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知道的太多了

第二十五章 知道的太多了

        “三万两,这么多银子都够杨大人官升一级了。不亏,不亏!”

        叶诚哈哈大笑起来,嘴中滋滋冒着血沫。

        “叶哥,杨大人之事,某会为你保密的。你死了也还是抗倭义士!”尤仲低声说道。

        “嗯?”

        “叶哥,你和俞帅打的机锋,也只能瞒瞒牛十三这种没脑子的货。”

        “那倒真得谢谢你!”

        “叶哥……”

        “某都快死了,要说就赶紧。”

        尤仲舔了舔干涩嘴唇:“从杨大人府上弄来的银子应该还剩不少吧,叶哥你用不上了……不是,不是某想要这银子……

        是牛十三他们,他们没日没夜苦练,没有大量药材养身,老了必定一身病痛……某从倭寇那得的银子不能见光……叶哥的银子不若留给他们。到时,他们定会感念叶哥恩德,逢年过节的,也能多炷香。”

        叶诚沉默了一会,才道:“某就拿了些银票,现在还剩五千两,你过来。”

        尤仲颇为动心的探了探脑袋,最后还是没上前。

        叶诚冷笑:“你连拿银票的胆子都没有,到时,怎么用叶某的脑袋换三万两?真以为倭寇是讲信用的老好人么?”

        尤仲呐呐不言。

        “明白了!”

        噗!

        叶诚又吐了一大口血沫:“好算计,当真好算计!你从头到尾算计的就是叶某身上的银子,至于倭寇悬赏,不过是你用来拖延时间的托词罢了!”

        “叶哥机智过人,尤仲佩服!”

        尤仲满脸遗憾:“可惜叶哥还是明白的晚了点,现在盏茶时间过去,全身气血逆行,叶哥怕是动弹不得了吧?!”

        “确实!”

        叶诚捂着胸口:“不信,你可以过来试试。”

        “这倒不必。”尤仲摇摇头:“某这点耐心还是有的。”

        “聪明!”

        “一点小聪明,当不得叶哥谬赞!”

        这般说着,尤仲脸上还是浮现掩饰不住的得意。

        论战力,他比不过牛十三等人,平日最自得的就是自身聪慧,但可惜,实用性不高,日子过得艰难,甚至还比不上牛十三这种头脑简单的憨货,深感憋屈!

        叶诚乃天下第一神箭,击败过无花,甚至还击杀了天峰大师。被这等人物夸赞,当真……舒坦!

        “算你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个是小聪明,上不得大台面。”叶诚冷笑。

        尤仲变了脸,耐着火气:“还请叶哥指点!”

        “你以为叶某今天大闹福威镖局之事,只有你留意?”

        “就算当时只有你,过后,叶某可是在德育楼吃了半天酒菜。这么长时间,福州城不大,消息肯定会传开。”

        “你洋洋得意,觉着自己当了黄雀,却不知身后还有猎人拿弓箭瞄准你腚眼。”

        “我说的对吧,树后的朋友。”

        叶诚看向左方杉树。

        尤仲也急忙转头,嗯?这怎么多了颗树!

        仔细看后,却是松了口气。

        树才碗口粗细,背后不可能藏人!

        “都到了这步,叶哥还有心思和某开玩笑……”尤仲话没说完。

        砰!

        下一刻,树竟然飞起来了!

        黑衣人从树底钻出,右手一扬,射出大片黑色器物。

        叶诚挥舞木棍挡住暗器。

        “咻尼克!”

        黑衣人紧随其后,三尺倭刀劈斩而下。

        叶诚一棍便将之抽飞数丈,但嘴中却又忍不住吐了口血沫。

        黑衣人便要提刀再上,右方柳木背后走出位略带贵气的紫衣青年,摆摆手:“且退下。”

        “哈依!”

        黑衣人藏入树后,一下没了踪迹。

        紫衣青年冲着叶诚抱拳:“在下王海峰见过叶兄。”

        “姓王?王直是……”

        “船主乃王某养父。”

        “养子!”

        叶诚点点头,转而问道:“你此时现身,是打算先礼后兵?”

        王海峰楞了一下,旋即回道:“叶兄当真聪慧。”

        “区区一倭寇竟然也想招揽叶某,有意思,当真是有意思!”

        “叶兄误会了!”

        王海峰解释道:“家父从未想过当倭寇……”

        在他的讲解中。

        王直其实是一个渴望海贸的商人,但朝廷有闭关锁国的政策,片板不许下海。

        然而不准下海的只是普通百姓,沿海世家偷偷出海,获取大量利益,还与倭寇勾结,祸乱大明。

        王直看不惯,发兵征讨,却被世家栽赃,派俞大猷背后捅刀!

        “徐海之事作何解释?”

        王海峰道:“徐海一直与倭人亲近,仗着谋略过人,比较难管束。因为他,家父和朝廷也闹了不少矛盾,但他毕竟是家父手下大将,所以……”

        “所以你们就放任他劫掠百姓。”叶诚冷笑。

        再怎么粉饰,也没办法掩盖王直就是个土匪头子的事实。

        王海峰不在意挥挥手:“徐海最后还是死了,而且是死在叶兄手中!碍于面子,家父不得不悬赏叶兄人头。不过暗中却是派王某过来盯着,希望能劝服叶兄,和某等共筑大业!”

        “叶兄的遭遇,王某也略知一二。”

        “叶兄斩杀徐海、黑田一郎等人,立下奇功。结果,战利品直接被昏官搜走!”

        “甚至人都差点被昏官斩杀当场!”

        “这等昏庸朝廷,根本容不下叶兄这等大才!”

        王海峰眸光真诚,一副我为你好的模样。

        “倒也有些道理。”

        叶诚沉吟着点点头,话风一转:“不过拉拢人,一般总得先表示点诚意吧?”

        王海峰笑了。

        他觉得这一波很稳,目前这情况,叶诚并没太多选择,现在开口要的也不过是一个台阶罢了。

        “不知叶兄想要何物,王某定然给叶兄弄来!”

        叶诚冲着尤仲咧嘴一笑。

        尤仲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就想跑。

        不,准确的说,早在黑衣人出现的时候,他就想跑,可惜双腿发软,根本跑不动。

        王海峰冷冷吩咐:“把他带过来!”

        两黑衣人从尤仲身后浮现,一左一右摁住尤仲拖上前。

        “叶哥,叶哥!您是我亲哥!请看在某尚未铸成大错的份上,原谅某吧!”

        尤仲哭喊着求饶:“某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就是您侄子刚儿,您还记得吧,某跟您说过的,他才三岁啊,他不能没有爹!”

        “阿弥陀佛,叶某已入佛门,不杀生,也不记仇。”

        尤仲眼底浮现希冀之光,胸口拍的邦邦响:“叶哥,某发誓以后一定唯叶哥马首是瞻,你让某往东,某绝不……”

        噗!

        话再也说不下去。

        尤仲无力趴在地上:“叶哥,你……”

        “命门穴中刀不一定死,只要你能活下来,叶某绝对放你走!”

        “刚儿……”

        尤仲眼神飘忽,颤抖着伸出右手,似乎想抓向前方某物,伸了一半,无力跌落。

        “阿弥陀佛!”叶诚双手合十。

        换作牛十三等人,放过也无所谓,但尤仲……

        知道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