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金盆洗手(浓缩修改版)

第三十九章 金盆洗手(浓缩修改版)

        那官员居中一站;身后衙役没右足跪下,双手高举过顶,呈上一黄绸布覆盖的托盘,盘中放着一卷轴。

        官员躬着身子,接过卷轴,朗声道:“圣旨到,刘正风听旨。”

        刘正风跪了下来,冲着官员连磕三响头:“微臣刘正风听旨,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官员宣告圣旨,刘正风被封为朝廷参将。

        这一幕大大出乎群雄意料,众人能来刘府,在江湖上都具有名望,且自视甚高,对官府向来不放眼中。刘正风这般趋炎附势,太令人恶心了。

        只是大喜日子,又是在别人家,实在不便说话。

        刘正风向群雄告罪一番,便吩咐人端上金盆,准备洗手。

        按理,这时候,众宾客应恭维他‘福寿双全’‘急流勇退’‘大智大勇’等等才是。可是大厅一千余人济济一堂,竟是谁也不说话。

        叶诚暗自摇头,起身:“刘三爷,祝你身体安康,全家团圆。”

        他地位最高,一发言。

        左上首年岁最高的六合门夏老拳师也坐不住了,起身祝贺两句。

        右上首丐帮副帮主南宫灵亦随后送上祝福。南宫灵本人虽年轻,也没惊人艺业,但丐帮乃江湖第一大帮。帮主任慈武功名望甚高,人人都敬三分。

        其余群雄见状,纷纷跟着祝贺。

        刘正风心中暗叹。

        多年结交的一帮好友,竟不如新认识的白云王,当真有些……

        这般想着,他抱抱拳说了些场面话,双手便要放进金盆。

        “且住!”

        史松达手举着五色令旗闯了进来:刘师叔,奉五岳剑派左盟主令:刘师叔金盆洗手事大,暂且押后。

        刘正风躬身道:不知盟主此令是何用意?

        史松达:弟子奉命行事,不知盟主意旨,请师叔恕罪。

        接着,抢上几步,对叶诚见礼:“嵩山史登达见过国主。”

        “嗯。”

        叶诚清冷的应了声。

        史登达见状,却轻松不少。

        白云国主可算天下第一人。若他插手,今天嵩山派的计划怕是难以进行。现在这般清冷,想来与刘正风没甚联系,纯碎只是过来凑热闹的。

        这般想着,他又向天门道人、岳不群、定逸师太等见礼:“嵩山门子弟子见过诸位师伯、师叔。”

        刘正风皱了皱眉:“刘某金盆洗手乃私事,既没违背江湖道义,也与五派无关,当不奉号令!”

        说着走向金盆。

        “刘师叔,你敢不奉令!”

        史登达大手一挥。

        从后堂走出十几个人,是刘正风的夫人,两个幼子,还有七位刘门弟子。每个人背后都有嵩山派弟子拿匕首指着后心。

        刘府公子背后的弟子大叫:“刘师叔,你再不住手,我可就要杀你公子了。”

        刘正风气得浑身颤抖:“刘某不过是想金盆洗手罢了,你嵩山派用得着这般阵仗?!”

        定逸师太也是怒道:“你们这太欺负人了。”

        费彬自房顶蹿下,抱拳:“师太,刘三爷家财万贯,又不图升官发财,为何要去做官受那鸟气?这中间自有不可告人的原因!所以我等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刘正风不怒反笑:“费师兄,你要血口喷人,也要看说的像不像。嵩山派别的师兄们,便请一起现身罢!”

        只听屋顶东边、西边同时各有人应道:“好!”

        黄影晃动,两人出现在门口。东首的是个身材魁梧的胖子,乃大太保托塔手丁勉。西首的那人极高,是二太保仙鹤手陆柏。

        这两人同时拱拱手:“刘三爷,众英雄请!”

        一言毕,屋顶上,大门外,厅角落,后院中,前后左右数十位嵩山派弟子齐齐应声:“嵩山派弟子参见刘师叔,见过众英雄。”

        定逸师太忿忿道:“刘贤弟不必担心,天下之事抬不过一个理字。他们嵩山派人多势众,咱们泰山派、华山派、衡山派就是睁眼吃饭不管事的不成?”

        “师太莫急。”

        费彬安抚着,朗声道:“经我嵩山派调查,发现刘师兄这几月和魔教长老曲洋私交甚密,此番退出江湖,也是受曲洋蛊惑。”

        “此事当真?!”

        群雄炸锅。

        日月神教和武林正道争斗数十年,在坐的,至少有过半人的亲朋好友死在日月神教手中。

        “刘师弟,你真与曲洋勾结?!”天门道人第一个发难。他师父就是死在魔教女长老手中。

        刘正风乃正气君子,闻言闭目长叹:“刘某与曲兄琴萧相合,引为知己。曲兄虽是魔教中人,但他不曾残害武林同道。”

        “曲洋若不曾谋害武林同道,凭什么当上魔教长老?!休要再诡辩!”

        费彬冷斥:“奉左盟主令,刘正风虽误交匪人,但倘若能悔悟,一月内斩下曲洋人头,那么过往一概不究!”

        这话一出,群雄暗自点头。正邪不两立,左盟主要刘正风杀曲洋自明心迹,也不算过分。

        刘正风凄凉笑道:“曲大哥和我一见如故,我深知他品性高洁。刘某虽是一介鄙夫,却决计不肯加害这位君子。”

        费彬接过令旗,喝道:“刘正风,左盟主有令,你若不应允一个月内杀曲洋,五岳剑派只好立时清理门户,以免后患!”

        刘正风面色惨然:“刘某结交朋友,贵在肝胆相照,岂能杀友自保?嵩山派早已布置好一切,怕是连棺材也买好了,要动手就动手!”

        “刘师兄糊涂啊!魔教中人诡计多端,你定是被蒙骗了!”定逸师太说道。

        岳不群也劝解:“刘师兄,只要你同意与魔教划清干系。那曲洋岳某帮你杀!”

        一众名宿也跟着劝解,但刘正风就是不允。

        “刘正风,你当真以为群雄在场,我五岳剑派便不敢清理门户?”陆柏喝道:“狄修,预备着!”

        “是!”

        嵩山派弟子狄修匕首往前一送,插入刘府公子背后肌肉。

        陆柏瞪着刘正风:“刘正风,我最后问你一遍,你杀不杀曲洋?”

        刘正风惨然一笑,向儿子道:“孩儿,你怕不怕死?”

        刘公子道:“孩儿听爹爹的话,孩儿不怕!”

        陆柏喝道:“杀了!”

        狄修匕首便要向前送。

        空气忽炸,清流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