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急风剑(求推荐)

第四十五章 急风剑(求推荐)

        七月底,正是一年酷暑时。

        北方虽不是南方闷热,但因地理位置的缘故,气温还要高些。

        正午时分的烈日当真能把人活活晒死,但凡有选择,都会找个阴凉地歇歇脚。

        乌镇的客栈并不大,此时坐满了躲避烈阳的旅客,显得拥挤、热闹。

        院子里堆着十几辆空镖车,镖车上的酱色镶金边镖旗有气无力的搭拢着,使人分辨不出金线绣的是老虎,还是病猫?

        客栈前方饭铺,中央几桌,被十几位趟子手占据。

        正中央一桌坐着三人,说话声音非常大,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就是‘金狮镖局’的镖师、镖头。

        主位,紫红脸胖子几杯酒下肚后,更是豪气干云,大声笑着:“老二,你还记得那天咱们在太行山下遇见‘太行四虎’的事么?”

        赵老二回道:“俺怎么不记得,那天太行四虎几个敢来动大哥保的那批红货,四人耀武扬威,还说什么:‘只要你诸葛雷在地上爬一圈,咱们兄弟立刻放你过山,否则咱们非但要留下你的红货,还要留下你的脑袋。’”

        洪汉民也大笑:“谁知他们的刀还未出鞘,大哥的剑就已经刺穿了他们喉咙。”

        赵老二道:“不是俺老赵吹牛,若论掌力浑厚,自然得数咱们总镖头金狮掌,但论剑法之快,当今天下只怕再也没人比得上咱们大哥了。”

        诸葛雷举杯哈哈大笑,眼角却止不住左斜。

        那角落坐着一位白衣年轻人,眉宇清秀,皮肤也白,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公子。身后站着紫衣侍女。妩媚,水嫩,一双大眼更是勾人至极。

        打从进门,诸葛雷便盯上这姑娘,如今喝了几杯小酒,更觉小腹燥热难挡。

        洪汉民是个识趣的,立刻举杯:“这位公子,大家相逢即是有缘,不若过来一起喝上一杯。”

        赵老二跟着道:“公子,我家诸葛镖头可是北方首屈一指的大英雄大豪杰!若能结识一番,日后同窗聚会也能多些谈资,岂非甚妙?”

        “大英雄,大豪杰?那可真的结识一番!”

        白衣公子似乎来了兴致,顿了顿,道:“能否先介绍一下你家镖头的其他英雄事迹?”

        诸葛雷:“……”

        赵老二:“额……”

        洪汉民:“这个……”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诸葛雷虽当了十多年镖头,但生平能拿出手的,也就剑杀太行四虎,所以每到一处喝酒,都免不了吹嘘一遍。

        “怎么?”白衣公子狐疑:“诸葛镖头该不会除了剑捅四猫,就没其他事迹了吧?”

        见得三人不回话,他楞了片刻,转而低低自语:“现在的大英雄大豪杰这么容易做的么?那我在南方棒打三犬,想来也算一方豪杰了。”

        紫衣侍女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诸葛雷只觉在‘心爱女子’面前丢了脸,再也按捺不住,一拍桌子斥道:“小子找死!”

        说着,便提剑起身,想要动手。

        乌镇偏僻,杀了男的,留下女的,再往荒郊野外一埋。

        谅也没人敢多事报官!

        这时,一阵热风刮了两人进来,头戴斗笠,穿血红色披风。

        众人虽看不到他们面目,但这身出众的轻功,夺目的打扮,已然看得眼睛发直。

        两人缓缓摘下斗笠,露出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丑脸,只不过一人苍白,一人脸黑。

        他们动作都很慢,慢慢脱下披风,慢慢叠起来,慢慢走过柜台,然后一起慢慢走到诸葛雷面前!

        诸葛雷很想装作没看到两人,但实在办不到!

        两人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就像两把沾着油的刷子,在他身上刷来刷去。

        诸葛雷放下剑,抱拳笑道:“两位高姓大名?恕在下眼拙。”

        白脸人忽然道:“你就是‘急风剑’诸葛雷?”

        他声音尖锐、急促,像响尾蛇一样不停颤抖,诸葛雷听得全身汗毛倒竖:“不……不敢。”

        黑脸人抽出细长软剑,冷笑:“留下从口外带回的东西,就饶你性命。”

        赵老二忽然起身,赔笑道:“两位只怕是弄错了,咱们这趟镖是在口外交的货,现在镖车已经空了,就在外面,不信两位可以……”

        话未说完,黑脸人的剑便缠住他的脖子,轻轻一带,人头就凭空跳了起来。

        一股鲜血从脖子冲出,冲的人头在半空中翻了个身,然后鲜血才如雨点般落下,洒在诸葛雷身上。

        众人的眼更直了,两条腿不停地打摆子。

        诸葛雷果断掏出怀中黄布包袱,抛在桌上,道:“两位招子果然亮,咱们这次的确从口外带了包东西回来,但两位就想这么带走,只怕还办不到。”

        黑蛇阴测测一笑:“你想怎样!”

        “两位好歹留两手真功夫下来,叫在下回去好有个交待。”

        这般说着,诸葛雷抓起桌面上的长剑。

        别人只道这货要狗急跳墙。

        谁知他反手一剑,把旁边桌上菜盘挑了起来。盘里装的是虾球,这一挑虾球顿时飞了起来。

        剑风嘶嘶,剑光如幕,十多个虾球竟被斩成两半落地上。

        这一手剑法着实不弱,话说的也漂亮。别人就算比他武功高,也只能斩虾球,不会斩他脑袋!无论胜负,命肯定是保住了。

        黑脸人咯咯一笑:“厨子的手艺也能算武功?”

        他一跺脚,刚落地的虾球顿时飞了起来,再见乌光一闪,满天虾球竟全穿在了剑上。

        即便不懂武功的人也知道,剑劈虾球虽不易,但剑穿虾球更是困难百倍!

        诸葛雷面色如土,忽然想起两个人来,悄悄后退几步:“两位莫非就是……就是碧血双蛇么?”

        这四字一出,洪汉民噌地就溜到桌面下。

        围观众人纷纷后退,直到靠墙这才停下。

        碧血双蛇在黄河一带杀人如麻,传闻身上的披风就是用鲜血染就。

        黑蛇笑道:“你眼睛还不算瞎。”

        诸葛雷道:“既然是两位看上了这包东西,在下还有什么好说的?两位就请……拿去吧。”

        白蛇拿起包袱掂了掂,忽然道:“你若肯在地上爬一圈,咱们兄弟立刻就放你走。否则咱们非但要留下你的包袱,还要留下你的脑袋。”

        诸葛雷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这话便是他们刚刚自吹自擂时所说,如今再被白蛇提起,当真字字如刀刮面。

        真爬了,他急风剑还甚脸面在江湖混?

        这般想着,他狠狠瞪了洪汉民一眼。

        洪汉民立刻手脚并用爬出酒店!其他趟子手也跟着溜走,余下顾客亦纷纷离开。

        这热闹再看下去,怕是要死人!

        很快,饭铺一空,除了白衣公子和侍女这一桌外;便只剩右角落一桌。那坐着个病恹恹的落魄中年人和满面虬髯的魁梧壮汉。

        “四位……好得很!好得很!”

        诸葛雷一边恶狠狠的盯着几人,一边扑通跪下。

        他已经打定主意,自个是奈何不了黑白双蛇,但事后四个看戏的……一个都别想走!

        他手脚并用,很快爬完一圈,人到门口,正要出去。

        清冷声音响起。

        “诸葛雷,你得再爬一圈,否则今日决计出不了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