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尤仲:某实在是没办法

第二十四章 尤仲:某实在是没办法

        圆月如盘,月光下,竟又亮起一轮明月。

        仔细瞧去,是枚光头,澄亮的光头。

        “天峰首座,夜深人静不睡觉,跟在某后方作甚。”

        叶诚打了个酒咳,醉眼惺忪地问道。

        “孽畜!”

        “额?你骂我?”

        叶诚揉了揉脑袋,想了好一会:“对了,某已经拜师了,现在应该叫师叔的,天峰师叔有何指教?”

        “你这孽畜,老衲早说你不是好人!师兄还不信!青城派两弟子何其无辜,你竟用他们运气不好这等可笑理由,将之射杀!当真无法无天,天理难容!”天峰义正言辞地呵斥道。

        “青城派?”

        叶诚颇为痛苦的敲敲脑袋:“不对啊,余观主之前已经说了,此事到此为止!莫非他反悔了,请师叔你为他主持公道?”

        天峰微顿,旋即更加愤怒地呵斥:“你这孽障!竟然还不知悔改!杀人性命是何等大事,岂能一句话轻飘飘揭过?!”

        “不对,不对。”

        叶诚连连摆手:“那余人彦是余观主的儿子,叶某杀了他,余观主这当爹的都不在追究。师叔你这般纠缠不休,看着不对啊。难不成是因为无花师兄被某误伤,所以师叔你想公报私仇,借题发挥?”

        “你!”天峰呛得说不出话来。

        “不至于,不至于……师叔你享誉江湖数十载,大智、大勇、大慧,为江湖众人称赞,绝不会如此短视、自私,不智!但人死了儿子都不管,师叔你却纠缠,怎么都说不通啊!”

        叶诚重重一拍大腿:“哦,莫非那贾老二是师叔你的私生子?!若是这般……那师侄认了,师叔愿打愿罚,师侄都一并接了。”

        “气煞我也!你这孽障,老衲先废了你,再带你回南少林受师兄处置!”

        天峰大叫着一掌拍出。

        这一掌速度极快!

        叶诚只来得及抬起右臂微微阻挡。

        砰!

        倒飞三丈。

        天峰并不停歇,运起轻功,又是一掌拍出。

        砰!

        砰!

        砰!

        叶诚就像个球一样,被打得飞来飞去。

        若非护住了要害,此时必然已重伤!

        天峰依旧不停手,运足内劲,一掌掌打出。

        七十二掌之后,叶诚的衣物都被打烂,露出小腿和胳膊,以及穿在最里面的兽皮。

        天峰内劲损耗大半,一股闷气也泄了大半,便停手调息。

        “师叔,你下这般狠手。看来那姓贾的确是师叔的私生子!”

        叶诚似乎已经被打糊涂了:“只是不知这些年师叔为何不认了这门亲事?莫非师弟的生母身份卑微,不足为外人道哉?师叔,我佛慈悲,众生平等!即便是妓女……等等,师叔,你该不会真找了个妓女吧?”

        “啊……啊……老衲打死你这孽障!”

        天峰听不下去了,不待叶诚说更多,便运气残存内劲一掌掌猛击。

        砰!

        砰!

        砰!

        十八掌后,天峰额头冒着虚汗,气喘吁吁停下。

        “师叔怎么又不行了,难怪不敢和师母相认。师母是见过大世面的,师叔这般……”

        叶诚啧啧嘴,总结道:“看来师叔才是被嫌弃的那个!所以才没脸认这门亲事!”

        “孽障!闭嘴!”

        “这是被师侄说中痛处了?师叔务忧,前些日子,师侄得了一秘方……”

        “老衲跟你拼了!”

        天峰红着眼,不顾一切地冲上前捶打叶诚。

        这一次!

        却是没能成功,一拍两散掌还没打出,叶诚便抓着天峰双手:“师叔你打了这么多下,气也该消了吧。”

        “师叔……师侄给你磕头啦。”

        头槌。

        血花四溅,双双倒下。

        过了小半刻钟,叶诚才晃悠悠起身,捡起弓箭、木棍,跌跌撞撞沿着官道前行。

        走了半里地,一声呼喊传来。

        “叶哥。”

        叶诚回头,眯着眼看了看,是尤仲。

        “你怎么来了?”

        “演武结束后,听知客僧说,叶哥要下山给福威镖局助拳。青城余观主在江湖威名赫赫,某有些担心,便跟了过来。”尤仲打量了一下叶诚:“叶哥,您这是……”

        “咳咳!”

        叶诚剧烈咳嗽起来,左手一抹,全是血花:“天峰师叔不知何故,发疯似的对叶某出手,叶某躲闪不及,受了九十七掌,噗……”

        说着,口吐血沫,右臂无力搭拢。

        “叶哥!”

        尤仲急忙上前搀扶:“某家离这不远,不若先去休息一二?”

        “好……”叶诚无力的回道。

        “沿着小路走两里地就到了。”

        尤仲搀着叶诚入了林子。

        林子少有人至,路都没有,地面全是枯叶。

        “叶哥,天峰大师咋样了?”

        “不知道,没敢看。”

        “天峰大师不会出事了吧?!他可是南少林达摩院首座,死于你手,无论叶哥有多少理由,都逃不过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到时南少林定会号召整个江湖追杀你的。”尤仲忧心忡忡。

        叶诚不说话。

        “南少林可是南方武林魁首,叶哥你怎么都难逃一死……”

        尤仲放低声音,似乎在为叶诚担忧。

        他人又靠近了些,右手扶着叶诚腰部片刻,往袖中一缩,再现时,忽然多了一把匕首,恶狠狠地刺出。

        噗!

        尤仲瞬间松开,飞快逃到树后。

        叶诚捂着后腰,痛苦哀叫:“你!”

        “叶哥,与其白死,不如便宜某。”尤仲从树后探出脑袋,承诺道:“放心,你死后,某肯定会记得年年给你烧香的。”

        “某谢……”叶诚龇牙一笑,全是血沫。

        “叶哥,别运功了!某问过十三,尾椎的命门穴是十三太保横练功的罩门所在,一旦被破,全身气血逆乱,越运功死得越快。趁着还有些时间,交待遗言吧。你有什么未了心愿,某一定会尽力帮你完成。”

        “心愿倒没有,不过叶某想知道,这命便宜你,是便宜了多少两银子。”

        尤仲声音低沉:“叶哥,某和牛十三他们不同,是书香传家,小时候某读过书的!

        本来要考秀才、举人、进士!可……

        上了南少林,某比十三他们更勤奋,每天练武七时辰,但底子不行,武功一直没进展。下山杀倭,牛十三他们都积功当了总旗,只有某还是个小旗!

        前几天考核,某豁出脸面,想逃足二十招,结果……

        某不甘心,真的不甘心!更不甘心刚儿也跟某一样,一辈子当个军汉!

        叶哥,你不该杀徐海的。留着他,换三万两银子不好么?

        现在倭寇悬赏三万两买你的人头!

        某实在是没办法!

        只能出此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