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一剑三杀

第四十章 一剑三杀

        噗!

        狄修胸口被清流撞出个大洞,五脏可见,显然是活不了了。

        “谁!”

        陆柏高喝着瞧向来处。

        叶诚放下酒杯,淡淡道:“孤方祝三爷:身体健康,全家团圆。你们便这般行事,是打算敬酒不吃吃罚酒么?!”

        陆柏按捺住火气,抱拳:“国主见谅,这刘正风勾结魔教,罪不容赦!我五岳剑派只得按规矩,忍痛清理门户。”

        “规矩?哪条规矩比大明国法还大?允许你们光天化日之下残杀幼童?”

        叶诚冷冷道:“昨日,孤与四大密探一晤,被告知,在大明境内,哪怕尊贵如孤也得按律行事。你们这般擅杀人命,莫非自认身份地位比孤还高,能与圣上比肩?”

        陆柏沉默。

        这话没法接?

        真认了,怕不是第二天就遭官府满门抄斩。

        “国主此言差矣。常言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王如父,臣民如子。子女忤逆,父可杀之。故而,大明境内,子民无人敢违背圣上旨意。”

        右上首,南宫灵仡仡然起身:“同理,衡山剑派已然加入五岳剑盟,嵩山衡山算是一家人。盟主左冷禅便可视作一家之主,刘正风勾结魔教,违背武林正道,忤逆犯上!左盟主再三劝告,刘正风依旧不听,便如子女忤逆,屡教不改!左盟主这才忍痛下令清理门户,等若父杀其子,是符合大明例律的。”

        这一番话出,群雄尽皆点头。

        之前他们也都讲江湖规矩,但具体是个什么缘由,倒也没人说得清。

        今日南宫灵这么一颇析,当真犹如醍醐灌顶!

        即便最同情刘正风的定逸师太此刻也是点头,认同了南宫灵的话。刘正风满门皆灭是合乎道理的!

        “南宫少侠所言甚是!陆某就是这意思!”

        陆柏道:“下令灭杀刘正风,如同杀子,左盟主也甚是心痛,但规矩不可废,不然日后遭殃的就是千百万武林同道了。”

        啪啪啪!

        叶诚拍着巴掌:“说得好!不愧是少年英才,任帮主倒是找了个好继承人啊。”

        南宫灵浅笑谦虚:“当不得国主谬赞!”

        “南宫少侠既然对国法家规有这般深刻研究!那孤有几个问题,还望少侠不吝赐教。”

        “不敢,能替国主解惑是南宫荣幸。”南宫灵依旧浅笑着。

        “孤执掌东瀛,算不算东瀛人之父?”

        “自然是算的!”

        “那东瀛人犯罪后,逃到大明,孤有没有资格杀之。”

        南宫灵有些闹不明白叶诚到底什么意思。

        仔细想了想,叶诚是从杀倭寇开始崛起,东瀛人到大明不就是倭寇么?

        他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也挑不出错,只得点头:“有。”

        “那好!”

        叶诚点点头:“二十年前,东瀛忍者天枫十四郎犯下累累血案,按律当满门抄斩。他带着二子,逃至大明。长子送往莆田少林天峰大师座下,幼子则托孤于丐帮任慈之手。按照国法家规,孤找到这幼子后,该如何处置?”

        南宫灵沉默。

        叶诚一笑:“南宫少侠似乎一时没了主意?定逸师太嫉恶如仇,此事,您怎么看?”

        “这……”

        定逸师太看着沉默的南宫灵,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老尼姑乃方外之人,捋不清这些世俗之事。”

        她不傻,叶诚说的已经够明显了!

        不过南宫灵毕竟是丐帮副帮主,若因为她一句话,导致南宫灵被叶诚杀了。丐帮非和恒山拼命不可!

        “六合门夏老拳师德高望重,见多识广,这事,您怎么看?”

        “国主。”夏老拳师眨巴眨巴眼:“老朽年老昏花,记不清事,这些事还是交给后辈们处理吧。”

        叶诚冲着岳不群一笑:“岳掌门,江湖中因您有君子之风,称您为君子剑。您这君子可否告诉孤,这事该如何处理?”

        “这个……”岳不群苦笑:“岳某只是读了几本死书,不得精义,君子什么的,全是江湖朋友抬爱,实在愧不敢当。”

        “那嵩山三位太保怎么看?”

        叶诚笑了:“你们可是要执行家规的,总不能连规矩都不懂吧?”

        “这!”

        丁勉、陆柏、费彬对视着。

        最后丁勉苦笑道:“禀国主,我等三人只是大老粗,执行左盟主号令罢了,这规矩啥的,是真不懂。此事,国主还是问其他明白人吧。”

        “闻先生是秀才出身,原本是要当官的!后来弃官归隐江湖十余年,想来应该熟知律法家规的!”

        “国主说笑了,闻某就是因为不懂这些个规矩,担心误判害了百姓,所以才不得不弃官归隐。”闻先生也是苦笑推让。

        ……

        一圈问下来,一众名宿具皆表示不知如何处理。

        叶诚回到南宫灵身前:“南宫少侠一向机敏,这都一刻钟了,想来该有主意了。”

        南宫灵继续沉默。

        此刻,他只剩深深懊悔。今日明明是五岳剑派之事,旁的人都沉默不言,置身事外。自个当真是昏了头,竟因兄长无花受创,主动掺和进去,挑衅叶诚,结果落了这么一局面。

        “南宫少侠,国法、家规这么多,你就挑不出一条能让这幼子活命么?”

        叶诚右手扶剑:“若真是这般,那孤也只能忍痛杀子了!”

        “南宫年少无知,满口胡言,搅了国主兴致,还望国主恕……”

        南宫灵话未说完。

        璀璨的剑光亮起。

        一众名宿不及反应,便被飙渐的热血射了一脸。

        叶诚持剑四顾:“还有谁想和孤谈国法规矩?”

        全场一片沉默,群雄相互对视,眸中都是掩饰不住的惊骇。

        丐帮可是天下第一大帮,它的副帮主竟然就这般死了!

        “既然没有,那便是孤说了算。劫持人质者,死!”

        最后一个字落下,剑光再次亮起。

        嗤嗤嗤。

        九名嵩山弟子不甘倒地。

        “国主……”丁勉大怒,但对上叶诚冰冷的剑锋后,一腔话都吞了回去,转而道:“此事我会上禀左盟主的!”

        说着,招呼残存弟子收尸离开。

        “去哪?”

        叶诚持剑挡在门口。

        “国主莫要欺人太甚!”丁勉握拳怒道。

        “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若……”刘正风上前打圆场。杀嵩山十弟子已经很难收场了,若是再杀太保,非结下死仇不可,左冷禅可不是好惹的!

        他的话未说完,便被叶诚冷冷打断:“刘三爷,你想和孤谈规矩?”

        刘正风心底一颤,再也说不出话来。

        “下令者首恶,需接孤一剑,方能离开。”叶诚走出大厅。

        丁勉三人对视,最后应道:“好!”

        他们乃成名已久的高手,三人联手哪怕左冷禅也难拿下。叶诚即便武艺再高,是天下第一人,按理也不可能一剑三杀。

        再说,这情况不接怕是走不了。

        陆柏在右,丁勉居中,费彬在左。

        咻!

        叶诚跃起,无比璀璨、辉煌、冷厉的剑芒落下。

        三人眸露绝望,拼尽全力抵挡。

        两息后,地面多了个肉沫血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