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七绝妙僧无花

第十九章 七绝妙僧无花

        每到年底,莆田少林总是分外热闹。

        作为南方第一寺,各路达官贵人带着家仆不远千里上山祈福,有时甚至会为了新年第一炷香大打出手。

        这一段时间都得忙碌招待贵客。

        因此,十二月初,少林便先提前处理自身内务。

        和尚们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内务相对简单,大事就一项——下山考核!

        南少林以武护道,弟子只有通过考核,实力得到认可,才被允许下山游历江湖。

        山上日子清苦,下山的诱惑不可谓不大,每年参加考核的弟子愈百数。

        “阿弥陀佛,诸位师弟,往年负责考核的是各位首座,今年不同。”

        演武场中央,无相双手合十:“前些日子无花师弟功力再做突破,刚柔变幻由心。此次考核便由他负责,规矩如常,接二十招不败者通过考核。”

        说完,无相便朝着南少林诸首座行了一礼,转身下台。

        方丈天湖微微颔首,达摩院首座天峰却是冷哼一声。菩提院天宠饶有兴致地看着、其余首座天树、天眉、天灯、天烛则闭目念经不止。

        无花仡仡然走上演武场。

        白衣胜雪,气度非凡,透着出尘之意,又弥漫书香之气,亦藏对自由向往之心。如果不看他的光头,更多的会把他当诗人、棋手、书生、画家。

        他的笑宛如冬日阳光,分外有魅力。

        没有人能拒绝他的笑,即便……是和尚。

        “无花师兄当真气度超凡。”

        “无花师兄不愧是我南少林第一人,年纪轻轻便达刚柔变幻之境。放其他大门派,定是一派掌门。”

        “寺内谁人能和和无花师兄比?也不知方丈是怎么想的,竟然把继承人的位置给了普普通通的无相!”

        “方丈偏心!听说天峰首座为此都和方丈吵了起来,可惜……”

        “真怀疑无相是不是方丈私生子!”

        下方众和尚议论纷纷。

        “诸位师弟,有意参与考核者,从左方依次上台。”

        无花露着暖人微笑。

        “某先来!”

        身高足有八尺的黑壮和尚大步上台,双手合十,气劲外放,僧袍飞扬:“见过无花师兄。”

        “无德师弟,请。”无花淡淡然一扬手。

        “无德师兄竟已达到内劲外放之境,这次考核必定是能通过的!”

        “无德师兄虽只是个低级火工,但一直勤修不辍,般若铁拳功早已练至炉火纯青之境。若非运气差些,去年就能通过考核了。”

        和尚们颇为眼热的议论着。

        “那师弟就不客气了!”

        无德大踏步前行,右拳直冲无花胸口。

        无花依旧保持着双手合十的动作,直到拳头距离胸口三寸,身形骤然横挪三尺,右手隔空一掌拍向无德后背。

        气劲外涌,巨力来袭,无德只觉身体一轻,人便腾空而起,飞出三丈,摔下擂台。

        砰!

        一地烟尘。

        半响后,无德方才起身,惊喜的拍了拍身子:“某竟然没事,多谢无花师兄手下留情。”

        无花含笑回道:“无德师弟谬赞了。”

        “这等掌控能力,无花师兄果然达到了刚柔变幻之境!”

        “无德师兄运气也太差了,竟然只接了一招就被轰下台。去年,他在天眉首座手下都足足坚持十五招呢!”

        接下来,其余和尚接连上台,虽然落败,甚至飞出看台,但所受之力全是柔劲,自身竟半点损伤也无。

        一时间,众人对无花的评价更高了。

        这等武功,放眼南少林,除了成名已久的天峰大师,其余首座怕是没人能压过他。

        无花看向叶诚,对着牛十三等人道:“诸位施主,汝等上少林习武已然半年。如若有心,亦可上台一试。”

        “这……”

        牛十三等人相互看着,有些拿不定主意。

        这些日子,凭借着粗浅武艺,在真倭藏匿,只余假倭的情况下,当真所向披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几乎都积功升了一职。

        当然,他们心底也还是有逼数,知道自个这武艺其实算不得什么。

        最终,一帮人的目光都落叶诚身上。

        叶诚点点头:“上场试试吧,不行也不丢脸。今年过不去,也算给来年积累经验。”

        他自身是无所谓的,可对于这帮军汉而言,其重要性不亚于鲤鱼跃龙门。

        众人还是有些怯场,尤仲大着胆子道:“要不……叶哥,您先上场给某等打个样?”

        “对啊,叶哥您先上!”

        “要是您都过不了,那某等也不用上场丢人现眼了。”

        众人纷纷起哄。

        叶诚笑着摇摇头,倒也没拒绝:“那叶某便……”

        “叶施主!”

        知客僧忽然跑了过来:“寺外有位林姓青年找您。”

        叶诚皱了皱眉。林姓青年,林平之?

        知客僧又道:“那青年似有急事,若非小僧再三阻拦,说寺内正在举行大典,不便招待外客。他说不得就径直闯进来了!”

        “急了?”叶诚嘴角微微翘起。

        有意思!

        看来青城派还是忍不住下手了!

        “叶哥?”牛十三催促道。大家伙还等着呢。

        “你们先玩着,叶某去去便回。”

        叶诚跟着知客僧走了。

        “现在怎么办?”

        牛十三等人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终,牛十三一咬牙:“直忒娘,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某先上,你们随后!”

        ……

        寺外之人确实是林平之。

        这次他没了往日的风度翩翩,满脸急色,正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回蹿着。

        “叶小哥!出大事了!”林平之大叫着蹿上前:“赶紧和我下山去!”

        “林公子稍安勿躁,寺内正在举行下山考核,叶某得先通过考核才能下山。目前还没轮到叶某上台,林公子不妨先喝口茶,把事情说说清楚。”

        在叶诚的安抚下,林平之耐着性子把事情说了一遍。

        叶诚离开后不久,青城派明里暗里不断派人搜索镖局。

        林震南得知后,嘱咐郑镖头等人稳住,别露马脚!

        青城派没找到切实证据,不便正大光明出手。

        所以这些日子镖局还算安宁。

        不过拖到年底,青城派终于耐不住露出獠牙。

        青城掌门余沧海亲自上镖局,要求镖局交出他门下弟子贾人达和余人彦。

        林震南再三解释,此事和镖局无关。

        然而余沧海表示,整个福州地界,有能力做到无声无息弄没他弟子的,就福威镖局这一方势力。

        因此,必定是福威镖局下的手!

        林震南本欲再四解释,余沧海转身一掌拍断镖局旗杆,放言:限期三日,要么交人,要么交凶手。如若不然,满门皆灭!

        林平之不忿,想和余沧海讲道理。

        然后他的宝贝坐骑——小雪龙,惨死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