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四十六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诸葛雷身体一僵,回头望去,说话之人竟是那清秀公子。

        紫衣侍女呵斥道:“看什么看,公子已发话,你还不赶紧跪下!”

        诸葛雷双拳紧握,原本紫红的脸因为充血,变得跟猴屁股差不多。

        他发誓,事后这小娘皮落他手中,定要先正直一番,再友善十次,最后和谐百遍。

        这般想着,他深吸了好几口气,按捺住怒火,挤出个菊花笑:“这位公子想让诸葛雷爬上一圈倒也容易,只需露上那么一两手真功夫,诸葛雷自然爬的比狗还快!”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硬生生从牙缝中挤出的!

        白衣公子端起晶莹酒杯,浅笑道:“我的剑是用来杀人的,你若看了真功夫,怕是得去阎王爷那报道。”

        “可空口白牙就想让某爬一圈,未免欺人太甚。”诸葛雷回道。

        “你可以选择赌一把,试试能不能离开客栈。”白衣公子淡淡道。

        “你……”

        诸葛雷咚咚咚几步走到白衣公子桌前。

        白衣公子就跟仿佛没看到他似的,继续轻品美酒。

        “啊!”

        诸葛雷握拳大喊一句。

        就在旁人以为他要用铁拳锤爆白衣公子脑袋时,陡然听见扑通一声闷响。

        他已再次跪下,围着饭铺飞快爬了一圈!

        这次,再没人阻止,他很顺利的离开了!

        离开前,他还能听到白蛇的狂笑:“哈哈哈,真没想到急风剑竟是这般不堪,被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吓得屁滚尿流。”

        黑蛇也莞尔一笑。

        右角落的落魄中年人更是止不住低语:“这狂徒果然是改了性子,所以才能活到现在。”

        “笑够了就把包袱放下。”白衣公子淡淡道。

        “嗯!”

        白蛇阴冷地盯着白衣公子。

        不知为何,他一见此人就觉反感,也许是因为相貌,也许是因为那令人讨厌的气质!只不过他并未动手,因为心底不知为何,就是隐隐觉得,还是不动手的好。

        “想要某手中包裹倒也容易,只要你能照样做一遍,包袱便是公子的。”

        白蛇剑光一闪,似乎要划过柜台上那根蜡烛,但剑光闪过,那蜡烛还是纹丝不动。

        呼!

        白蛇又轻飘飘吹了口气,蜡烛突然分成七段,剑光又一闪,七段蜡烛都被穿在了剑上。最后一段光焰闪动,烛火竟仍未熄灭──原来他方才一剑已将蜡烛削成七截。

        白蛇傲然道:“公子,你看我这一剑如何?”

        白衣公子赞道:“不错,够快。”

        “公子可能来上一次?”

        白衣公子摇摇头:“不能。”

        “既然不能,那……我可就走了。”

        白蛇本想顺手给个教训,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抓起包裹便要离开。

        “包袱还是留下吧。”白衣公子淡淡道。

        “公子,你这可就有点胡搅蛮缠了!”白蛇眯起眼睛,声音变得嘶哑。黑蛇知道,自家兄弟这是动了真怒,要杀人了!

        “好像是有点,这样吧。”

        白衣公子笑了笑,端起酒杯,往前一放:“我请你喝杯酒,你把包袱放下,如何?”

        哈哈哈!

        白蛇尖笑起来:“公子,你可知这包袱里的是啥?”

        “金丝甲。”

        白蛇一愣,显然没想到对方真知道,不过旋即他便回神:“既然公子知道这是武林三宝之一,那也该知道,无论什么样的酒都换不来金丝甲。”

        “确实。”

        白衣公子点点头,语气平淡而自然:“但喝了酒,你才能走出客栈。”

        “公子!”

        白蛇长剑一抖,笔直地指着白衣公子脑袋。

        黑蛇以为自家兄弟下一刻便会把剑刺入对方眼眶,但白蛇并没有。

        他拿着包袱,一步一步谨慎后退,退倒黑蛇身边。

        “大哥,你这是……”黑蛇看不懂。

        拉开距离,见白衣公子依旧没动作,白蛇也觉得自己多想了。这般畏畏缩缩退出客栈,传出去,名声怕是得和诸葛雷差不多。

        所以!

        他对黑蛇使了个眼色,果断转身,大步朝外走。

        “咳咳……那位白脸汉,我劝你还是喝了那杯酒。”角落里,落魄中年人咳嗽道。

        “嗯!”

        白蛇转头盯着他,剑锋一指:“莫非你想多管闲事。”

        落魄中年人抽动鼻子:“我只是不想你错过那杯美酒!须知这世上唯独两物不容错过,一是佳人,二是美酒。我这辈子别的没学会,只学会这两件事,而且已全部告诉你了,你可千万要放心上。”

        白蛇冷冷一笑:“那我就再教你一件,祸从口出!”

        说着长剑一挥,在地面留下一条长达两尺的深痕。

        他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很快,便到了门口。

        “敬酒不吃吃罚酒!”

        白衣公子摇摇头,握起酒杯一泼。

        清凉透明地酒液如剑般射出。

        “贼子安敢偷袭!”

        黑蛇高声怒斥,一剑斩出。

        白蛇更是以不可思议地速度回身,一剑刺出。

        啪!

        剑锋、剑尖精确地斩中酒液。

        两人面上都没有露出喜色,因为下一刻,长剑便化作碎片倒飞而回。白蛇挥动包裹,将碎片挡住。

        但这并非结束。

        很快酒液入怀,砰得一声,白蛇胸腔内凹三寸,眼见是活不了了。

        唉。

        落魄中年叹了口气。也不知是为白蛇身死而叹息,还是为美酒被浪费而叹息。

        “都说了,喝酒才能走出客栈!为什么就是不信呢。”

        白衣公子也叹了口气。

        好言难劝该死鬼。小命只有一条,这白蛇怎么就不能学学诸葛雷?

        看看人家多滑溜!

        像狗一样爬了两圈,而且连句狠话都没留就逃了!

        混江湖!

        最重要的就是分得清性命和脸面的轻重。

        “你,你……”

        白蛇扬起手,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

        啊啊啊!

        黑蛇的一张脸全都扭曲起来,也不知是哭还是笑,忽然甩却了掌中的剑,用力扯着自己的头发,将身上的衣服也全撕碎了,怀中银子一锭锭掉了下来。

        扬手抓起一旁酒壶,一边往嘴里灌着,一边用力将银子、包袱掷到白衣公子的面前,哭嚎着道:“给你,全给你……”

        接着,他就象个疯子似的奔向大门,很顺利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