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善后和故事

第四章 善后和故事

        史镖头力气大,扛着马尸;郑镖头则提着贾老二的尸体。

        在后方菜园子挖了个大坑,把尸体埋好。

        白二、陈七继续冲洗沿路血水,消抹痕迹。

        “少镖头,带了银子么?”史镖头问道。

        “带,带了。”林平之头还有些懵,颤巍巍从怀中掏出二十两碎银子。

        史镖头把银子放酒桌上:“萨老头,这事是外路人调戏你孙女所起,我家少镖头仗义相助,迫于无奈这才杀了他。大家都是瞧见的,这是由你而起,若是闹将起来,谁都脱不了干系。这些银子你先使着,我们遮掩掉痕迹,日后你可别露了口风。”

        萨老头连连点头:“是,是。”

        郑镖头道:“我们福威镖局在外行镖,杀两个绿林贼盗,当真稀松平常。这两个川人看着贼头贼脑,想来不是匪徒,就是采花贼。我们少镖头杀了他,是为民除害,去官府也是能领赏钱的。不过川西路远,少镖头怕麻烦,不图虚名,这才掩埋了事。

        萨老儿你这嘴可得紧些,若是泄露了,我们就说这贼是你们引来的。你这外地口音,听着就不是本地人,开酒店是假,做眼线是真。否则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你一开店,那盗贼就来了?天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萨老头只得低头:“不敢说,不敢说。”

        史镖头见状,这才松了口气,对着叶诚拱拱手:“这位小哥……”

        “叶诚。”

        “承蒙叶兄弟出手相助,这份恩德我福威镖局记下了。以后若有需要,尽管吩咐。”

        “吃人嘴软,顺手帮个忙也是应该,所以恩德什么的,自不必提,不过以后……”

        叶诚倒了杯竹叶青,轻抿一口,明朝的酒真淡啊:“似你们这般处置,福威镖局怕是没以后了。”

        若换做叶诚出手之前,这话史镖头根本不会放心上,但现在却是面色一变:“还请叶兄弟指教。”

        “你和郑镖头一人唱红脸,一人唱白脸哄住普通人还行。”

        “叶兄弟慎言。”

        郑镖头面色微变。人还在旁边站着呢!

        “呵。”叶诚轻笑一声,摇摇头:“可惜身在局中不自知,话会说,人却是认不清!”

        “叶兄弟这话的意思是……”郑镖头转头盯住白发老者和宛儿。

        史镖头也跟着盯住两人。

        被叶诚点破,他们也觉得不对劲。白发老者且不说,单那宛儿一身干净,身上还有淡淡幽香。除了面相丑陋,哪有半分打杂女的模样。

        此刻,白二、陈奇处理好痕迹,一个握剑,一个提枪,拦住萨老头后路。

        “郑镖头,史镖头,小老儿真只是普通人,这事绝不敢外泄!”

        萨老头满脸恐惧之色,接连后退至青衣女子身旁:“宛儿,你快和林公子说说,这事我们肯定保密,若是外泄,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宛儿咬着嘴唇,过了一会,才看向林平之:“林公子……”

        林平之本来慌张,但被宛儿这么一瞧,不知怎么,人就清醒了三分,喝道:“郑镖头,史镖头,我福威镖局行走江湖侠义为先,这般欺凌老弱算哪门子事?!”

        郑镖头为人圆滑,闻言不由迟疑。毕竟这终归是林家的私事!

        史镖头却面露狠色:“少镖头,宁错杀不放过。”

        “史镖头!”

        林平之怒了,与史镖头争执起来。

        白二、陈七身份低微,不便插嘴。郑镖头打着圆场,但话里话外都偏向林平之这少镖头。在他想来,即便出事,以福威镖局的名头,官府也不敢把林平之怎么样,最多费点银子上下打点,找个死囚顶罪,算不得什么大事。

        眼见着争不过,史镖头求救似的看向叶诚:“叶兄弟,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林平之这性子确实不适合江湖,即便没青城派这档子事,日后接掌福威镖局,也难免被人坑害。”

        笑傲江湖中几乎通篇都是黑暗角色,也就前期林平之能够称得上是真正的侠。见义勇为,锄强扶弱。虽然有些可笑,但正是因为这等人物的存在,自古流传的侠义精神才没被彻底泯灭!

        这种好人应该有个好报,至少不该因为替‘民女出头’这可笑理由死去。

        叶诚看着萨老头和宛儿:“两位还打算继续看戏?”

        萨老头望了望史镖头,又偷眼瞄了下林平之,缩着脖子:“这位小哥,小老儿发誓,这事绝不外泄,否则天打五雷轰!”

        他拉了一下宛儿,宛儿咬牙道:“小女也发誓,此事绝不外泄,否则……否则天打五雷轰!”

        “叶小哥,方才多谢仗义出手,不过他俩是无辜的。”

        林平之也开口道。他不是傻子,叶诚那一箭的威力现在回想起来都让人胆寒。若叶诚想杀,在场没人能逃过他一箭。

        “林公子不必焦急。叶某非嗜杀之人,亦非多事之人,只不过承你一饭之恩,不想你做个糊涂鬼罢了。”

        叶诚淡淡道:“先说个故事,说完后,林公子想怎么做,叶某绝不阻拦。”

        林平之楞了一下,抱拳道:“请说。”

        “百年前,莆田少林渡元禅师,也就是福威镖局创始人远图公习得辟邪剑谱,之后三十年,他以辟邪剑法横扫江南绿林无敌手,闯下赫赫威名。辟邪剑法也有了天下第一剑法的美称。”

        “青城派上代掌门长青子亦以剑法称雄蜀中,出山挑战远图公,全程被压制,不到三十招便落败,回山后更是郁郁而终。当代掌门余沧海立志为师复仇,苦练剑法,近年终于大成,自认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然而当代福威镖局执掌者林震南为人和善,久未出手与人争斗,谁也不知其具体实力。余沧海并无胜过辟邪剑法的十成把握,便派了小儿子余人彦和二弟子下山,觑机打探一番。”

        “谁知这余人彦命不好,被某个见义勇为的林姓青年失手误杀。其同伴也不知青年闯下大祸,首尾处理的不甚干净,导致消息外露。”

        “败师之恨,杀子之仇使得余沧海暴怒,亲往福州,使出绝技摧心掌。福威镖局第一夜死了三人,第二夜二十三人,第三夜全员出逃,却只有某位幸运的林姓青年在有心人的帮助下成功逃脱,其父母却是落入敌手,父亲惨遭酷刑,母亲惨遭凌辱,半月后,双双自尽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