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一心为公

第三十五章 一心为公

        “成是非!”

        上官海棠大叫。

        成是非不仅是护龙山庄黄字第一号密探,更是云罗郡主的未婚夫。云罗郡主乃当今亲妹妹,深受宠爱,无法无天。东厂厂公刘谨看到都得头大,西厂厂公曹正淳更是望风转身!

        若他死了,三人回去当真没法交差。

        “没事。”

        成是非从废墟里钻出脑袋,吐了一大口血,这才喘息道:“还死不了!”

        上官海棠这才松了口气,但这气还没落下,便再次悬起。

        轰!

        十丈方圆的黑色龙卷肆虐。

        叶诚迈步前行,外泄的气劲将地板戳的粉碎。

        一路行来,就跟千吨推土机路过,万千粉末随风狂舞不止。

        “未能替国主效力,田某深感遗憾。这是狂风刀法和万里独行的秘籍,希望国主能帮田某找个传人。某死后,便葬在尼姑庵下,生前没尝过尼姑啥样,死后一定要瞧个够本,到时入了黄泉也能跟鬼兄鬼弟吹吹……”田伯光一边说着,一边吐内脏碎片。

        若非他内劲高深,换作普通人,此刻早已死得透透的了。

        他絮絮叨叨得说了半刻钟,叶诚内劲一催。

        呃!

        田伯光瞪大眼,满是不甘之色。他怎么也没想到,叶诚连遗言都没听完,便迫不及待送他一程。

        叶诚将秘籍踹回怀中,右手扶着剑柄,冷冷逼视四人。

        “国主且慢!”

        上官海棠心惊,急忙高叫。

        她眉心急跳,有强烈预感,这一剑出,他们四人都得死!

        “上官庄主!孤曾受你举荐,入南少林习武。这番恩德,孤从未忘记!你,可以离开。”叶诚淡淡道。

        “你说什么……”成是非无法无天惯了,哪怕重伤也习惯性嘴滑。

        可惜话没说完,嘴巴便被段天涯捂住。

        “些许小事,随手为之,不敢劳国主铭记。”上官海棠说着也是暗自感叹不已。

        谁能想到,两年前懵懂少年,一下就变成高高在上的白云王,而且实力这般恐怖。光外泄的气劲就足以抹杀九成九的江湖高手。

        “再不离开,孤也不介意一剑四杀!”叶诚淡淡回道。

        “白云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白云王既已向我大明称臣,又在我大明国土内行走。须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白云王亦当遵守大明国法!”

        段天涯一指田伯光尸身:“这淫贼纵横江湖十余年,被他糟蹋的女子不下千数。背负污名,事后自杀的超七百人!此等罪大恶极之辈,人人得而诛之!”

        “因他轻功超凡,屡屡逃脱官府抓捕。这次护龙山庄四大密探得到消息,布下天罗地网。为尽快诛杀此贼,不曾提前知会国主,是天涯失职!”

        “但天涯无愧亦无悔!国主若要因此责罚,天涯愿一力承当!”

        段天涯走上前,扯开胸襟。

        “大哥!”上官海棠感动地拉住段天涯胳膊。

        “你段天涯这般英雄豪杰,我成是非好歹也是黄字第一号密探!岂能落后!那什么……白云王,要杀就先杀我!”

        成是非也走上前,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我提前告诉你啊,我可是云罗郡主未婚夫,你杀了我,到时别后悔!”

        归海一刀咳嗽着,捂胸挡在最前方。

        “田伯光这淫贼竟侮辱了上千女子,当真该死!”

        “此等淫贼不死不足以平民愤!”

        “包庇此贼的也都该杀!”

        “段天涯虽是官府中人,但某也不得不说一句,是条汉子!”

        角落里,众江湖人士也都小声嘀咕支持。

        他们虽大多自身不正,可也看不起采花贼,更别说田伯光这种采花狂魔!

        啪啪!

        叶诚拍手称赞:“好,好一个义薄云天,执法为民的天字第一号密探段天涯!”

        “当不得国主谬赞,天涯只是做点力所难及的分内之事罢了。”段天涯回道。

        “你若真是一心为公,孤放你一马也未尝不可。”

        叶诚话风一转:“不过孤在东瀛征战时,发现一件趣事。”

        “大明天字第一号密探娶的竟是柳生家嫡女!”

        “不,不只是这样!”

        “准确的说,柳生家两位嫡女,长女柳生飘雪为了嫁给段天涯,惨遭其父柳生但马守杀害。幼女柳生飘絮亦倾心段天涯,为此,不惜与父为敌!”

        “孤所言,如实否?”

        段天涯沉默一会,点点:“白云王所言不假。”

        “你因为柳生飘絮为了你,杀了其父柳生但马守。深受感动,这才娶了柳生飘絮,然否?”

        “然也!”

        “可孤在剿灭柳生一族时,柳生但马守并未死!他的杀神一刀斩颇为凌厉,不再木道人之下!”

        “这不可能!”

        段天涯失色叫道。

        “你怀疑孤在说谎?!”叶诚面色一冷。

        “不敢!但……”

        段天涯这般说着,可看其面色,明显是不信的。

        “柳生飘絮被其父养育二十载,为了一个见面不超过五次的人,斩杀亲父!是她东瀛女子天生冷血,还是在演戏,你心中当有数!”

        段天涯沉默不语。

        这是个两难的选择题,前者,柳生飘絮无情,从此声名狼藉;后者,柳生飘絮演戏,必定暗藏祸心!

        围观众人目光闪烁,一个个有些变色。倭国虽不似北掳那等世仇,可对南方沿海诸省来说,倒也差不离。

        “这是第一件!”

        叶诚继续道:“另,柳生家族经本王查证,曾为倭寇祸乱大明,杀害无辜百姓二百七十四名。本王判柳生家满门抄斩!天涯,此事你怎么看?”

        段天涯继续沉默。

        叶诚转而看向上官海棠:“上官庄主,你熟知大明律法,本王判决可有不妥之处。”

        “这……”

        饶是上官海棠有千百急智,此刻也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

        成是非插嘴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那什么飘絮已经嫁入我大明国,当不受你东瀛国法束缚!”

        “东瀛人犯罪后,进入大明便是无罪。”叶诚冷然道:“那东瀛倭寇残杀大明百姓也是无罪咯?!”

        “我……”

        成是非张了张嘴。

        他不傻,这话认了,皇上都保不住他!

        上官海棠暗自叹息。

        叶诚身份太高,又掌握东瀛司法权,这理根本没法讲!

        “盏茶时间已过,一心为公的段天涯!你现在是打算送发妻柳生飘絮上法场,还是包庇这倭国罪人后裔?!”

        叶诚上前,气劲勃发。

        轰得一声巨响,地面多了个七尺巨坑,漫天尘土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