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探花郎

第四十七章 探花郎

        “一奶同胞,这黑蛇倒比白蛇聪明得多,都知道装疯逃跑了。”

        白衣公子摇头失笑。

        “店家,再添点下酒菜。”

        原本躲在后院的小老头探头探脑望了望。见得事情已经结束,这才返回厨房,端了几叠牛肉、花生:“客官,请慢用。”

        白衣公子握着酒壶,斟了杯酒,隔空相邀:“相逢即是有缘,喝一杯?”

        落魄中年人乃酒鬼,闻言便要起身。

        “公子!”他背后的魁梧壮汉却出言提醒。

        面前这对主仆实力非凡,动骤杀人,着实危险。

        “无妨!他若要动手,我不过去,结果也是一样。”

        这般说着,李寻欢走到白衣公子桌前,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咂咂嘴:“再说,能喝到这等美酒,即便此刻就死了,又有何妨?”

        “探花郎果然豪气!”白衣公子握起酒壶,又倒了一杯:“请再饮此杯。”

        “多谢!”

        李寻欢这回选择细品。

        此酒入唇清凉,顺滑。入肚后腾起热气融入身体,当真说不出的舒爽。

        “可再饮一杯。”

        第三杯喝完,李寻欢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润,吸气凝神,体内沉珂除去不少,内劲也比之前浑厚了些。

        “绝世无双!”

        李寻欢知道自己绝对是喝到宝贝了。

        这酒竟能提升功力!被江湖人知道,怕是得掀起腥风血雨。须知放眼江湖,能做到这点的,也就少林大还丹。白蛇若知自己为了金丝甲错过这等宝物,哪怕活了,也得再气死一回。

        “些许不入流的五宝花蜜酒罢了,当不得探花郎谬赞。”白衣公子淡淡道。

        李寻欢又咋咋嘴,道:“怕不止是普通的五宝花蜜酒吧。”

        五宝花蜜酒他还是喝过的,乃湘西五毒教特产。用青蛇、蜈蚣、蜘蛛、蝎子、蟾蜍以及各种宝药所酿,酒色极清,纯白如泉水,又佐以极重的花香掩盖毒物的腥味。

        此酒极为珍贵,味道也好,但顶多活血化瘀,并无提升功力的效用。

        “探花郎再饮一杯。”白衣公子又给满上。

        此等宝物,能喝一杯已是天幸,喝上三杯,死都值得。再喝下去,李寻欢都不好意思了:“三杯足矣,不敢奢求更多。差点忘了,喝了这么多酒,却不知小哥贵姓。”

        “叶。”

        叶诚把杯子向前一推:“探花郎不必客气,这酒留我这也是浪费。”

        李寻欢盯着酒杯,舔舔嘴唇:“此话怎讲?”

        “五宝花蜜酒本就是大补之物,我那调皮的侍女又擅自叫人加了些千年人参。”

        “旁的人喝多了,还能夜御数女缓解一二。可我练得是至刚至阳的童子功,喝酒后,若再遇妖娆女子诱惑,怕是要出大事!故而,只敢用唇皮尝尝。”叶诚淡淡回道。

        “这侍女还真够调皮的。”

        李寻欢笑了,当下不再客套,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愧领了。”

        “这还剩些,探花郎一并喝了吧。”

        一个倒,一个喝,两人关系很快拉近。

        喝酒,是除了逛窑子外,最容易让人成朋友的事。

        李寻欢满面通红:“叶兄弟,你这侍女不止是调皮吧!”

        叶诚瞧了任盈盈一眼,似笑非笑:“此话怎讲?”

        “可能叶兄弟你也发现了,只是不在意。自入门她就对诸葛雷抛媚眼,若非这姑娘还是处子之身,李某怕不是得将她错认成水性杨花之辈。”

        “之后,诸葛雷暴怒,她又变脸挑衅,似乎在期待诸葛雷翻脸出手。”

        李寻欢摆摆手:“叶兄弟神功盖世,自然是不怕那莽夫!不过金狮镖局查总镖头的金狮掌还是有几分威力的,李某也得四十招才能拿下。”

        “我这侍女以前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后来爹死没靠山,这才不得不委身于我,所以喜欢耍些小性子。”叶诚解释道。

        “这般倒是李某多言了。”

        李寻欢苦涩的笑了笑。

        两人刚成朋友,按理是不该说这种‘离间’话的。毕竟关系还没到那程度!但自个喝了人的绝世好酒,若是不说,心里也不舒服。

        “探花郎,可还要点酒?鄙店的烧刀子还是不错的。”

        小老头拿着酒壶,笑着凑上前。

        李寻欢鼻子抽动两下,点点头:“酒放下吧,但别再叫探花郎了,一听这几字,我连酒都喝不下。”

        “额。”

        小老头微楞地瞧着叶诚。

        貌似这位叶小哥可一直都是在叫你探花郎的。

        叶诚笑着打趣道:“店家,你这酒不行,所以只能叫客官!若是哪天你也找了根千年人参泡酒,并免费送给李兄,到时,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叶兄弟,你这……”李寻欢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客官说笑了,别说小老头没这运气,就算真有,那也肯定留作传家宝的。”

        小老头一边说,一边热情地斟满酒杯。

        完事后,还瞅向紫衣女子:“姑娘也尝尝?”

        任盈盈哼了一声,头撇一边。

        “店家,我这侍女身娇肉贵,喝不来北方烈酒,你就别费心了。”叶诚笑着一饮而尽,咂咂嘴:“还挺不错,回味无穷,李兄也尝尝。”

        “叶兄开口了,哪怕是毒酒,李某也得喝上一口啊!”

        李寻欢也笑着一饮而尽。

        只是喝的有些急,刚喝完,就剧烈咳嗽起来。

        “好酒……好……酒!”

        李寻欢咳得满脸通红,还不忘赞道。

        小老头叹息着拍打起李寻欢背部:“咳嗽最伤身子,要小心些……幸好我这酒专治咳嗽,客官你喝了,以后包管不会再咳嗽了。”

        李寻欢笑道:“酒若能治咳嗽,就真的十全十美了,你也喝一杯吧。”

        小老头道:“我不喝。”

        叶诚把玩着酒杯,问道:“为什么?卖饺子的人宁可吃馒头也不愿吃饺子,卖酒的人难道也宁可喝水,却不喝酒么?”

        老人道:“我平常也喝两杯的,可是……这壶酒却不能喝。”

        他呆滞的目光竟变得锐利狡黠起来。

        叶诚似未曾留意,还是微笑着问道:“为什么?”

        老人盯着他手中酒杯,缓缓道:“因为喝下这杯酒后,只要稍用真力,酒里的毒立刻就要发作,七孔流血而死!”

        叶诚张嘴结舌,似已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