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二章 酒肆风波

第二章 酒肆风波

        烈日当空,黄泥山道上青芒一现,多了道穿着兽皮的人影。

        “这是哪?”

        叶诚环视一圈,周围绿树葱葱,虫鸣不止。

        看着是山里,不过空气中的元气极度稀薄,让人气闷。地面也脆,稍不注意,就多个土坑。

        想了想,沿着山路朝外走。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出现一酒肆。酒炉旁有位青衣少女,正倚臂瞌睡,体态颇为婀娜,脸上却是坑坑洼洼的,可惜了一副好身材。

        “店家,弄点吃的。”

        青衣少女惊醒,不悦地瞪了叶诚一眼,似乎在埋怨叶诚打扰她睡觉。

        叶诚无语。开店做生意还这般耍脾气,这店估摸着是开不久了。

        “哎哎,来了,客官。”

        场面有些僵,幸而没一会,内堂便走出一白发老者,略带惊奇地看了叶诚一眼,这才连声招呼:“不知客官喝点啥。”

        叶诚鼻子微微抽动,店内倒是鸡鸭鱼肉俱全,只是囊中羞涩,便道:“弄点饼子,再来点茶水。”

        “哎。”

        白发老者应着,转向青衣少女:“宛儿,还不赶紧给客人上茶水。”

        宛儿这才不情不愿地起身,打了壶茶水上桌。

        别说,小手还挺白,皮细肉嫩。

        “往哪看呢!”宛儿柳眉倒竖斥道。

        叶诚摇摇头,自顾自吃着。

        做人得善良,这宛儿,小姐的身子,东施的脸,丫鬟的命已然够惨,没必要和她计较这些许小事。恩,最重要的是……这年头给钱的顾客才是上帝!

        南路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转而便见一行五人骑马飞奔而至。

        打头的是位十八九岁的英俊青年,左肩停着猎鹰,腰悬宝剑,背负长弓,眉宇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英气。

        “少镖头,去喝一杯咋样?这新鲜的兔肉、鸡肉正好炒了下酒。”身后中年人忽道。

        青年回道:“郑镖头,你跟我出来打猎是假,喝酒是真,若不请你喝个够,明儿就懒洋洋,不肯跟我出来了。”

        说着,一勒马,缓步走向酒肆。

        其余四人也纷纷下马,郑镖头喝道:“老蔡呢?怎么还不出来牵马?”

        白发老者又走了出来:“几位客官,喝点什么?”

        郑镖头道:“不喝酒难道喝茶?先打三斤竹叶青。老蔡哪去了?怎么,这店换了老板?”

        白发老者:“是是,小老儿姓萨,是本地人,但自幼去了北方讨生活。四十多年,儿子儿媳死了,想着落叶归根,就带着孙女回来。正好老蔡不想干了,便花了三十两银子盘下这店。每日听到家乡话,心中受用得紧,只是可怜自个都不会说了。”

        宛儿低着头给英俊青年一行人摆了碗筷,将三壶酒放桌上,又低着头走开。

        另一位中年人拿了一只野兔、山鸡交给萨老头:“洗剥干净,炒两大盆。”

        萨老头:“爷们若要下酒,先用点牛肉、蚕豆、花生。”

        宛儿这次都不用吩咐,便将东西端上桌。

        郑镖头道:“这位林公子乃福威镖局少镖头,少年英雄,行侠仗义,挥金如土。你这几盘菜若炒得合他口味,这三十两本钱,不消一个月便赚回来了。”

        萨老头:“是,是,多谢,多谢。”提着兔鸡下去了。

        “这一幕有些眼熟。”

        叶诚握着饼,凝视英俊青年。

        十年莽荒生活,前世很多记忆都模糊了,一时半会不大能记起来。

        萨老头手脚麻利,盏茶功夫便端了鸡兔肉上桌。

        郑镖头喝了一大口酒,赞道:“不错,不错。店老板虽换了,但酒还是那个味,当真不错。”

        英俊青年拿起筷子正要开动,忽得察觉异样,转头目光在叶诚手上的饼子和背后的弓停留片刻,开口道:“这位小哥,不介意的话,一起吃点?”

        “额……”叶诚迟疑。

        此刻他已然记起,这是笑傲江湖剧情。算算时间,福威镖局已然被青城派盯上,而且华山派、嵩山派也在暗中窥伺,可谓旋涡中心,一堆麻烦!

        “小兄弟,咱少镖头人仗义这才请你吃饭,你还有什么好矫情的?”郑镖头道。

        “就是,你那饼子吃的有甚味?不如一起吃点喝点痛快的!”趟子手白二也帮腔。

        林平之又道:“小哥,我们真没坏心思。再说,这光天化日的,还能吃了你不成?”

        盛情难却,叶诚起身抱拳谢道:“那便叨扰了。”

        白二连忙靠边坐,让出个位子:“店家,再拿幅碗筷。”

        “不必麻烦。”

        叶诚伸手扯了一只鸡腿,咔咔两下便连皮带骨吞了。

        “肉有点松。”

        说着,又扯了条兔腿,咔咔咔三下全吞了:“没甚嚼劲。”

        双手并用,不一会,两大盆肉就没了,连骨头都没剩。

        “这位小哥,你这、这……”郑镖头嘴角抽抽不止。

        “你这也太不客气了吧。”白二小声嘀咕道。

        “不白吃你们的。”

        叶诚继续抓向牛肉盘:“需要时,我可以出手一次!”

        一行人尽皆无语。

        “小小年纪,口气倒挺大。人林公子少年英雄,哪用得着你这山野小子出手帮忙?”在旁伺候的宛儿冷冷道。

        郑镖头也恍若回神,笑道:“这位小兄弟看打扮也有把子力气,可你怕是不知我福威镖局的威名。南方十省,只要镖车上插上咱福威镖局的旗子,再喊上一句‘福威平安’,不论是多么厉害的黑道英雄,楞是不敢往镖车上瞧一眼。”

        白二接口道:“再说,我们少镖头武艺高强,等闲七八个壮汉都难以近身,在这福州地界,除了老镖头,当真是难逢敌手。小哥你这大话说的也太……”

        林平之打断道:“白二,小哥也是一片好意。”

        他扫了一眼被吃得干干净净的桌面:“既然小哥胃口大,那剩下的鸡兔也不留了,通通炒了吧。”

        “少镖头大气。”

        史镖头赞了声,把余下两只兔子两只野鸡甩给萨老头:“好生炒了。”

        萨老头拿着东西下去,又招呼宛儿再送上点牛肉等下酒菜。

        不多时,四大盆鸡兔肉端了上来。

        惊于叶诚的‘战斗力’,五人也不再客套,急忙夹了一大块肉。

        吃喝了一阵,林平之转头见叶诚迟迟不动手,笑了笑:“小哥,不必客气,尽管吃。若是不够,我再让萨老头添点。”

        “饱了。”

        见得林平之目光真诚,不由叹息:“倒真是个好人,可惜好人没好报。”

        史镖头啪得一声拍了筷子:“小哥,我们好心好意请你喝酒吃菜,你怎么净说些不中听的话。”

        “就是,小哥你这也太过了!”白二道。

        “不会说话就少说!”陈七道。

        “常言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某些山野小子吃着人家的饭菜,嘴却是愈发硬了。”宛儿亦插嘴。

        叶诚懒得解释,抱臂默然以对。

        这时,官道北路忽然马蹄声响。

        两马速度飞快,倏忽间就到了酒店,其中一人道:“这里有酒店,喝两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