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谋算无双林震南

第九章 谋算无双林震南

        日落时分,福威镖局后院。

        林震南皱着眉头,将史镖头送出门外。

        “爹,发生了何事?”林平之关心道。

        林震南将林平之引入房间:“我福州靠海,与川西少有来往,近几日城内却是多了上百号川西人。虽然未曾动手,但史镖头乃老江湖,看出这些人底盘甚稳,明显有武功在身。”

        “爹,您是说……”林平之心中咯噔一下,有了不好的猜想。

        “青城派怕是来者不善啊。”林震南叹息一声。

        “那爹打算怎么办?”

        “平儿不用太过担忧。余观主毕竟是正道掌门,我福威镖局在福州也不是任人宰割之辈,顶了天也就是出点血。说不得还能再趁势交好一番,把生意做到蜀中。”

        林平之迟疑了一会,试探道:“爹,我看不若答应叶小哥的条件。”

        “嗯?”

        “孩儿不是有意偷听,只是,只是……”林平之嗫嚅着,也不知该怎么解释。昨晚上送走华山派二人,他本想再找林震南说说话。凑巧见二人闲谈,下意识就躲在一旁。

        林震南凝视林平之半响,叹息道:“那些个名门正派一贯眼高于顶,看不起我们这些生意人。想让他们收人,还是来历不明的人,镖局得搭上多少人情,花上多少钱你算过么?”

        林平之傻眼了,这点他从未想过,毕竟从小到大就没缺过钱。

        顿了顿,低声道:“若是这般,那就不进大派了。我们镖局镖头也各有武艺绝活,让叶小哥挑着学几门便是。”

        “挑着学?呵!平之啊,这些武功可都是镖头们要子子孙孙一代代往下传的吃饭本事。别看平日一个个客客气气的,可你想让他们交出吃饭本事?说不得人转头就投了旁的镖局!

        就算他们看镖局的面上愿意商量,但没个千儿八百两银子,根本谈不下来!”

        “一千两……”

        林平之皱起眉头,这数目确实有些大,不过想到叶诚也算救了福威镖局一次,咬咬牙:“那就让叶小哥学一门功夫,偿了他的恩情。”

        林震南摇头:“恩情?平儿,你可知道上请人出手一次多少钱?”

        不待林平之接口,林震南自顾自道:“十两银子便能买条人命,那贾老二算高手,顶天了也就一百两。昨个宴请华山两位高徒,东来楼的八宝书包鱼,德育楼的三焦乳猪,胜德楼的四彩燕窝……一桌酒席二百两银子,大半都被他吃了,你算算这账……还欠他么?”

        林平之皱起眉头,觉着有些不对,但又不说出来是哪。

        理论上,这么一算,他好像确实不欠叶诚啥了。

        “若你还觉得不妥,完全可以在旁的地方帮衬一把。”

        林平之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了:“怎么说?”

        “叶小哥食量大,身上也没多少银子,想要在这福州生活下去可不容易。我们镖局待遇在福州城可算顶尖,招人一贯严格,等闲难以进入。他毕竟算救了你,爹也不能看着他受罪。若他愿意,便先进镖局做个趟子手,凭他的箭术,再学着点做人,六七年后,爹就升他为镖师。到时,再帮他娶个媳妇、留个香火。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

        “这……”林平之迟疑道:“叶小哥怕……怕是不愿。”

        “他会答应的!”

        林震南自信道:“他一没甚背景的山野小子,在福州除了我福威镖局之外,决计找不到其它能过日子的活计。”

        “这样么……”林平之还是皱着眉头。

        “平儿,往日你年纪还小,所以很多事大家都惯着你。如今你大了,爹也老了,有些东西也该教你知晓。”

        林震南语重心长道:“这人生在世,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要钱!过日子根本少不了钱!日后你接掌镖局,得多计得失多算账,不能再由着小性子了。”

        “爹,我会的。”林平之鼻头发酸。

        “今个这事爹就帮你仔细算笔账。”

        林震南右手轻叩桌面:“假设镖局贴上天大人情外加上万两银子,送叶小哥进大门派。他习了武艺,身份地位水涨船高,从不闻一名的野小子变成人人称赞的江湖大豪,可谓得了天大好处,需要付出的只是不足为道地一次出手。

        反观镖局,付出这般多又得到了什么?一次出手罢了!

        这生意能做?

        再退一步,贴上人情和一千两银子让镖头传授他武艺。

        他习了武艺,实力提升,少年心性,肯定就不满足一小小趟子手。要么离开镖局外出闯荡;要么就得提为镖师。可镖局其他人都是辛辛苦苦,立下了汗马功劳才升为镖师。骤然提升,你让其他人怎么想,而且提了镖师,再过几年,是不是就得提镖头?

        那再过十年,他又不满意了,难不成咱还能把总镖头的位置让给他?

        所以这事没法干!”

        林震南喝了口茶:“若只给他活计,不教武功,他实力有限,就上不了天。他人在我们镖局干活,镖局有事让他出手,他能干看着?”

        “再过些年讨了媳妇,有了儿女,有家做羁绊。到时平儿你接掌镖局,再用武功拿捏他。他必定感激涕零,像条忠犬一样替我福威镖局看家护院!”

        说到这,林震南右掌虚按,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难言的威势,仿佛叶诚已然如狗般匍匐在他身下。

        林平之满面复杂。

        这一刻他有一丝少年人的愧疚,但想到叶诚这般强者像忠犬一样在自个手下讨生活,心底又不自主激动起来!

        “爹……”林平之正要说话。

        林震南陡然变色,不待反应,整个人倏忽而起,倒飞七尺,后脑猛地撞墙上。

        他发髻处竟不知何时多了一支长箭。

        “总镖头好算计,可惜叶某没有给人做狗的喜好。天高地远,这便告辞,日后……还是不见的好,否则叶某的箭说不得就该低三寸了。”

        冷然的声音过后,便见一道青影背弓提棍大步离去。

        “这……”林平之讶然地张着嘴。

        这和爹说的剧情不一样啊。

        林震南勉强站稳身子,强自镇定道:“离了镖局,我倒要看看他能去哪!说不定就得流落街头。”

        这时,郑镖头脚步匆匆闯了过来:“总镖头,我刚在城门口遇上叶兄弟,他说要去南少林习武了。咱趁他还没走,摆个庆贺宴,日后也好相见。”

        如果说福威镖局是福州城的坐地虎,那南少林就是整个南方的大龙头。武林地位虽然及不上北少林和武当派,但也是毫无疑问的当世一流,远超华山等派。

        平日,南少林只和真正的达官贵人来往,福威镖局这等豪族,人都不带正眼瞧的。

        “南少林人才辈出,他一山野小子想出头哪有那么容易?!”

        林震南有些挂不住脸:“平之,你先去看看你娘,别让她受惊了。”

        打发了林平之。

        林震南扫了眼,确认四下无人,这才低声对郑镖头道:“你派人跟着,看这小子是否真进了南少林,若是……”

        他迟疑半响:“便以平之的名义送上三……五十两银子!”

        “他若不收呢?”郑镖头已然瞧出事情不对。叶小哥和总镖头之间怕是有些龌蹉。

        “他会收的!”

        林震南恢复了自信从容:“穷文富武,这年头没钱怎么练武!”

        “那五十两是不是少了些?”郑镖头问道。

        “这钱只是探路用的,若他还想要,那就离不得咱们镖局的支持,日后……”林震南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总镖头谋算无双,属下自愧不如。”

        郑镖头一拱手,转身下去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