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嫡女贵嫁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章、你二哥是谁?

第二百三十章、你二哥是谁?

        “县君请说!”曲莫影略一沉吟,淡淡的道。

        “听闻曲四小姐是太子妃的表妹,往日很得太子妃的照顾,但当日太子妃病重之时,曲四小姐为何不去太子府照顾太子妃,之后却又在太子妃大葬之时,闹了太子妃的丧礼和凌安伯的丧礼,莫不是传言有误,曲四小姐和太子妃之间的关系,另有玄疑不成?”

        柳景玉柔声道,话说的极是客气,笑语盈盈,说完之后还客头的向她低了低头,“如果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曲四小姐原谅,方才在外祖母对曲四小姐这么慈和,忍不住多打听了几句。”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说这些事情外面人都知道,都在传,想问问曲莫影真相。

        曲莫影眼眸中闪过一丝幽深,这一次她可以肯定这位景玉县君是真的对自己不友善,却依然想不起来自己哪里得罪过她,甚至    让她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话是挑衅的,而且挑衅嘲讽之意明显。

        只是此时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曲莫影看向柳景玉,眸色缓缓的冷了下来:“景玉县君这么议论太子妃,是因为窥探太子妃的地位吗?”

        谁也没想到曲莫影会说出这种犀利的话,在场的有人知道一些,有人茫然,但不管这是谁,这个时候都紧紧的抿住嘴,不发一言。

        气氛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太子妃才死,就算太子有想法,或者说有其他小姐有想法,也不能公之于众,必竟太子对于太子妃的情义,整个京城都为之称颂的。

        柳景玉也没想到自己一句试探的话,会引出曲莫影这般犀利的回应,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来。

        “放肆!曲四小姐怎么敢这么对我们县君说话。”站在柳景玉身后的丫环,站了出来,厉声斥责道。

        雨冬也不甘示弱的瞪视着她,上前一步,“主子们说话,哪里轮到你这么一个丫环在这里开口。”

        “你还不是一个丫环。”柳景玉身边的丫环大怒。

        “我是在斥责你!纵然我们小姐什么也不是,却也是太子妃的表妹,太子妃才没,就有人才踩着太子妃的表妹头上,这是想干什么,大家都明白的吧!”雨冬毫不畏惧的道。

        他现在虽然是一个丫环,但必竟不是一个真的,往日里跟着裴元浚,没少狐假虎威,别说是一个小小的丫环,就算是斥责这位景玉县君,他也没当回事。

        她们这边的动静虽然小,但这时却因为两个丫环的声音,引得其他人关注过来,看到其他夫人的目光转过来,柳景玉急忙平息了脸上的僵硬,对于之前的几桌夫人抱歉的笑道:“两个丫环不懂事,让夫人们见笑了。”

        见起争执的只是两个丫环,夫人们又各自说话聊天去了,必竟只是一个丫环,实在算不得什么。

        见柳景玉唤住丫环,曲莫影也把雨冬唤了回来,柳景玉重新落坐。

        “曲四小姐,对不住,方才因为季侧妃提到曲四小姐的事情……一时间没忍住,才动了肝火,却是我自己修养不够,惹到曲四小姐了。”

        柳景玉满脸歉意的道。

        曲莫影相信,如果方才不是自己说了那句话,雨冬又是不让一步的逼退了那个丫环,柳景玉不会这么好说话。

        柳景玉不简单,就这么一句话,四两拔千金,把方才的事情引到了季悠然的身上,而且还是这么不动声色。

        很厉害,而这个柳景玉明显对自己不善,还需更小心才是。

        “不知道季侧妃对景玉县君说了什么话,惹得柳依县君大怒,还把事情迁怒到我的身上。”

        曲莫影不动声色的追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之间想错了。”柳景玉含糊的道。

        “景玉县君和季侧妃关系不好?”曲莫影似乎并不太懂似的,失言问道。

        柳依然既然说了,再想全身而退就没那么容易了,曲莫影不管柳景玉之前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下马威也好,试探也罢,还是真的迁怒也好,既然她说了,就得真的承担这一后果。

        果然这话一说完,这一桌上能听到的之前轻轻说话的声音消失了,柳景玉之前说的话的确是很让人意外,这不象是柳景玉往日能说的话似的,但不管如何柳景玉却还是说了。

        是何意?

        “曲四小姐,景玉县君方才只不过是一时失言罢了,曲四小姐又何必紧紧拉着不放!”坐在柳景玉另一侧的一位穿浅黄色的小姐冷哼一声,看不下去了。

        这位小姐曲莫影认识,是封阳侯府的小姐言玉娇,以往看到柳景玉的时候,往往也会看到她,听闻跟柳景玉关系极佳。

        “我何曾紧拉着不放?是景玉县君方才特意拉着我说话的,难不成,这也是不对的吗?”曲莫影缓缓一笑,不动声色的道。

        柳景玉回过身子低声的吩咐丫环事情,一边说,丫环一边连连点头,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注意到她身边的两个人剑拔弩张。

        她这么一侧身,倒是让曲莫影和这位言玉娇小姐对上了,言玉娇一脸的愤愤瞪着曲莫影。

        “曲四小姐是何意?”

        “这位小姐是何意,我便是何意。”曲莫影不以为意的道,这次是她初次赴世家之约,若是被一再的按下,这以后还让人怎么看待她。

        “你……着实的过份……”言玉娇看起来也是一位娇生惯养的小姐,这时候已经压制不住,如果跟她顶话的是一位和她实力相当的小姐,她当然不会真的动怒到现在这种程度,但只要想到曲莫影其实什么也不是,而今却敢在自己面前犟嘴冲撞自己,这气就下不来。

        其实也不过是欺曲莫影没人撑腰,实力不够罢了。

        曲秋燕坐在一边看着好戏,心里暗暗得意,她也是认识这位言小姐的,而且还跟这位言小姐也还算谈得来,封阳伯府的二公子,以前跟许离鹏一起到曲府,有时候这位言二公子就是带着他的妹妹来的。

        不枉她方才在这位言小姐面前用心的挑拨了一番。

        “玉娇,你别动怒!曲四小姐,实在抱歉,这是言府的小姐,玉娇可能被什么气到了,今天的火气也着实的大了一些。”柳景玉回过身子,似乎才发现眼前剑拔弩张的气氛,急忙劝道,伸手拉了一下言玉娇,一边对曲莫影含笑。曲莫影微微一笑,却不说话。

        言玉娇很想动怒,但看到因为她们这边动静大了,又转过来的夫人们,立时愤愤的住了嘴,景玉之前也劝过她,但她偏偏压不下这口气。

        就因为永宁侯世子的事情,这位曲四小姐迁怒自己哥哥,凭什么?

        虽然自己的二哥的确是个不争气的,但这也劳不了别人说,特别说的还是这位曲四小姐,无才无貌,还眼瞎,难不成还看上自己二哥了不成?

        自家封阳侯府的门第可是比永宁侯府更高几分的!

        “好了,玉娇,看在我的份上别气了。”柳景玉又笑盈盈的拉了拉她的衣袖,言玉娇的脸色这才平缓下来,虽然依旧还是绷着脸,但看着倒也不再主动引起对峙了。

        曲莫影淡淡的扫了她一下,看向柳景玉的神色也极其的轻淡,也没再引话。

        接下来的一餐饭还算平和,小姐这里用的最快,原本就用的不多。

        待得有几位小姐用完离开,曲莫影也站了起来,向齐香玉告退一声,带着雨冬先行离开这里。

        齐香玉必竟是真正的主人,比起柳景玉更有资格待客,但其实到现在为止,在场的所有人对她几乎都是忽视的,都刻意的对柳景玉说话,往往提起主人方面的事情,都表示是柳景玉。

        但这位齐香玉小姐却一直笑脸盈盈,仿佛根本不在意似的。

        曲莫影对她说话,她也只是含笑点点头,而后也不多说,倒是因为曲莫影离开的时候,向齐香玉说了告退的话,众人这才想起眼前这位齐小姐,才是今天宴会的真正主人家,接下来的几位小姐离开的时候,虽然还是会向柳景玉说一声,但也会再向齐香玉告退一声。

        一时间宾主相和。

        曲莫影带着雨冬缓缓的在路上边走边赏景,她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和其他小姐一起,就随意的选了一个方向,散散食。

        “曲四小姐,请留步!”才没走几步,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曲莫影回头一看,居然是言玉娇,倒也并不意外,只随意的看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只不过脚步微缓。

        见她没有停步,言玉娇越发的气愤起来,大步的追上前,几步走到曲莫影的身边,怒声道:“曲四小姐的眼睛不好,现在莫不是耳朵也不好    吗?难不成没听到我在跟你说话?”

        “言小姐,何事?”曲莫影眸色微敛,不慌不忙的道。

        “曲四小姐,永宁侯世子的事情跟我二哥没有半点关系,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赖到我二哥的身上,我二哥虽然是次子,但也是嫡次子,绝对不会迎娶一位被退了亲的女子为妻的。”言玉娇高傲的看着曲莫影,眼神之中全是蔑视。

        曲莫影不由的失笑了起来,抬起戴着眼纱的眼眸,“言小姐,这是听到了什么,还是被人挑拨了什么?我什么时候怪你二哥了,我连永宁侯世子都没有怪,还会怪你的那个什么二哥?还有你二哥是谁?跟我有关吗?”

        这话说的极具淡漠。

        言玉娇的脸色暴红了起来,一时间又青又白,很有一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憋屈感……