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送礼

第十二章 送礼

        送礼是门大学问!

        青城派、金顶寺这种大门派啥也不缺,咱们只能锦上添花。人家不收,但咱们又求着人家办事,就只能唾面自干,三顾茅庐,以真诚打动主事人。

        叶诚这山野小子就不同了。

        虽然他可能有些来头,但言行举止,穿衣打扮,绝非什么富家子弟!

        前些日子,因着对金钱的理解不同,产生了些许误会;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心气高,你若转头就凑上前,定然讨不了好。

        南少林清苦,他一外人,寺里不可能下大本钱。

        练武消耗大,整天吃着素斋,能顶个什么?

        所以,你等个十天,再带上香喷喷的硬菜,也不用德宝楼那种精贵的,就找路边香气十足,闻着就让人迈不动腿的那种。

        到了山了,一一打开,各式香气扑鼻,他……能拒绝得了?末了,再掏个五十两银子,绝对感激涕零!

        接着往来个五六次,艺成下山后,他还能离得了咱镖局?

        到时,有他助力,镖局至少能再扩五省之地!

        林震南口若悬河的说着,郑镖头却不太认同。

        叶小哥原本就不凡,上山学艺后,武功大增,必有大门派掌门级实力。区区三四百两银子就想让这等高手为镖局征战四方,打生打死,当真想的太美!

        就算一时被忽悠,日后也会反应过来,后患无穷。

        郑镖头提议,不如多给些银子,结个善缘。

        林震南却表示六扇门总捕金九龄威震黑道数十年,绝对的顶尖高手,一年俸禄也才一百五十两。叶诚不过一俗家弟子,三百两不少啦!

        郑镖头闻言只能苦涩笑笑。

        谁人不知总捕金九龄,不是第一流的酒他喝不进嘴,不是第一流的女人他看不上眼,不是第一流的车他绝不去坐。拿这等人物的俸禄做比,当真是糊弄小孩子!

        接着林震南又表示,待得五省之地全部打通,肯定会给叶诚加薪的!

        这话耳熟,当年福威镖局还是六省的时候,林震南也拍着他肩膀说过。

        二十年过去,福威镖局扩展到十省,他的年薪也从二十七两涨到了三十两!

        心中有一万句干忒娘想说,但人是老板、总镖头……他能怎么办?

        只能默默收拾东西,带人上山。

        ……

        “郑镖头。”叶诚点点头。

        “把东西送上来,打开!”

        郑镖头招呼着。

        下人很快上前,将担子里的食盒放地上,一一打开,烤鸡、烤鸭、烤猪摆满整个空地,一时间香气扑鼻。

        众军汉不自主地围了过来,一个个眼放绿光。

        牛十三更是咕噜咕噜狂吞唾沫,恨不得把舌头都吞下去。

        上山十天,天天吃素,这滋味谁试谁知道!

        “这是何意?”叶诚眸光冷了三分。

        “少镖头知道叶兄弟在山上习武,日子过得清苦,便想帮着改善改善伙食。”

        “少镖头?”

        郑镖头笑道:“叶兄弟,你走的这些日子,少镖头整天都念叨。若非近来有些忙,早就亲自上山了。”

        “他忙?”

        郑镖头搓着手:“是啊!总镖头近来已经开始把镖局事务交给少镖头处理……”

        叶诚冷冷打断:“笑话不错,你可以走了。”

        “呃?”

        郑镖头面色微僵,旋即猛得一拍脑袋,从怀中掏出两枚银锭凑上前:“差点忘了,少镖头还托我带五十两银子来着。”

        “直忒娘!还送银子,当真人比人气死个人!”

        “十三,你也不看看叶哥是谁!”

        众军汉伸长着脖子望这瞅。

        军中强者为尊,叶诚虽然冷漠,看似不近人情,但他们乃老油子,一个个舔着脸攀关系。

        叶诚淡淡道:“你可以走了。”

        郑镖头一怔,弯腰把银子放饭盒上,招呼着人便要离开。

        “东西也带走!”

        “啊,叶兄弟,这个……这个真是少镖头送的。”

        “叶某不想说第三遍。”

        郑镖头还想再说点什么,便见叶诚一脚踩着青石上,便见青石就跟面粉捏得,化成石粉。山风一吹,香喷喷的烤鸡就由金黄变成灰白。

        郑镖头果断把银子揣回怀里,大手一挥:“走!”

        两下人更是不敢耽搁,手忙脚乱把肉塞回担子,挑着跑下山。

        郑镖头落在后方,却是一步三回头。

        ……

        “叶哥,多好的乳猪啊。”牛十三不舍道。

        “这等好东西不吃真浪费了!”

        “叶哥若是担心对方下毒,某可以帮忙!”

        众人满脸惋惜,但也没辙,吵吵了一会,便各自散了练武。

        叶诚继续练着筑基十二式。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

        “谁?”叶诚凝神瞧去。

        “是我啊,叶兄弟。”

        郑镖头鬼鬼祟祟地从左方草丛里钻了出来。

        见叶诚神色依旧冷漠,郑镖头忙道:“叶兄弟,别误会。我这次不是替总镖头来的。总镖头那人……对那些看不起他的大门派各种谄媚讨好,不惜豪掷千金,唾面自干;对于自己人却是小家子得紧,我其实也看不惯;但没辙,我武艺低微,只能在他手底下讨生活。”

        叶诚冷冷扫了他一眼:“说事!”

        郑镖头从怀中摸出个麻布袋:“叶兄弟,这是我这些年攒的银子,总计七十二两银子,有些少。不过我一年才三十两,还要养活妻儿,这真的是全部积蓄了。”

        “你这是何意?”叶诚微微皱眉。

        “镖局已经被青城派盯上,我外出送礼,后面都有川西人跟着,他们是真会动手杀人的!道上请人的规矩我懂,不敢奢求叶兄弟仗义出手,但请看在相识一场,还有我一家老小的份上,万望救我一救。”

        “你若真担心,可以退出镖局。”

        “没用的!”郑镖头苦涩笑道:“旁的人或许可以,但我在镖局十年之久,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这事林震南知道么?”叶诚淡淡道。

        “我和总镖头说过,但他觉得青城派八成是在调查二人死因。让我和史镖头还有白二、陈七小心些,别露破绽。我再三解释,这帮青城派的人身上有杀气,不杀人绝不罢休,想让总镖头去洛阳王家搬救兵。”

        “结果总镖头说人还没怎么着呢!就急着搬救兵。请人出手不要钱的?车马费,误工费……若是青城派没动手,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上千两银子?”

        叶诚摇摇头,转而道:“可就算你给了银子,叶某还在山上习武,也不见得能救的了你。”

        郑镖头迟疑一瞬,咬牙道:“尽人事看天命,只望到时叶兄弟收到消息,能尽快下山救我一救。”

        叶诚不由高看了他一眼,掂了掂银子:“成,这事叶某应下了。”

        “多谢叶兄弟。”

        郑镖头再三感谢,这才离去。

        “出来吧!”叶诚看向右边的草丛。

        牛十三嘿嘿笑着爬了起来,挠着脑袋不说话。

        “某看到有人鬼鬼祟祟,怕对叶哥不利,便叫上十三一起过来看看。”尤仲解释道。他身材偏瘦,一双眼睛颇为机灵。

        祖上据说还是书香门第,后来犯事才落了个军籍。为人圆滑,本来凭实力,这次名额是没他份的,但这小子愣是靠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另一个人把名额主动让了出来。

        叶诚直接甩了块碎银子过去:“弄些酒肉,今个好好吃一顿。”

        “叶哥大气!”

        两人忙不迭的往外跑。

        “福威镖局,嘿!”叶诚冷笑起来。

        原著中,林震南平日特得意自己交朋友的手段,福威镖局被灭门后,却是各种哭爷爷告奶奶都没人理会。本以为是青城派势大,现在看来……当真人贵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