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斩任我行

第四十四章 斩任我行

        一息、两息、三息。

        五息后,剑气后继无力,叶诚自高处缓缓下落。

        挡住了!

        任教主竟然真的挡住了天外飞仙!

        此刻,江南四友心中的震惊当真难以用言语表述。

        他们自认即便联手,也顶多撑住两息,第三息必定身亡,第四息化作血沫,第五息血流入坑。

        向天问、任盈盈也松了口气。

        别看两人一个是神教光明右使,一个是圣姑,地位崇高;但手下势力早已被杨莲亭侵吞殆尽,不得不远走自保。

        现在任我行展露这般强悍实力,足以抗衡日月神教压力,甚至反正之日也不在遥远!

        任我行运功,漆黑的真气罩如数返回体内,惨白的脸上多了些许血晕。

        这是融功后,第一次全力驱使七星汇聚之法,威能如何他心中也是没底的。

        现在见其真挡住天外飞仙,不由大笑起来:“国主的天外飞仙超凡脱俗,任某佩服佩服。”

        叶诚还剑于鞘,淡淡回道:“任教主吸星大法也是不凡。”

        “国主,我爹还要去对付东方不败,彻底解决三尸脑神丹一事。切磋不若到此为止。”任盈盈笑道。

        “到此为止?”

        叶诚嘴角微翘:“教主现在感觉如何?”

        “还行,若是国主手痒,任某还能奉陪个七八招。”任我行自信心爆棚。

        “任小姐,你听到了?”

        “国主?”任盈盈不明白这是何意。

        “若是任教主无融功之法,接孤一记天外飞仙,玉枕、膻中两穴的真气按理该开始暴动,根本无力动弹。”叶诚淡淡道。

        “国主说笑了。”

        任盈盈强自解释着:“我爹修行吸星大法二十余年,对如何把控体内劲力还是有些心得的,当年就曾和少林、武当等高手激战一天一夜。哪能像国主说的这般不堪,一招就废了。”

        本来她决计不敢违背叶诚的话,但现在任我行能挡住天外飞仙,而且又明显不愿交出融功之法,便顺水推舟和稀泥了。

        “看来任小姐和任教主已经有了决定,那孤也就算不得不教而诛了。”

        叶诚右手缓缓伸向剑柄。

        “叶国主,想切磋尽管朝老夫招呼,欺负小辈算甚本事?!”

        任我行大声吼道。

        他蒙着双眼,不便对敌,七星汇聚之法形成的真气罩顶多能护住自身。

        万一叶诚向旁人出手,他就只能坐蜡!

        “既然教主急着找死,那孤也只能成全。”

        叶诚右手握剑,体内忽然发出六声爆鸣,整个人气息陡然提升三成。

        “这是!”

        任我行失声惊呼:“这不可能!”

        不待他回神,叶诚再次高高跃起,万千剑气如山落下。

        “七星汇聚!”

        任我行高吼一声,全身内劲勃发,形成一个比之前还大一分黑色真气罩。

        一大六小黑洞浮现,拼命吞噬剑气。

        一息,真气罩不停晃动。

        二息,真气罩出现裂痕。

        三息,真气罩开始破损。

        四息,真气罩彻底破损。

        五息,残存剑气穿身过。

        任我行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不!”

        任盈盈泣血尖叫,想冲向任我行,却被向问天一把拦住。

        “好,好一个天外飞仙!”

        任我行嘴角流血。

        叶诚还剑于鞘道:“本就是好招。”

        任我行一把扯下黑布,不甘地盯着叶诚:“用了七星汇聚发力,自身气息却不损分毫,国主想来早已修炼易筋经,从头到尾就没打算用任某的融功之法吧?!不,应该说,国主你根本就没打算修炼吸星神功,所求不过是窍穴联动之法!”

        叶诚淡淡道:“孤用不用和你给不给是两回事!”

        “好,好一个两回事!任某死得不冤,不冤……”

        任我行大口吐血不止,宽大的身躯重重摔倒在地。

        “爹!”

        任盈盈挣脱向问天控制,抱起任我行尸身痛哭。

        半个时辰后。

        安葬好任我行,任盈盈一抹眼泪,恢复了往日的清冷英气。

        “任小姐去哪?”

        “国主若想动手,但请自便!”

        任盈盈冷冷回道。

        “辣手摧花的事孤做不出来。”

        叶诚摇摇头:“但根据约定,孤救出任我行,任小姐必须劝其交出吸星大法全部精要。如今任小姐违约在先,这段日子,便跟在孤身后做个侍女赎罪吧。”

        “你不怕我趁你不备动手?”

        任盈盈恨恨道。

        “任小姐随时可以动手。”

        叶诚笑道:“不过孤保证,敢对孤动手的人活不过一炷香。”

        “你去哪?”

        任盈盈问道。

        叶诚眺望北方:“去见一刀一剑。”

        “我跟你走!”

        “小姐!”向天问变了脸色。

        任我行死了,任盈盈没了,反正大业可就彻底完了!

        “向叔叔,你放心,有国主在,东方不败活不过明年端午。毕竟解药治标不治本!”任盈盈挤兑道。

        两人离开。

        江南四友动了动身子,最后却是没人敢阻拦。

        “大哥,既然任我行已经死了,圣姑又跟国主走了,那国主想来也不是多话之人,我们是否……”黑白子使着眼色。

        “你们想干嘛?!”

        向天问有些慌!

        他虽自号天王老子,可自身武功顶多算一流顶尖,距离左冷禅、任我行这种江湖绝顶还有段距离。

        江南四友联手,他决计讨不了好。

        ……

        叶诚坐于马车内,任盈盈挥鞭赶车。

        二人离开杭城不到五里,官道中间站着一身高八尺的中年灰衣汉子。筋骨虬结,神光内敛,显然已将外功修炼至内劲自生的地步。放江湖上,也算一方高手,能与青城派余沧海比肩。

        “国主,有人拦路。”

        任盈盈停下马车。

        “何人?”

        清冷的声音传出。

        “江重威见过国主。”灰衣汉子抱拳。

        “何事?”

        “我主南王知国主驾临,未能远迎,特备薄礼一份命某送上。”江重威双手高举一黄色信封。

        任盈盈接过信封,传递入内。

        十息后。

        叶诚掀开帘子,冲着江重威道:“带路。”

        说着,叶诚走下马车。

        任盈盈想跟上,却被阻止。

        跟在江重威后方行约数里,前方出现一黑袍人。

        “见过国主。”

        黑袍人抱拳。

        “世子。”叶诚微微颔首。

        南王世子传闻早年得了麻风病,故而一直以黑布遮脸,无人见过其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