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女人

第四十八章 女人

        “酒……酒里有毒……”

        李寻欢瞪大眼,咳得更厉害了,似乎想把喝肚里的酒都咳出来。

        “交出解药!”

        魁梧壮汉怒吼着大手抓向店家。

        小老头并不闪避,佝偻的身子忽然暴长了一尺,就彷佛变了个人似的,连脸都变得红中透紫,隐隐有光。

        铁传甲见这奇异面色,忽然想起一个人来:“你,你是……”

        话没说完,便被一拳打飞,接连撞到七八张桌子。

        他挣扎着想起身,但体内劲力却被震散,根本动弹不得。

        “大铁头。”

        叶诚恍若回神:“紫面二郎孙逵二十年前就是顶尖高手,潜伏多年,功力已然更进一步,你再怎么挣扎,也是没用的。”

        “你这小哥倒有些见识。”孙逵摸着山羊胡笑道。

        隐姓埋名二十年,突遭江湖少侠称赞,即便是他,也不免得意起来。

        “说实话,相比前辈的深厚功力,我倒更佩服前辈当年居然敢和江南七十二道水陆码头总瓢把子的妻子私奔。”叶诚笑道。

        孙逵怒道:“此时此刻,你还敢出言不逊?!”

        叶诚道:“前辈莫以为我这是在讽刺你,一个男人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子冒生命之险,负天下之谤,甚至不惜牺牲一切,这种男人至少已不愧是个真男人!比那种为了兄弟之情,就出让女人的玩意不知强出多少倍。”

        李寻欢咳得更厉害了,似乎要把胆汁都咳出来。

        “当然了,现在前辈没了当年风采,只敢背后下毒,倒让叶某有些遗憾。”叶诚叹息着。

        孙逵怒视,还未说话,突听有人笑道:“这你倒冤枉他了,下毒也要学问的,他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这是个女子的声音,而且很动听。

        叶诚点头:“叶某早该想到这是二十年前名满江湖的蔷薇夫人手笔。”

        “倒是个会说话的小郎君。”

        蔷薇哧哧一笑,走了出来。

        二十年后的她还并不显得太老,眼有风情,牙也很白,可是她的腰……

        抱歉,已没有腰了,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大水缸,装的水足足能灌二亩地!

        她望着叶诚笑道:“好俊俏的小郎君,我已经有二十年没有瞧见过这么神气的男人了。实在把我憋苦了,每天躲在屋子里,连人都不敢见,真后悔跟这没出息的男人逃走!”

        孙逵跺脚长叹:“谁不后悔,谁是王八蛋!”

        蔷薇夫人跟肥猫一样跳脚尖叫:“你在说什么?!老娘放着好日子不过,跟着你到这个鬼地方来受苦、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被糟塌成这样子,你还后悔!我呸呸呸!”

        孙逵鼻子出着粗气,嘴却紧闭起来。

        蔷薇夫人又看向叶诚道:“小郎君,你说,这种男人是不是没有良心,早知道他会变成这样子,那时我还不如……不如死了好些。”

        叶诚转过头,笑道:“幸好夫人没有死,否则叶某就真的要遗憾终生了。”

        蔷薇夫人娇笑道:“真的么?你真的这么想见我?”

        叶诚道:“自然是真的,像夫人这么胖的美人,上哪才能找到第二个?”

        蔷薇夫人脸都气白了,孙逵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叶诚道:“其实夫人得到金丝甲也没用,因为就算将夫人劈成两半,也穿不上啊。”

        噗嗤!任盈盈也忍不住笑了。

        蔷薇夫人怒了:“你……我若让你死得痛快了,我就对不起你!”

        她自头上拔下一根细尖金簪,眸带杀意走向叶诚。

        叶诚居然还是安坐不动,稳如泰山。

        他背后的任盈盈也似乎被吓呆了,一动不动。

        然后蔷薇夫人从叶诚左方掠过,挥舞金簪冲向任盈盈:“老娘嫩死你这个小浪蹄子!”

        任盈盈这下是真呆了。

        孙逵皱了皱眉:“金丝甲到手了,赶紧办正事吧。”

        蔷薇夫人暴怒:“我就知道你看上了这个小骚货!”

        说着,回手一刺,眼见金簪要剌入任盈盈脸蛋,孙逵忽然从后面飞起一脚,将她踢上屋顶。

        两百斤的身子撞在屋顶上,整个屋子都快被震垮了。

        叶诚有些惊讶:“莫非前辈真看上了我这小侍女?”

        “别瞎说!”

        孙逵头撇一边,恨恨道:“这二十年来,我已受够了她的气,已经快被缠疯了。若不杀她,不出半年就要被活活逼死。”

        “既然如此,你早该杀的!为何拖到现在?”叶诚问道。

        孙逵不说话。

        叶诚笑道:“反正我等已离死不远,你说说,就当解闷呗。憋了二十年,我猜你也想找人说说话才对。”

        孙逵沉吟了很久,才缓缓道:“你们可知近来江湖中最有趣的事是什么?”

        “莫不是白云国主剑斩嵩山三太保?”叶诚猜测道。

        “非也!白云国主之事虽然轰动,但着实算不上有趣!”孙逵摇头否定。

        叶诚撇撇嘴,背后紫衣侍女却是笑着眯起大眼睛。

        李寻欢止住咳嗽,诧异地看了叶诚一眼。

        孙逵环视一圈,见左右无人,这才压低声音:“你们可知梅花盗。”

        “就是那杀人如麻,无论男女都会被那个……的梅花盗?”叶诚问道。

        “对,就是他!”

        孙逵接口:“这梅花盗不止劫财,而且劫色,嚣张无比。江湖中人,只要说出和他作对的话,不出三天,必死无疑,而且胸前就会留下五个像梅花般的血痕。你们当知道,前胸要害是练家子防卫最严密处,梅花盗偏偏挑此处下手,从无例外。”

        叶诚笑了笑,道:“所以你觉着穿上金丝甲,就能制住梅花盗。到时便可扬名天下,而且也没人会找你算老账?”

        孙逵目光闪动,道:“江湖中人人都知道,只要能躲得过他前胸致命之一击,就已先立于不败之地。须知他这一击从未失手,所以他作此一击时,就不必留什么退路,对自己的防卫必定疏忽,到时,就有机会抓住他!”

        “听来蛮有道理……”叶诚笑了笑,心底却不以为意。

        你们能想到的东西,梅花盗想不到?真把人当傻子了?再说,这梅花盗真想动手……你这老色鬼估摸着屁颠屁颠就把命送上了。

        临死前,估计都得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孙逵大笑:“当然有道理!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一心想得到这金丝甲!”

        “擒拿梅花盗想来应该还有其它好处吧?毕竟你在这除除花,喝喝酒,日子也挺好。”叶诚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