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天下第一庄

第八章 天下第一庄

        “叶小哥莫不是还有事?务须客气,尽管开口。”

        林震南狠狠吹了一波比,把下午在儿子面前丢的脸找了回来,故而很是豪爽。

        叶诚拱拱手:“今晚总镖头一番话让叶某大开眼界,恨不能和那些风云人物一起傲啸江湖,可自身不通武艺,此事也只能想想,但心底终究有些不甘,便打算问问总镖头可有习武门路。”

        “这个……叶小哥,真不是老夫有意推脱。不过如今各大门派只收十一二岁左右知根知底的少年。叶小哥你这年纪……”

        林震南满脸难色。

        “我这年纪不成问题。”叶诚笑露八齿:“叶某今年刚好十岁!”

        “……”

        林震南露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半响后方道:“叶小哥的话,老夫是信的。不过十岁少年身高就七尺……这事……其他人怕是有些难以接受。”

        见叶诚还欲开口,林震南忙道:“此事最重要的还是知根知底!毕竟武功乃各大门派立世之基,得尽可能保证自家秘籍不外泄。所以一般会先把少年接回山养身边,观察心性。只有对门派足够忠诚,才会传授武艺。”

        “叶小哥你……”

        林震南探寻地看向叶诚。

        “这……叶某来历着实有些不便相告,还请总镖头理解。”叶诚苦笑着道。编造个什么山野小子之类的谎话自然容易,但想骗过林震南这种地头蛇却是没可能。

        “叶小哥仗义出手,救了小儿,老夫自然能理解。”林震南点头:“但那些门派怕是……”

        “还请总镖头多多费心,若能成功,叶某承诺,届时可以再出手一次。”

        “这……”林震南还是一脸难色。

        “总镖头该不会以为抹消了二人痕迹,青城派便会就此罢休吧。”

        林震南不以为然道:“待得余观主上门切磋时,老夫自承不如便是。他堂堂青城派掌门总不至于连这点脸面都不要了吧?”

        呵。

        叶诚哂笑一声:“总镖头如果有心,不妨派人打探一下,近来有多少青城弟子来福州‘旅游散心’。”

        说着不待林震南回应,便转身离开。

        林震南面色阴沉望着叶诚背影,直到其进入房间,这才甩手离去。

        ……

        宿主:叶诚

        原力:2

        武技:箭术大成(可提升)

        “两点原力?”叶诚皱起眉头。

        前世他也算遍阅小说,杀人夺取原力这事并不新鲜。唯一的问题是,为何是两点?

        是每杀一个人给两点,还是因为杀的人特殊,比如身具武艺,这才给了两点。

        思虑一番,他凝神点击提升。

        清流自脑海中涌出遍及全身,说不出的舒爽。

        叶诚提起妖鳞弓,只觉亲切、契合许多,仿佛弓成了人体部位延伸。再取出妖血箭一试,更是有种指哪射哪的感觉。

        之前只能保证两百步内不脱靶,现在……四百步内射苍蝇冇得问题!

        ……

        翌日,清晨。

        叶诚早早出门,买了一壶长箭。

        在福州城,福威镖局的确算得上是坐地虎,城门处往来的镖车都插着福威旗号。

        “叶小哥,你这是……”史镖头拱了拱手。

        “出城找地练练箭法。”叶诚扬了扬手中弓箭:“史镖头呢?”

        “今早总镖头派我打探川西人踪迹,估摸着还是因为昨个那事。”史镖头凑过身子,颇为忧虑。

        人的名,树的影。

        青城余观主可是江湖上数得着的高手,不说前十,至少前二十是有一席之地的。在川西,余观主的摧心掌更是神威赫赫,有小儿止啼之能。

        “那史镖头多留心,叶某先行一步。”

        叶诚大步走向树林。

        城池外的树林为防止有人攻城、偷袭,一般会定期派人砍伐。

        当然,这是以前,大明承平日久,不起眼的小树苗如今也都长成参天大树。

        入林百米,身形便被彻底遮掩。

        叶诚并未停留,再次深入百米,这才取下弓,又顺手摸了支长箭。

        箭杆乃福州特产硬竹所制,名为硬竹,但其实还是有些偏脆,强度和妖血木没法比。店内倒也有更好的桦木长箭,不过价格嘛,就不那么亲民了。

        贾老二身上的银子并不多,这些天还得吃饭,必须省着用。

        随意一射,箭影划破长空,足球大的鸟被钉在树干上。

        鸟青色,脑后有黄毛,四爪,具体是啥叶诚也说不上来。

        “下次还是得收点力。”

        叶诚有些无语的望着二十尺高的光滑树干。

        爬树是不可能爬树的!

        可因为一只鸟,就把大树推倒,似乎也有些不妥。

        正想着,忽然面色一变,转身弯弓射箭。

        咻!

        空气发出爆鸣,长箭如黑色闪电般飞出。

        一百六十步外,白衣人猛然蹿起,张开扇面,挡住长箭。

        他双手顶着扇把,然而人却不自主的倒飞三丈有余,这才停住身子。

        见叶诚还要再射,不由高叫道:“叶兄且慢,某非敌人!”

        白衣人面白唇红,颇为英气,叶诚认出对方身份,不由皱眉:“上官海棠,她来做甚?”

        上官海棠乃铁胆神候麾下玄字第一号密探。本身战力不行,但为人聪慧细心。最重要的是她还有归海一刀和万三千两条……嗯,两位忠实爱慕者。

        “在下上官海棠,天下第一庄庄主,见过叶兄。”

        “有事?”

        “我天下第一庄乃诸多天下第一英才汇聚之所,叶兄箭法超凡,若愿入天下第一庄,持此令牌可在万大官人麾下酒楼免去一切费用,并且每年还有一千贯活动资金。”上官海棠自怀中掏出一枚铜制鬼脸令牌。

        “呵,有意思,今个随意射了一箭就射出天下第一,这事当真有意思。”

        “叶兄说笑了。”

        上官海棠沉吟片刻,这才道:“不瞒叶兄,我天下第一庄势力遍布天南地北,更有天下第一神探张进酒坐镇。昨个华山劳大侠扫尾做的不错,但还是没能掩盖住叶兄那一箭的神威。

        按理,今日该正式拜访,但在下未曾亲见,实在不敢相信有人能有这般绝世箭术。”

        他指了指树上大鸟:“便带着‘青雀’打算暗中查探一番,不料产生了些许误会,还望叶兄海涵。”

        “你威胁我?”叶诚眯起眼睛。

        “不敢,叶兄若是不愿,此事上官便当从未发生。酒肆痕迹回头也会彻底处理干净,保证不会再有第二人发掘真相。”

        “这事就不劳烦上官兄了。”

        ……

        一刻钟后。

        上官海棠饶有兴致地望着叶诚离去的身影:“福州近来还真是风起云涌,本以为只是对付几条东厂走狗,谁知连这等人物都冒出来了。”

        “海棠,你不该一个人去见他的。”玄衣冷漠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后方。

        “他的箭你也接不了。”上官海棠倒是满脸轻松。

        玄衣男子道:“但我能带你离开。”

        “没用的。”

        上官海棠摇摇头:“张进酒推测,这叶诚应该还有一种能吸血并且硬度超凡的长箭。他若真想杀,谁都跑不了。”

        玄衣男子沉默一会:“至少我会比你先死。”

        “一刀,你……”上官海棠讶然地看着玄衣男子。

        玄衣男子默然转身,和来一般悄无痕迹地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