来。

        就像江湖中人拒绝不了热闹;作为绝顶剑客,也拒绝不了这等‘约战’。即便明知是陷进,也是会奋不顾身往里跳的。

        西门吹雪如此,白云国主想来也是如此!

        ……

        陕北,多山多风沙,不适合种植谷物,一贯的穷。

        靠打劫过活的山匪都没什么油水。这也就顺势导致靠剿灭山匪过活的华山派也穷得叮当响。

        华阴县的小道上,一辆破旧马车咯吱咯吱响着。

        赶车是位紫衣美貌女子,车赶得不甚上心。每当后方白衣公子想喝茶时,马屁股上必定多一鞭子。

        车厢内,叶诚一手扶桌子,一手品茶,淡淡道:“孤以为你听到,孤将与西门对决会高兴些。”

        “与我何干!”

        任盈盈面无表情。

        “那就是还在为孤放走林仙儿而生气。”叶诚继续道。

        “没有!”

        任盈盈飞快回道,似乎想加重这话的可信度,她又重重抽马一鞭子。

        “你当知道林仙儿那等尤物,是男人就下不了手。孤放了她,只能证明孤还是个男人。”叶诚嘴角微微翘起。

        “国主喜欢谁,想干什么,都与小女无关!小女只关心自己什么时候能自由。”

        “快了,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叶诚放下茶杯,目光缥缈地望着湛蓝天空。

        任盈盈咬着唇皮,闷头赶车,这回她倒没继续甩鞭子。

        毕竟……

        马是无辜的。

        “孤喜欢谁真与你无关么?”

        任盈盈执鞭的手不由一缓,嘴上还是很硬气:“当然无关!”

        “那如果孤……喜……欢……”

        任盈盈身体忽然发紧。

        “一个女人,身居高位,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她终究是个女人,得找个依靠。毕竟老依靠不久前死了!”

        叶诚声音很低,低得和蚊子差不多。

        但任盈盈却能清晰地听见每一个字。

        “你说孤做她的依靠如何?”叶诚问。

        “这,这个……”

        任盈盈不敢回头,也没法正常思考。

        也不知过了多久,任盈盈回过神,便听叶诚道:“既然你也觉着不错,那她想来也会同意的。现在的问题就在如何让儿子同意了。”

        “她儿子?!!”任盈盈感觉脑子充血,嗡嗡直响。

        “是啊,他儿子乃世间至尊至贵之人,万万人之上,即便孤见了也得低头。想搞定他,着实有些不易。”叶诚叹了口气。

        “你,你……你想娶……太……后!!!”

        任盈盈觉着要么叶诚疯了,要么自己疯了,要么都疯了!

        这是何等荒谬的想法!

        开天辟地也没有过这事啊!

        “娶了太后,孤的位置便能更进一步。到时,孤叫正德圣上,正德叫孤做爹,挺划算的。”叶诚认真道。

        任盈盈此刻倒冷静下来:“国主还有闲心开玩笑,可惜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孤从不开玩笑!”

        叶诚愈发认真。

        任盈盈摆摆手,决定不再继续这话题,否则她觉着自己一定会疯的!

        “你这是要去华山派?”她转移着话题。

        “对!”

        “去那干嘛?”

        “西门吹雪决战前,用独孤一鹤试剑;孤自然不能弱于他,所以也得找个人。”

        “可‘君子剑’岳不群弱了点吧。”任盈盈皱起好看的眉头。

        这话若被华山派的听到非跳脚不可,岳灵珊更可能扑上来咬人!

        不过话还是句大实话!

        君子剑名头虽亮,但比起刀剑双杀七七四十九式的独孤一鹤还是差了些许。

        毕竟那可是与木道人、方正大师齐名的绝顶强者。

        “确实弱了点,所以找的不是他。”

        “那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